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台灣民眾反對議員配合款嗎?(下)
2018.09.19
17:30pm
文 / 王宏恩
假如真的要民眾感受到議員分配款的問題,可能更需要加強民眾思考的是憲法禁止這種提案的根源:「球員兼裁判」。民眾可能會很直觀的認為議員幫自己選區爭取到特定建案或政策是對的,但實際上從民主政府運作的角度來說這可能是有問題的,長期可能造成經濟或行政發展不佳。

 

文/王宏恩

 

接續上週,台北市有42%反對議員配合款、但也有41%支持,那麼台中跟高雄呢?

 



 

在TEDS2014年的民調當中,台中市選民有46%支持議員配合款,反對的比例只有23%,另外有高達31%回答不知道或不表示意見。在其中,強烈支持議員配合款的選民跟強烈反對的選民都佔5%左右。跟台北市相比,台中市反對議員配合款的人就更少了,但大多數變成對此事不表態。

 

台中反議員配合款選民反而共多投給胡志強

 

而假如從上次台中市長投票意向來看,近五成支持議員配合款的選民裡,有49%投給民進黨籍的林佳龍、27%投給國民黨籍的胡志強。而在那只有兩成的反對配合款選民裡,有43%投給林佳龍、30%投給了胡志強。因此,並沒有說反對配合款的民眾就更傾向投給當時仍在野的林佳龍,反而這些人更多投給已經執政多年的胡志強。很明顯地,議員配合款也不是台中市民投票選擇的重要因素。

 

最後,讓我們跨越濁水溪來到高雄市。在高雄市的千位受訪選民裡,支持議員配合款的比例為48%,幾乎過半,也高於台北市與台中市、反對的比例為28%、另外也有24%不知道或未表態。在這其中,強烈支持與強烈反對的選民也都只占6%,是全體選民的少數。

 

議員配合款在高雄也非選民的決定因素

 

當考量投票意向時,支持議員配合款的選民裡,有60%投給了陳菊、19%投給楊秋興。而在反對議員配合款的選民裡,有53%投給陳菊、17%投給楊秋興,兩邊基本上沒甚麼差異。再一次地,議員配合款對於高雄市選民的投票選擇來說並不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四年前TEDS的民意調查中,已經在問卷裡直接用可能有負面意涵的「議員配合款」三個字了,而即使這樣仍然有幾乎一半的民眾支持,而且支持的來源是不分藍綠。

 

假如今天的問法不是最近造成爭議的配合款三字,而是用提案、補助款、甚至其他名目的議員預算提案,即使這樣是違反憲法權力分立的,但民調顯示民眾支持、或至少不反對這樣的立法行為,即使反對也不是強烈反對,遠低於其他的重大爭議例如兩岸議題。

 

台北市:40歲以下選民五成支持配合款、40歲以上選民只有三成五支持

 

接著,我以台北市為例,來把民眾對配合款的態度跟個人基本資料來交叉檢驗。千位台北市選民中,包括政黨認同、性別、對兩岸關係的看法,似乎都跟對配合款支持或反對沒有明顯的影響。但年齡的影響反而與預期不同:40歲以下的台北市選民,有五成支持配合款、三成反對;40歲以上的選民則只有三成五支持,五成反對。另一方面,教育程度雖然跟支持配合款的比例影響不大(都是四成左右),但教育程度越高,說反對的人也越多,說「不知道」的人越少(國中以下大約三成反對三成不知道、高中以上大約五成反對一成不知道)。

 

從這兩個結果來看,我們暫時看不到台灣民眾可能會隨著世代交替、政黨輪替等原因而有越來越多人反對議員分配款,這對我那些建立議員投票指南的g0v工程師們可能不是個好消息。

 

議員配合款球員兼裁判可能造成經濟、行政發展不佳

 

假如真的要民眾感受到議員分配款的問題,除了現在已經有的貪汙案以外,可能更需要加強民眾思考的是憲法禁止這種提案的根源:「球員兼裁判」。民眾可能會很直觀的認為議員幫自己選區爭取到特定建案或政策是對的,但實際上從民主政府運作的角度來說這可能是有問題的,畢竟這就是直接的侍從主義,在許多研究中都指出,長期可能造成經濟或行政發展不佳的最終結果。

 

相較之下,因為政府應該要全盤考量各人的提案並協調出結果,就算民眾無法全盤考量整個政治,理論上代議士在反映民意上達之後,經過議會協調,也應該把協調過程與結果讓民眾了解,這該是雙向的過程。

 

即使民眾短期上可能對於沒有達到自己的需求而感到不滿,但假如民眾可以預期到這長期才是對國家社會有利的,那也許會願意暫時妥協,而最終這才能得到一個團結且壯大的台灣。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