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在高雄鋪天蓋地的韓國瑜,反而引發藍色憂慮與紅色恐懼
2018.11.06
02:13am
/ 范世平
整個高雄被「韓國瑜」三個字淹沒,當初那個帶著一瓶礦泉水來高雄競選的素人已經不在了,這背後代表的是龐大的競選經費,以及藍色狂潮所帶來的憂慮,甚至是紅色的恐懼。

 

現在大家只要到高雄,都會看到鋪天蓋地的韓國瑜,從大型的競選看板,到街頭巷尾的公車廣告,以及無所不在的計程車海報。

 



 

過頭的素人操作引人反感

 

當整個高雄都被「韓國瑜」三個字淹沒,他的照片無所不在,這是一種讓高雄人感到窒息的氛圍,當初那個帶著一瓶礦泉水來高雄競選的素人已經不在了,這背後代表的是龐大的競選經費,以及藍色狂潮所帶來的憂慮,甚至是紅色的恐懼。特別是,韓國瑜說若當選後將禁止一切意識形態與政治的遊行,更讓人聞到國民黨威權復辟的味道。

 

而某些親藍媒體根本全天候在報導韓國瑜的新聞,甚至比選總統的規格還高,這種操作過頭反而引發反感。

 

玩素人政治就是要自然,原本韓國瑜讓人感覺很自然,一個會講笑話的賣菜郎,沒錢沒資源,但現在操作太多反讓人覺得不自然,這叫做適得其反。

 

韓國瑜不等於柯文哲  難以複製柯P效應到高雄

 

相對的柯文哲這點倒是高明多了,即便是裝的,能裝到現在也不容易;那個極度吹捧韓國瑜的親藍媒體過去也捧過柯文哲,但柯文哲知道還是要保持距離,否則就「不素」了;也不能掛競選看板,否則也「不素」了。素的目的在於能抓到中間選票,還有淺藍與淺綠的票,這是都市化選民的主流。

 

當那個素人的韓國瑜已經不在,加上他都是幫國民黨的候選人站台,所以國民黨的韓國瑜回來了,而他的高人氣就是同溫層效應。

 

另一方面,很多人認為韓國瑜與柯文哲很像,的確兩個人的發言都相當有趣,也都具有娛樂效果。

 

然而台北市是一個完全都會化的城市,年輕選民比較多,中產階級也居於主流,所以柯文哲的一些特異言論,比較容易獲得接受。

 

但是高雄的年輕人很多在外地唸書或工作,因此選民結構中年齡較大,他們的思維比較傳統,加上高雄「縣區」的部分很多都還是農業社會,思維也比較保守。所以韓國瑜的一些言論,例如「摩天輪摩鐵」、「旗津開賭場」、「招商陪睡說」、竄改「三鳳宮」籤詩,可能不容易獲得高雄市民的青睞。

 

由此可見,韓國瑜不是柯文哲,柯文哲在台北市的效應,恐怕韓國瑜要複製到高雄,並不容易。

 

國民黨復辟?韓國瑜的發言就和過去的國民黨一樣

 

11月3日韓國瑜到彰化縣為欲尋求連任的議長、縣議員謝典霖站台造勢,他再度強調,南部人就是要拚經濟,要賺錢,想搞政治的,全部上台北,「南部人跟人家搞什麼政治」。韓國瑜說,經濟要搞好,就不要搞意識型態。

 

請問韓國瑜參選市長難道不是搞政治?還是做慈善?如果橋頭事件與美麗島事件都是台灣民主政治的里程碑,高雄人卻沒資格搞政治?

 

其實韓國瑜的這種說法,就是國民黨過去告訴台灣人的一樣,經濟發展最重要,因此政治穩定壓倒一切,就必須國民黨一黨獨大,就不能有反對黨,就必須有黨禁、報禁,就不能搞民主。中共現在對內部要求民主的訴求與香港希望直選特首的要求,回覆的答案也是如此。

 

當然,韓國瑜這種說法是希望吸引「經濟選民」,台灣的確有人認為藍綠惡鬥拖垮了台灣經濟,認為政治口水太多,認為台灣民主缺乏效率,反而中共的威權統治比較有效率。但這是不是台灣的主流民意?還是韓國瑜此一說法又讓人想到過去國民黨的復辟,值得繼續觀察。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范世平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也擔任多家電子與網路媒體的評論工作。評論力求超越藍綠與黨派,能夠客觀而超然,並自許能提出特殊而獨到的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