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鳳陪到底
放.高論
鳳陪到底
【鳳陪到底】政治人物應該爭千秋而不是現下
2019.05.03
16:08pm
/ 陳敏鳳
從安倍晉三的重返政壇,到韓國瑜捲起的旋風,都可以看出政壇的變化莫測。因此,縱使長遠改革使蔡總統聲望不振,也應該堅守信念,萬一無法連任,也不代表四年後的台灣人不會再懷念蔡英文。

 

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是個傳奇的政治人物,他曾在2006年就擔任日本首相,隔年就慘淡下台,2012年他重返政壇,成為日本進入廿一世紀最強勢的首相,兩任首相的表現天差地遠。安倍晉三的例子,政治人物要爭的是千秋而非現下,目前國、民兩黨都進入總統大選的初選競爭期,政治人物一念之間,就決定了一個政黨及國家的未來,眼光及格局都應與常人思考不同。

 



天下局勢變化莫測很難去算計

 

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是在台灣政治人物裡,最具有戰略思考的人物,他的思維邏輯從不從個人權力角度思考,而是從大局裡找方向,所謂大位以不智取,正說明總統大位不是用計算而來,就算大家常說的,誰知道去年九月之後會出現一位韓國瑜呢?

 

韓國瑜可能自己也沒有想到,沈潛江湖十七年之後,可以返回政壇,並立刻獲得人氣最高,打下高雄江山,時間未久,就馬上要競選總統,比對十多年前在立法院有著流氓氣的韓國瑜,難以想像是同一個人,但也呼應著時也命也運也,政治人物雖然是要理性思維,不該信任鬼神,但天下大勢,變幻無常,還真的難以用理性科學來計算,一切之中彷彿真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背後安排。

 

民進黨應當盡力維護初選機制

 

拿最激烈的民進黨英賴之爭來說,現在兩派協調不下,黨中央想要辦初選,但英派卻在拖延時程,這大概是民進黨成立三十多年來,最令人難以解決的問題,因為競賽的一方是現任總統,黨中央的幹部又非過去的大老如林義雄或者2008年的陳水扁,因此,遲遲無法有下文。最後陪葬的是三十年民主政黨的價值。

 

一套運作三十年的民主機制,竟然此時鬧出意外,讓民進黨真的該叫民主進步黨的質疑聲四起,其實個人輸贏並不是最重要的衡量價值,而是讓民進黨保持良好的民主機制,才是這場初選最重要的價值。

 

就蔡英文的立場來說,她的確上任之後費心施政,但她用人不當,周遭親信行徑得罪很多人,此時此刻為了初選勝利,又大量施放資源,也被行政院方面予取予求,完全為了現任總統不能輸。

 

蔡英文從2008年到2016年努力的奮鬥到底,幫民進黨帶來希望,執政三年用心良苦,但事與願違。記得蔡英文曾經講過她學英文的故事,她說她的英文本來不太好,但後來努力之後大大進步,她經常是一開始不被看好,但最後會成功的人。

 

也許這一份信心讓她覺得自己如果再有四年,就可以改觀。所以她要堅持,更不要當第一個無法競爭連任的總統,這種心情可想而知。

 

長遠改革蔡並沒有錯

 

但是一個人的成功究竟是要從長時間看,還是短時間看,安倍晉三及韓國瑜的例子都說明,失敗才是成功之母,以蔡英文的改革長遠看並沒有錯,也許手法上令人民失望。但改革的勇氣還是會讓大家記得蔡英文。

 

如果此時進行初選民調,蔡英文贏了,就繼續下去,但以台灣政治來說,兩任總統作下來,沒有一個有好評。若蔡英文輸了,就坦然認輸,酒店關門我就走,台灣暫時不需要我主政,但並不代表四年後的台灣人不會再懷念蔡英文。

 

如果此時蔡英文硬要求勝,把一個政黨的局搞得亂七八糟,失去了本,那就全黨一起陪葬,賴清德固然無法取勝,蔡英文也勝之不武,何況目前民調拉近,再廿天,情勢更難說。一個政黨的未來及一個政治人物的歷史評價都在一念之間。不停地在初選上做文章,蔡英文即使勝出,在歷史上又將留下什麼名聲?蔡英文已經不是蔡家小姐,而中華民國的總統,思考的格局應該有所不同。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陳敏鳳
學歷:台大政治研究所碩士、政大新聞系學士。經歷:新新聞周刊副總編輯、中天電視台撰述委員、聯合報政治組召集人、聯合晚報政治組召集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