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中國會是下一個日本嗎?
2018.10.08
22:07pm
/ 蔡增家
美國世界第一似乎是不容其他國家挑戰,而中國大陸在面對川普的這場貿易大戰,在經濟實力不對稱的情況下,也只能以拖待變,究竟中國會不會是下一個日本?我們拭目以待。

 

自從今年6月12日舉辦「川金會」緩和朝鮮半島局勢之後,美國便大舉對中國大陸展開貿易戰,美國先對六百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關稅,接下來又再祭出兩千億美元的關稅清單,而中國大陸也不遑多讓,不但對美國六百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同時也放話將停止向美國採購黃豆,中美雙方一來一往,好不熱鬧。

 



 

美國意欲透過貿易爭端削弱中國經濟實力

 

有人認為這場貿易大戰是「制度之戰」,也就是美國嘗試要改變過去美中兩國之間不公平的遊戲規則,也有人認為這場貿易大戰其實是「權力之爭」,美國意欲透過貿易爭端來削弱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以壓制近年來中國的快速崛起。

 

從結果論來看,在這場貿易大戰的侵襲下,中國大陸股市不但慘跌30%,人民幣對美元也大幅貶值,許多中國大企業也紛紛宣告倒閉,外資更紛紛逃離中國境內,在股匯雙殺下,中國大陸似乎已經成為這場貿易大戰的重災區。

 

反觀美國,在今年第二季的經濟成長率卻達4.1%,是近十年以來的最大增幅,而美國道瓊指數漲至兩萬六千多點,創下歷史的新高點,在經濟強勢反彈下,美國似乎是這場貿易大戰的最大贏家。

 

而面對這場實力不對等的貿易大戰,中國大陸不但改變過去超英趕美的浮誇心態,也不再提及成為世界第一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但川普似乎還不願意鬆手,從現今美中貿易大戰已經成為一種持久戰看來,美國似乎是想以貿易大戰為手段,來壓制中國大陸的快速崛起。

 

美國於1985年也曾以經濟手段打擊經濟躍升的日本

 

其實,這不是美國首次以經濟手段,打擊正在崛起的潛在對手,只是,過去是日本,而現在是中國大陸,而不同的是,過去美國對日本是打匯率戰,而如今對中國大陸是打貿易戰。

 

自從1960年美日兩國簽署美日安保條約之後,在美國的軍事羽翼下,日本便全力發展經濟,在以美國為最大出口市場下,在短短地不到二十年間,日本便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美日兩國也因此累積巨額的貿易逆差,因此,從1970年代末期開始,美國便要求日本政府能夠以具體的行動,來削減兩國之間的貿易逆差,但是日本都只說而不做。

 

同時在1980年代泡沫經濟的推波助瀾下,日本企業不但把美國紐約的地標洛克斐勒中心買下來,同時當時光日本東京都的地價,就足以把全美國買下來,由此可見日本資金的氾濫,在另一方面,日本也開始對東南亞國家進行官方援助,以擴大國際政經影響力,當時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甚至還稱日本,即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

 

於是在1985年,美國便聯合德國、英國及法國等先進工業國家,在紐約廣場飯店召開會議,以迫使日圓大幅升值的方式,來解決美日之間的貿易逆差,在國際的壓力下,日圓在短短的五年之內,從360日圓兌換一美元大幅升值至90日圓兌換一美元,在日圓升值的效應下,日本經濟便開始進入長期的衰退期,過去稱之為失落的十年,如今早已經進入失落的第三十年。

 

美國嘗試新貿易協定達成排擠中國進入全球前四大經濟體的權力

 

而如今在這場美中貿易大戰,美國也嘗試聯合歐盟及日本等先進工業國家,共同建構零關稅的貿易協定,同時美國加快與加拿大、墨西哥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這不但排擠中國大陸進入全球前四大經濟體的權力,也達到孤立中國大陸的政治目的,這與過去美國聯合德國、英、法等國簽署廣場協議來壓制日本,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由此可見,在美國霸權的心態下,美國世界第一似乎是不容其他國家挑戰,而中國大陸在面對川普的這場貿易大戰,在經濟實力不對稱的情況下,也只能以拖待變,靜觀十一月美國期中選舉之後的轉變,若川普在這場選舉遭逢挫敗,將會有效降低美國打擊中國大陸的力道。

   

也許,這就是威權國家與民主國家的異同吧。只是,中國會不會是下一個日本?我們拭目以待。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蔡增家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 最近出版「上一堂最好玩的日本學:從漫畫看日本」、「上一堂最好玩的韓國學:從韓劇看韓國社會、政治及經濟」、「上一堂最生動的國際關係」。
作者文章列表
蔡增家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 最近出版「上一堂最好玩的日本學:從漫畫看日本」、「上一堂最好玩的韓國學:從韓劇看韓國社會、政治及經濟」、「上一堂最生動的國際關係」。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