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如果台灣「一國兩制」了,還會有「我們與惡的距離」嗎?
2019.05.31
17:02pm
/ 范世平
習近平今年1月2日已經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中國已經把統一台灣放在時程表上,明年1月的總統大選是否就迎來「一國兩制」了呢?「我們與惡的距離」難道是統一前台灣最後一部站在批判角度的電視劇?

 

今年是「五四運動」100週年,百年前中國人爭取民主,現在的中國只剩下威權專制,最近台灣火紅的電視劇是「我們與惡的距離」。然而,如果台灣被中國「一國兩制」了,還會有這部電視劇嗎? 

 



當然沒有,這部電視劇的開頭是一起發生在戲院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兇手叫李曉明,而中國現在可是「和諧社會」,官方不會承認有發生「無差別殺人」事件,媒體也不會報導,而這種不健康題材更不可能拍成電視劇。 

 

劇中有一位名叫應思聰的精神病患,他是一位新銳導演。但在中國,精神病患是社會不定時炸彈,早就關進「勞教所」了,生死不明,怎麼可能成為什麼新銳導演?何況精神病患是「負面角色」,怎能出現在「央視」的連續劇呢?中國的電視內容都是正面的啊。 

 

而在中國,殺人犯的家屬有什麼好同情的?他們被歧視是罪有應得,最好株連九族。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殺人兇手李曉明的家人,包括妹妹李大芝、爸爸李功軻、媽媽林秀麗,有什麼好同情的?電視劇拍這個幹什麼?還描寫得這麼可憐? 

 

當局即是一切 

 

劇中王赦這位幫殺人兇手李曉明辯護的人權律師,在中國早就關進監獄了。因為像王全璋等2015年「709大抓捕」的維權律師們,全都關進監獄,只因為他們為弱勢者辯護,影響執政當局的利益。 

 

而該劇中的媒體人宋喬安、劉昭國與廖紐世,也不要談什麼新聞自由。在中國媒體就是政府掌控的宣傳機器,黨要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否則飯碗也沒了,搞不好還會入獄。 

 

不容批判的聲音 

 

習近平今年1月2日已經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中國已經把統一台灣放在時程表上,明年1月的總統大選是否就迎來「一國兩制」了呢?「我們與惡的距離」難道是統一前台灣最後一部站在批判角度的電視劇?這部片的所有參與者,恐怕只能珍惜現在,否則未來在「顛覆國家政權罪」下不可能再拍攝這種批判政府與社會的電視劇。 

 

或許也有台灣人認為,拍這種揭發社會黑暗面的電視劇幹嘛?只要有飯吃,有錢賺,就好了,何必吃飽肚子撐著沒事幹?因此,明年的總統選舉,或許就是一場「物質」與「價值」、「顧肚子」與「顧主權」的一場大戰。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范世平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也擔任多家電子與網路媒體的評論工作。評論力求超越藍綠與黨派,能夠客觀而超然,並自許能提出特殊而獨到的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