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工業4.0的定義、實踐與優劣勢(下)
2019.05.27
17:00pm
/ Jakobus Kaiser
工業4.0乃是運用雲端硬碟、工業數據、分析系統、5G網路、等工具,循環且交互使用,協助公司營運的成本降低。這將會是台灣從產業經濟走入都市經濟的關鍵與趨勢。

 

回到實踐智慧工業議題,智慧革命所需要的基本材料要有便宜、穩定且供應充足的電源,再來是大面積工廠的自動化生產設備、原物料不僅價格低廉且穩定供應、從業人員必須擁有的專業除了要有電腦電子資訊還必須要擁有科際跨學科整合的專業能力,原因在於電腦資訊能力只是基本非專業,還有移動和固定網路必須是4G和光纖為基本、顯示器畫質基本4K,最重要要有網際網路,因為要準備乘載運算能力,有這個才有平台、軟體,也就是雲端和工業數據,我們這個部分除了網路、顯示器、網際網路、自動化生產外,沒有一項是準備好的,而且我們有的內容很多是拿美國技術。

 



工業4.0將產業資訊連成一線

 

至於工業4.0的定義,簡單來說,工業4.0需要雲端硬碟、工業數據、分析系統、5G網路、行業專業領域和應對驗證經驗的循環且交互使用才能協助公司營運的成本大幅度降低,消費者或客戶可以從各種移動裝置中,透過網際網路尋找他要找的消費平台或訂購軟體,進行下單,在下單時,賣家或廠商這一方可以快速聯絡供應鏈,讓產品可以在時間內生產並出貨,並且客戶可以向廠商將每一項商品的樣式都可以客製產出。

 

好比說,在技術成熟日子裡,筆者想買德國某牌汽車,我可以在他的官網上訂購車種,例如筆者喜歡跑車,就以跑車車型作為基底,其他的車窗、輪胎、車廂、座椅等都能符合筆者的需要,這還包括了顏色、造型和材質等,價格呢?就是以筆者那時喜歡跑車車型的車款價格賣給筆者,可能讀者會覺得這樣不會虧損嘛?如果是在數位革命時代就「會」,但在智慧革命就「不會」。

 

原因在於雲端資料會有工業數據來運算出公司可以負擔的成本,因為每一項零件的造型、顏色和材質都將估算壓在原本沒有客製商品前的價格,這樣營運方式就讓公司在市場競爭力更強不被淘汰,在售後除了有保固和保險外,還可以留下客戶的商品意見,每件意見從各區域的市場回來的資料全部建檔,並在下次再策劃設計圖時提出,或是零組件有問題,在後續生產的部分可立刻全部暫停並改善受損或疑慮零件,這對企業的商譽獲得大大的保障。

 

AI能普及至各行各業

 

尤其又有8K顯示器導入,人工智慧拿取雲端運送和工業數據加以配合之下,商品不良率大大降低,又有立即回報的網際網路系統,人工智慧一得知就能立刻改善,並且客戶也能從公司提供的製造過程的影片中安心自己未來拿到商品是有保障,若有問題未來在法院上就是一項證據,公司也可避免有交易糾紛,筆者只是提出汽車案例,放在各行各業也是可以,比如說是農業,從生產到賣出這一段過程,如果有工業AI的協助,農產可以依照各種品級價格進行分類,還有個超市和傳統市場的需要進行不同的包裝,這還包括了出口外銷,便能建立更強更穩的MIT品牌,當然也能運用在各種食衣住行育樂當中。

 

 

至於台灣的低薪和失業問題會不會因工業AI導致問題嚴重擴大化!筆者必須說,「不會!」工業智慧就是取消人類繁瑣、苦悶、勞力的工作,而這部分台灣在千禧年之後大幅度將人力轉入到服務業,許多地下水道和各種騷臭不堪工程工作的招募頻頻招不到,讓業者十分苦惱,而政府也每每汛洪期前就要請工程單位疏通避免水患,這也包括垃圾處理和能源廠工作,再來交通各種違規,民眾往往都會說交警不公平不抓別人只抓他,還有進出口關務的違禁品檢驗等等,這一類工作大部分台灣人不愛,其實工業智慧就是專門做人不想做的工作,這是一種,剛有提到服務業,其實低薪就是這裡。

 

不管是百貨公司、醫院清潔人員還是一般餐飲或服飾店等櫃檯、前場人員,這些工作場所的薪資是跟工作內容有直接關係,大多較為不需要專業或必要相關背景才能從業,也就是從業門檻低,創業的門檻也相對低,可設備成本就高,每日營業必須達標否則月底結算就會有破產危機,可工業智慧進入,這一類的店員就不再是單純的店員而是必須要符合該產業的專業背景人員才能從業,比方說服飾設計師在服飾店販售自家品牌衣服,更多的是教導消費者在各種場合如何穿搭,包括怎樣的妝容,銀行員不再是結算借貸款等無挑戰性工作,而是轉換成專業專屬的理財經理人,這也包括醫療人員、法律人員等,從業需求是大增,而且朝往個人專屬的經營,不管是創業還是就業,而這樣的導入和調整,基本薪資才能完全調整。

 

從產業經濟走入都市經濟

 

再來,產業經濟已經過時了,現在要走入都市經濟,而都市經濟的基礎就是工業智慧,每座城市都是實質的自治體,而非一個國家底下的行政區劃而已,也就是說國家的中央與地方權責必須調整,而且調整的幅度將以中央與地方權責調整成沒有大小之分,只有負責區域不同,也就是均權制,比方說現在的北部縣市區劃的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和基隆,其實就可合併成台北市,再導入工業智慧後,市府可裁併多餘不必要的組織,還可以大膽成立市營公司與私營企業共同競爭,市營公司就可將一半董監事畫給工會掌握,市民掌握一半的股權成為城市的大股東,也就是可避免城市公僕精英化,也能避免選舉庶民化的危機,不僅台北的城市活躍度大幅提升,其他地域也能配合實行,簡單來說就是城鄉發展、都市發展、經濟發展和基礎建設等都可以配合市民營造來解決,國家才有更多的人從這部分解脫,全面性進入外交、國防、文化、教育等全國性政策的部會,台灣才能真正擺脫平庸式的成長!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Jakobus Kaiser
專長在國際關係、歐盟架構與對外關係、中美關係史、行銷企劃、商業行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