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萬媒來朝」:「紅色滲透」早已在臺灣啟動
2019.05.20
11:17am
/ 樂克凜
「兩岸媒體人峰會」的真身其實是政令宣導與主權宣示,證明中國已經滲透進入台灣媒體。不僅如此,還有更多的兩岸交流論壇打著「交流」的名義,卻行主權宣示之實。因此,越來越多真正「有骨氣」與新聞倫理專業的臺灣媒體人,不斷跳出來公然譴責。

 

在中國北京舉行的「兩岸媒體人峰會」,聚集了據稱來自臺灣與中國共將近100家媒體與相關機構的200多名代表。其中,多家在臺灣早已被認為是「旗幟鮮明」或藍營色彩濃厚的媒體業高層更幾乎完全到齊。消息傳出,隨即在臺灣社會掀起波濤般的憤怒與討論。

 



但究竟如批評者所言,這根本是場「赤裸裸的紅色滲透」,是「天朝」中國在刻意展示其能召喚若干臺灣媒體「百鳥朝鳳」的輿論控制力?亦或,是如當事者所稱,不過是場「兩岸正常的媒體交流」,而批評者「大扣紅帽子」實在太超過?以下,讓我們先看看這場「兩岸媒體人峰會」的前世今生。

 

規模層級不斷升級、中共涉臺高層齊聚

 

這次的「兩岸媒體人峰會」已經是第四屆,而當初的第一屆峰會,則是在2015年11月舉行,期間更正好恰逢「馬習會」的「歷史時刻」。之後分別於2016年、2017年舉辦了第三、第四屆的峰會。規模也從當初第一屆時的20多家媒體參與,到了第四屆時已有近100家。

 

而其中至少有三件事是從2015年至今從未改變過的:歷來,這些「峰會」都是由「北京日報報業集團」與「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舉辦、也都有中共高層的出席與「講話指導」、更都幾乎網羅了臺灣檯面上幾乎所有重要的親藍/親中色彩的媒體高層(且規模也在不斷擴大,甚至朝向台灣地方性的廣電媒體與網路新媒體等)。

 

而首屆的峰會名為「首屆兩岸媒體人聯席會北京座談會」,也確實較聚焦於北京,從中共官方派出的官員便可見一斑:包括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同時也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長王安順,與國臺辦副主任李亞飛等皆出席。

 

但從第二屆開始,層級則被明顯拉高,出席的是中國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中央政治局常委)、國臺辦主任張志軍、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以及郭金龍與北京市代市長蔡奇。

 

而在第三屆峰會中,除了俞正聲、張志軍與蔡奇(已升任北京市委書記),包括中宣部長黃坤明與北京市代市長陳吉寧等亦出席。第四屆峰會則由新的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國臺辦主任劉結一等出席,同樣有蔡奇與黃坤明等官員。

 

除「政協、涉臺、宣傳、統戰」,峰會上還有「習家軍」

 

從首屆到第四屆峰會的變化,可以看出的是:這個原先只被定位為「地方性」(北京)的兩岸媒體人交流平台,或受「馬習會」後的兩岸關係影響,被中共官方迅速「升級」為「中央級」的「大平台」。

 

不僅由中共權力中樞最頂端的「政治局七常委」中的其中一人親自出席,國臺辦更是由第一把手「主任」陪同參與。從中不難看出,中共當局對於「兩岸媒體人峰會」的重視,其「對臺工作」系統中的兩大巨頭更都蒞臨,更可見中共是如何「重視」臺灣的部分媒體。

 

而另一有趣之處是:這些出席峰會的中共高層中,不只總會有被稱為「習家軍」的習近平親信人馬如蔡奇、黃坤明、陳吉寧等人出席「盯哨」;除了全國政協與國臺辦等傳統的「對臺工作系統」,更有負責「宣傳思想和社情輿論工作」的「中宣部」(部長親自出席),與負責執行「海外統戰工作等」的「北京市委統戰部」均都在場。只是,在不知是無意還是刻意間,均被臺灣與中國的媒體在報導時所刻意淡化。這都無疑讓這場所謂的「媒體人峰會」的實質內涵與功能作用,更增添了許多令人想像的空間。

 

「中國媒體人」消失的「兩岸媒體人峰會」

 

而無論再怎麼試圖淡化這場峰會的中共官方色彩,或嘗試要替其重新披上「兩岸民間交流」甚至是「媒體與學術會議」的外衣,似乎都是徒勞無功。這每年舉辦的「兩岸媒體人峰會」,其主題始終被定調為「攜手.和聲」,四個大字在海報上顯得如此醒目;只是,究竟是誰「攜」誰的「手」?又誰要去「合」誰的「聲」呢?

 

這場發生在中國首都裡的「峰會」,從字面上來看應該是臺灣與中國各自的「主流媒體」進行認識與交流的大平台。但,理應扮演著重要的「對談角色」的中國媒體卻彷彿隱形了──無論是臺灣或中國在對「峰會」的報導中,幾乎都花近篇幅去描述有多少中共高官蒞臨,又有多少臺灣媒體高層與會。幾乎沒人在乎或報導,那理應是「兩岸媒體人峰會」的東道主:中國媒體的高層們,卻似乎被「禁聲」甚至是「消失」了。

 

奇怪嗎?事實上,大部分人的直覺都是不疑有他;因為中國不就是個「政府控制媒體」的極權國家?當自家媒體都牢牢被政府所控制了,既然有了真正幕後在操控「什麼能播、什麼不能播」的高層官員親自出席,又哪裡需要這些往往只是在被動接收指令與調性「發稿」的中國媒體登場呢?

 

「兩岸媒體人峰會」的真身:「政令宣導」與「主權宣示」

 

中共高層出席致詞、中國媒體退居邊緣、臺灣媒體齊聚「京師」──當我們終於把這三者在「峰會」中的功能與地位釐清,這場「兩岸媒體人峰會」的「真身」才會真正浮現在世人眼前:「兩岸媒體人峰會」的重點從來不是「兩岸媒體人」的交流,而是要盡可能吸引臺灣媒體高層集體赴中──這大概也是中方主辦單位的「業績」之所在:如何能邀請到更多被中方認為是「主流」與「支持統一」的臺灣媒體高層,顯然關乎著許多人在上級眼中的「工作成果」。

 

因此你我也陸續看到:如華視、《天下》等根本沒有派遣正式雇員前往參加的媒體,也會被因某個「前員工」之故而被「冠名」;由此不難看出,能夠盡可能地把這些臺灣媒體給「湊齊」,才是這場「峰會」的重點之一。

 

但,邀集這麼多位的臺灣媒體高層到同一個空間裡,又是為了什麼呢?我們暫時不去主動揣測中方的意圖,但且看看他們自己怎麼說:這次,出席峰會的「中共第四把手」汪洋,在那場與會的臺灣媒體高層一次排開、立正聽訓的講話裡,主要內容至少包括了以下三部分:

 

(1)重申「習五條」、「九二共識」、「一國兩制-臺灣方案」與「和平統一」等中共對臺政策主張。

 

(2)強調中國擁有「時與勢」、必定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因此「臺獨」是不會成功的、外國勢力也不會介入成功。

 

(3)稱「兩岸媒體肩負著維護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社會責任,希望兩岸媒體秉持民族大義、善盡社會責任」、「兩岸媒體繼續為推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和平統一進程,努力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力量」。

 

簡單說,中共不只要把臺灣的許多媒體集合到北京來,更有著很重要的話要對他們說。這些讓與會的臺灣媒體高層們不斷點頭稱是、鼓掌陪笑的「金玉良言」,不只是包括了中共一直以來的那套對臺方針與「習近平思想」;也帶著某種程度上的極大象徵意義與暗示:

 

中國特別把自己欲併吞國家的一干媒體找到國內來,然後言之鑿鑿地當著眾人的面嘲笑「臺灣當局」、警告「臺獨份子」,以及大罵「外國勢力」──怎麼看,都早已超出了任何人所能理解的「峰會」、「交流」或「學術」性質,而更像是一種狂妄自大的「主權宣示」與「實力展示」。要告訴包括臺灣在內的世界說:你瞧,臺灣已盡在我掌握之中。

 

中共的「高調」顯露:「紅色滲透」已迫在眉睫

 

而除了象徵上的意義,對中共而言,這一場場的「兩岸媒體人峰會」活動,更肩負著某種「紅色帝國」對其所能控制或影響的媒體,所賦予的「任務」或「使命」。

 

就以這次的峰會來說,中共高層要談的不僅是所謂「兩岸交流與媒體責任」、呼籲媒體應該「為和平統一貢獻力量」、勉勵媒體應該多支持「一國兩制」、反對「臺獨」;同時也公開讚揚了所謂「支持『九二共識』、祖國統一」的「臺灣媒體高層」,甚至以彷彿《聖經》般的口吻當場許諾:現在你會不好過,但有一天我們會重賞你、歷史也會記住你。

 

不知道對一般正常公民來說,這樣的畫面到底有多不可思議:想要消滅與併吞他國的專制極權強國,不僅從不掩飾其赤裸裸的威脅與圖謀,甚至還要把該國媒體叫去自家訓話,並公然鼓勵他們要配合自己的政策方針──

 

由此來看,中共和某些「同路媒體」們能這麼高調與張揚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共對臺灣的「紅色滲透」已然深入與片佈到你我可能無法想像的地步。而現在,他們正在逐漸地收割當年播下的成果,尤其在臺灣的大選中,更極可能成為中共影響與干預臺灣民主的最大力量之一。

 

事實上,無論某些人要怎麼替這些三番兩次前往中國「交流」的媒體說話,有件事情打從一開始就不對勁了:在根本毫無言論與新聞自由可言、透過網路與各種科技控制輿論與思想、政府出手公然監控人民與封鎖消息的國家,你到底去哪邊有什麼好跟對方進行「媒體交流」的?又到底期望能從對方那邊「學習」或「見識」到什麼?甚至,又怎麼會不知道中共這樣「大張旗鼓、廣招媒體」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如果知道了,又怎會願意去公然配合、點頭稱是、鼓掌陪笑呢?

 

「兩岸媒體人峰會」所顯露出來的中國對臺進行「紅色滲透」,其實更只是冰山一角。光就媒體層面而言,就有如「海峽媒體峰會」、「津臺媒體峰會」、「海峽兩岸媒體前瞻論壇」與「海峽兩岸青少年新媒體文創論壇」等以「交流」或「論壇」為名的平台,許多都早已行之有年,更隨著選舉年的到來而不斷提高規模與預算。而這些都還是你我還能知道的部分;對某些在公開場合都不吝對中共效忠投誠的「臺灣媒體人」來說,天知道他們在私底下又是否與中共達成了哪些「共識」甚至「合作協議」呢?

 

迅速建立國安法制,莫讓「民主自由」與「新聞媒體」消失

 

由這麼多跡象看來:這場「兩岸媒體人峰會」不僅不是單純的「交流」或「論壇」性質,更根本就是場中共對臺進行「紅色滲透」的公然「陽謀」,更是中國刻意在展現其對部分臺灣媒體的影響與控制力量的驕傲展示。亦足見,臺灣此刻所面臨的威脅與危機已是如此之深。

 

而此刻,除了有越來越多真正「有骨氣」與新聞倫理專業的臺灣媒體人,不斷跳出來公然譴責之外;更重要的,是在保護言論自由與民主制度等的前提下,盡速建立起如美、加、澳等國的《外國代理人法》、《反外國勢力干預與滲透法》等的國安法制,以及徹底杜絕中共在臺灣社會、媒體、教育、宗教、文化、基層、政黨、企業等領域上的「紅色滲透」,以足夠堅強的國安法制與「民主防護網」來守護臺灣的安全與自由。

 

但願「民主」、「自由」、「人權」與「信仰」等詞,不會在我們的這一代就不復存在;因為到了臺灣真正被中國併吞的那時,恐怕連「新聞」、「真相」與「媒體人」等詞彙,都將成為絕響。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鄭羽彤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