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原來韓國瑜與宋楚瑜什麼都想要
2019.05.03
18:30pm
/ 范世平
韓國瑜真的非常聰明,如果最後他在國民黨初選的民調第一,當然就黃袍加身,但他沒有參加黨內初選、沒有背棄高雄市民,是「被迫」成為總統候選人,自己其實不想選總統。

 

最近藍營有兩個人受到矚目,一個是韓國瑜,另一個是宋楚瑜,兩個人的名字都有一個「瑜」字,但也讓人覺得這兩個人好像什麼好處都想要。

 

 



「被迫」成為總統候選人沒有背棄高雄市民

 

韓國瑜4月30日說他身為高雄市長,身負對市民的責任無法參加黨內初選,「但若中央黨部有其他安排,需要韓國瑜做各種安排,甚至民調等,予以尊重」。

 

但是國民黨現行制度的初選就有民調,他如果不參加初選,應該就拒絕參加民調,怎麼又願意接受中央黨部的民調?這不是自相矛盾嗎?就像我說不吃薯條,但點的套餐裡面明明就有薯條。

 

由此可見,韓國瑜真的非常聰明,如果最後他在國民黨初選的民調第一,當然就黃袍加身,但他沒有參加黨內初選、沒有背棄高雄市民,是「被迫」成為總統候選人,自己其實不想選總統。

 

當選進總統府落選回鍋幹市長

 

如果他不是民調第一,韓粉肯定叫他脫黨參選,某「寒天時報」已經針對這個議題進行民調,顯示有此可能性,他反正沒參加黨內初選,脫黨參選不算是輸不起、不算是沒風度、不算沒有運動家精神。

 

另一方面,屆時韓國瑜不管是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還是脫黨參選,絕不會辭高雄市長,當選了就進總統府、落選了回鍋繼續幹市長。

 

反正天下所有好的事都被韓國瑜做完了,真是穩賺不賠啊。

 

另一方面,4月29日「新華社」刊出對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的訪問,他表示,台灣是中國一部分、追求統一是兩岸共同責任,同意習近平所提出對「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政治協商。

 

親民黨秘書長李鴻鈞澄清說,宋楚瑜在受訪時從頭到尾沒提「一國兩制」,所謂「中國」指的也是憲法中的中華民國。

 

然而這個解釋無法消除外界的批評,特別是宋楚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內說的中國,怎麼可能是中華民國?如此根本是表裡不一,甚至精神分裂。因此外界呼籲宋楚瑜應該立即公開要求「新華社」更正,並嚴正譴責該名採訪記者,甚至採取法律行動捍衛自身名譽,否則就是默認。

 

甚至認為藍營的人好像在面對中共時都說不清楚,讓人不知真實是什麼。例如宋楚瑜說沒講「一國兩制」結果被「新華社」披露;馬英九說有在習近平面前談「一中各表」,結果拿不出證明,只有一篇自己寫的會談紀錄。

 

若宋沒講「一國兩制」黃珊珊為何請辭

 

終於,宋楚瑜在5月2日下午4時召開了記者會,強調自己從未提過「一國兩制」四個字,更談不上用「一國兩制」處理兩岸關係,更指「移花接木,對兩岸一點好處都沒有」,等於暗批「新華社」。

 

但如果宋楚瑜真的沒有講,親民黨文宣部主任、台北市議員黃珊珊為何要因為此事而請辭黨職?長期跟隨宋楚瑜的黨團副主任吳崑玉為什麼要反對宋楚瑜訪中?為何因此而在4月初離職?為何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我就是無法接受一國兩制這種擺明騙小孩的東西」?

 

事實上,全台灣選過與做過台灣省省長的人叫宋楚瑜,特首也等同是省長,屬於地方首長,不知是否因為有此經驗所以對「一國兩制」比較能接受?

 

宋楚瑜在2004年與連戰搭配選總統失敗後政治能量快速下跌,參與的選舉每戰皆敗,只能到對岸去獲得一些政治舞台。2016與2017年在蔡英文的推薦下代表台灣參加APEC,才讓他重新找回媒體的關注。但在去年蔡英文找了張忠謀,讓宋楚瑜又失去角色。如今習近平在1月2日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並且要邀請台灣各界人士進行民主協商,宋楚瑜是否想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找到新的政治舞台以創造新的政治行情?如果真是如此,他還真是什麼政治利益都想要。

 

 

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陳雅菱/攝影

 

范世平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也擔任多家電子與網路媒體的評論工作。評論力求超越藍綠與黨派,能夠客觀而超然,並自許能提出特殊而獨到的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