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homerun!
放.高論
homerun!
【homerun!】「民主自然」與「統治者社會」的交鋒
2019.05.13
10:40am
/ 楊憲宏
韓流相對於已經貴族化的「統治者社會」民進黨蔡英文政權,當然是「自然」多了,而且韓流的蜂起,在國民黨內部而言也是對抗「統治者社會」。「統治者社會」最大的致命傷是,他們相信「我思故我在」,而且只有他們有「我思」能力,「別人的思」都是背叛。

 

資本主義的發展在台灣,有一種是不分藍綠都有的病態。就是掌權者所形成的高人一等的「社會」,認定只有他們有發言權,而且可以決定別人的命運,有如他們所面對的是「自然」,可以讓他們愛怎麼搞就怎麼搞。這種自18世紀以來的「資本世」的發展,產生了一種貴族式的「社會」,他們霸佔了政治的分配,形成了統治者派系,雖然台灣有政黨輪替,可是表面的民主選舉結果,只會在「統治者社會」之間輪替。來自「自然」的野生者,很難挑戰這個結構,所謂民主的程序只有在「統治者社會」的設計下才會運作,否則就會卡死。不過,2020的選戰有了不同格局的變動,「自然」反撲了「社會」。

 



台灣社會注定興起的韓流

 

1124可以看成是一種「自然」反撲「社會」的非典型事件。在野的國民黨大勝執政的民進黨。不過,是不是國民黨贏還有商榷的餘地,很多人認定只是「韓國瑜流通」。韓流相對於已經貴族化的「統治者社會」民進黨蔡英文政權,當然是「自然」多了,而且韓流的蜂起,在國民黨內部而言也是對抗「統治者社會」。在總統選舉的賽局中就可看出來,一群國民黨內的「統治者社會」面對「自然」 韓流格格不入。不論是民進黨與國民黨的「統治者社會」現在有個共通點,都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這樣的「統治者社會」都正在面對「大自然反撲」。

 

韓流註定要如「異形」一般,從國民黨的體內鑽出來。因為有共產黨的外來基因入侵問題。光看國民黨的領先群,都有中共因素就知道這種寄生關係已經無法擺脫,而傳統的國民黨「統治者社會」也一樣幾乎全是中共的買辦,可以說國民黨已經不存在了。

 

民進黨初選的情況則是典型的台灣內部「自然」與「社會」的對抗。民進黨的「統治者社會」當然是總統蔡英文所帶領的英派,而不是現今的民進黨中央。而一介布衣的賴清德是「大自然」。這是歷史不可避免的一場鬥爭。從3月18日賴清德登記總統初選以來,這個局面就一直明朗開來。有人用「保皇黨」來戲稱支持蔡英文總統的「統治者社會」,是一種純粹的心理「自然」感受。加上英派不停的用政治力來拖延賽局,都是封建專制體系的手段,所以幾乎可以確定,保皇愈厲害,自然反撲的力量會愈強。看民調可以略知一二。

 

「統治者社會」的專制與暴力

 

五百年來,資本主義都是在重演這種「統治者社會」控制「大自然」的剝削政治,這是一種權勢暴力壓迫下的發展。但是最近一百年的民主政治興起,讓資本主義的發展必需有悲憫性。最大的悲憫性是,必需承擔大自然的反撲。也就是沒有永久的執政黨,也就是沒有不死的「統治者社會」。這在台灣2020有著一種民主政治自我實現的心性在運轉。特別是在綠營內部,這種「大自然」正順應著民主的浪潮,直衝而下。任何人為的「統治者社會」的城堡,不可能擋得住這樣的「自然土石流」。

 

「統治者社會」最大的致命傷是,他們相信「我思故我在」,而且只有他們有「我思」能力,「別人的思」都是背叛。他們相信權力金錢是用來保障他們長期執政,不得已時拿出以「二桃殺三士」的方法分潤權力,都是以利益收買來1加1等於2。在他們的貴族眼光下,其他的「自然勢力」都是野蠻人。在更早的資本主義社會,那都是用來服務貴族的「奴隸」,怎可有發言權?當然遊戲規則可以動用收買的諸候們來「民主表決」,歷史上多少這種「合法的非法」到最後成了埋葬他們王朝的最後墳土。

 

台灣人真的很幸運,在這個關鍵年代親歷這樣的「民主自然」與「統治者社會」的交鋒。綠營的動盪來自民主的覺醒,從2019年初四大老的勸退公開信,並且辭掉了總統府資政以明志,就開啟了這個「民主自然」的美麗天空,而賴清德的參選,更為這個原本黑白的山水增添了彩色。如果韓流能夠掙脫共產黨與國民黨的制約,成為真正藍營的「民主自然」,2020的選戰將是一場民主大進化的歷史大戲。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楊憲宏
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碩士,台大醫學院碩士。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創會理事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