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台灣民眾「覺得」經濟好嗎?為什麼?(中)
2018.10.09
17:03pm
文 / 王宏恩
經濟投票行為中的「荷包投票」行為。經濟投票有兩種,一種是看總體經濟表現來評價現任者,一種則是每一個選民看自己的荷包有沒有增加來評價現任者。

 

文/王宏恩 

 

接續上周這篇台灣民眾「覺得」經濟好嗎?為什麼?(上),我們把政大選舉研究中心裡過去23次調查台灣民眾對經濟的看法,把這筆資料庫跟行政院公布的每季GDP年增率來對照,觀察台灣民眾對經濟的看法是否真的會跟著國家經濟狀況走。

 



 

首先,假如我們比較每次民調「覺得台灣經濟變好」的人數對應到實際的GDP成長率,如下圖,我們確實可以發現兩者具有正相關,當GDP表現好時,平均而言確實也有更多人覺得經濟變好了。

 


 

每GDP成長率增加1% 覺得經濟變好的民眾只會增加1.1%

 

然而,不幸的是,兩者雖然有正相關,但「效果」非常地小。我們把兩個變數用散佈圖來呈現,可以發現兩者正相關(相關係數r=0.4),但是斜率只有1.1左右。換句話說,在這個資料範圍內,平均每GDP成長率增加1%,覺得經濟變好的民眾也只會增加1.1%。

 

更好笑的是,我們觀察GDP成長率對應覺得經濟變差的民眾,可以發現「GDP成長率跟覺得經濟不好的民眾比例毫無關係」。

 


 

民眾會視經濟表現決定獎勵或懲罰現任執政者

 

無論馬總統或蔡總統把GDP成長率衝得多高,平均而言都會有45%的台灣選民覺得台灣經濟變差。因此,之前蔡總統以及陳前總統的發言都是對的,台灣經濟確實真的變好了,但多數民眾仍然感覺經濟變差了,但這個負面的感覺跟實際的經濟表現是脫鉤的。雖然經濟表現好確實也會讓一些民眾有感,但這個正面的感覺增加量太少,無法撼動整體台灣悲觀的情緒。

 

這樣的分布對於台灣的執政黨來說是一個警訊,無論哪一黨執政。選舉理論中的經濟投票,就是民眾會觀察經濟表現來決定要不要獎勵或懲罰現任者。假如任何總統當選人或執政黨真的認真拚經濟了,而也真的拚出了一些正面成果,結果民眾根本不接收資訊、根本不買單,還覺得經濟變差而要換掉現任者,那現任執政黨也就失去認真拚經濟的動力了,而所謂的民主課責也被畫上了一個問號。

 

當然,這樣的分布還可能有很多不同的解釋,一個就是台灣民眾平常並不會接觸到GDP成長率、或者這個資訊更新得太慢。另外一個比較常見的指標,就是股票指數,尤其許多老一輩的人還會懷念當年股票熱炒衝上萬點的黃金時光(但現在也是萬點啊)。那麼,台灣民眾對經濟的看法會隨著股票指數變化嗎?

 

股市每上升1000點便多了1.5%的選民認為經濟變好 少5%民眾認為經濟變差

 

用同樣的分析方法,從下圖中可以看到,台灣民眾對於經濟的感覺,的確是跟股票的變化連動性是更大的但同樣地,股票的效果也並不大。平均而言,股市每上升1000點,大概只會多1.5%的選民覺得經濟變好、同時覺得經濟變差的民眾會少個5%左右。假如很單純的要這些數字用外推法,那要讓台灣覺得經濟變好的人比覺得經濟變差的人還多,那股票至少要到15000點以上,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數字。假如想要用GDP來外推的話,那更是天文數字的GDP成長率才能讓民眾有感。

 


 

民眾會以荷包推測台灣經濟 「可支配所得」若無增加自然認為經濟沒有改善

 

當然,這些統計分布還可以用許多不同的理論解釋,例如經濟投票行為中的「荷包投票」行為。經濟投票有兩種,一種是看總體經濟表現來評價現任者,一種則是每一個選民看自己的荷包有沒有增加來評價現任者。我之前的研究論文指出,當民眾(包括台灣、美國、烏克蘭皆然)越失去耐心,就越會用自己的荷包來評價,而非用國家整體經濟表現來評價現任者。套在台灣的狀況,就是雖然國家經濟有表現,最低薪資也不斷提高,但一般民眾的荷包,或更精確地說,「可支配所得」並沒有增加,而仍是被房價與其他必要開支追著跑,所以光用自己的荷包來推測台灣經濟,就覺得台灣經濟沒有改善了。

 

另外一種假設,則是台灣民眾拿現在的經濟跟過去經濟起飛相比,當時雖然生活水準遠低於現在(沒有健保、iphone、捷運),但當時經濟表現好過中國、房價也比較低,雖然這個經濟表現跟冷戰時期的結構以及國家工業轉型的過程都有密切關係、並不能全部歸功給當時的政府,但經歷過這段時期的民眾仍不免會拿來跟當下比較,而神話也透過教育傳承下來。

 

最後,也將在下篇文章中探討的是,台灣民眾對經濟的有感與否,是否也有政黨輪替分水嶺?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們看到台灣民眾的經濟態度在馬政府時期如雲霄飛車般大起大落,在蔡政府時期卻變動不大。我們將在下周繼續探討這個議題。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