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支持者為何對韓改觀? 年改韓國瑜喊「恢復」大學退休教師也不認同…
2019.06.07
11:00am
/ 齊力
為了免於被列為「黑韓」人士,我先說說我的背景。我曾經在大學任教,忝為社會學者,現在已經退休。我也曾經是國民黨員…我對韓國瑜市長曾經懷抱希望,但是,現在卻在逐漸增加對他的失望或是疑慮。

 

我不想挺韓,也不想黑韓。

 



6月1日凱道集會,聲勢浩大,再次顯現了韓國瑜號召群眾的能耐。這似乎顯示了藍營的希望,卻也不免留下些許疑慮。我是藍營的長期支持者,但是,現在的我並不想要挺韓。如果他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我大概還是會勉強投他一票,但是,心中卻有著一些疑慮。

 

短短數月從驚訝欣喜到失望

 

為了免於被列為「黑韓」人士,我先說說我的背景。我曾經在大學任教,忝為社會學者,現在已經退休。我也曾經是國民黨員,但也已經失聯很久。我的觀點與立場,大體都呈現在網路上。我的臉書網名是Li Chi,一直沒有改變。另外,我的部落格是「出岫閒雲的部落格」,裡面的文字也都可查考。

 

我對韓國瑜市長曾經懷抱希望,但是,現在卻在逐漸增加對他的失望或是疑慮。

 

韓市長能夠在高雄市長選舉中獲勝,並且造成一陣韓流旋風,實在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也讓我開始對韓市長另眼相看。我除了驚喜他能在艱難處境中勝選,也期待他能繼續為台灣帶來新鮮的空氣。

 

他的確是帶來了一種新空氣,但是,可惜卻不是我所期待的內涵。僅僅是短短的幾個月,我對他從驚訝、欣喜,又漸漸變為失望。

 

我為什麼對韓市長漸漸感到失望,容我歸納出三方面的個人意見。

 

我最初對韓市長感到失望,是他提出所謂五點聲明。聲明的內容讓我覺得遺憾。首先,他在未曾表態要參選總統的時刻,卻強烈批評國民黨中央在總統候選人人選的處理上有問題,說什麼密室協商、權貴政治等。

 

韓角逐總統時機、情理並不具備正當性

 

從我這個早已經與國民黨失聯的外人來看,吳敦義已經為國民黨的勝選做了許多讓步、吞忍,卻還落得遭到如此奚落,叫人情何以堪?而且,我並不認為韓市長角逐總統之位,在時機上、情理上有充分正當性。我不是說他不應該參選總統,而是說,要參選多少有些勉強,比較是要在眾人殷切期待下,他才好勉強被動接受,而不應該表現出如下的姿態:你們不讓我做當然候選人,你們就是有問題。

 

我的持論一向對各領導者抱持較多諒解。因為我認為既有的結構與形勢條件始終影響巨大,領導者要突破結構限制、開創美好新局並不容易。許多遺憾,也都多少帶有「缺憾還諸天地」的意味。作為可能的繼位領導者,如果不能適當諒解先前的領導者,自己可能會遭到更不堪的下場。既有結構與當下形勢的力量會強烈衝擊一代代的新任領導者,常常讓他們在錯愕中感覺無力、犯錯、失敗。越是不能意識到這種力量的領導者,很可能失敗的會越慘。

 

當然,讓我對韓市長更在意的第二個問題是我對國家領導者的期待。我認為要擔任國家領導者必須有較完整的治國論述。即使你還沒有擔任國家領導者,也要致力於準備研擬這套論述。韓市長的「發大財」的說法,只是一個口號,與完整的治國論述還有遙遠的距離。而且,當前台灣的內外處境不是一般的艱困,領導者如同在走高空鋼索,稍一不慎,甚至可能讓台灣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總結來說,兩岸關係如果沒有處理妥當,台灣難有好的前景。處此境地,恐怕不能只是用發大財一語就可以幫助找到整體台灣的出路。

 

韓流激烈語調吸引反蔡政府改革者

 

有些民眾可能並不耐煩傾聽冗長、繁複的論述,而寧願聽簡單、直白、熱情、能讓大眾直接有感的言語。甚至最好是具有情緒煽動力的言辭(而未必是冷靜、理性、系統的探討)。韓國瑜似乎是當前藍營中最具有這種特質的檯面上的人物。再者,蔡政府的「改革」措施,無論是非如何(答案可能很複雜),總歸是激起不少人的反對、反彈或質疑,還有些是非常激烈的。韓市長批評蔡政府的言詞也大致能符合他們所期待的語調。總之,韓市長因此能吸引到一大批熱情支持群眾。

 

近年,藍營裡可能有不少人因為對馬英九總統那種溫文爾雅、常常對政治異己者讓步的藍營政治人物類型非常不滿,因此也特別容易被韓國瑜所展現的氣質吸引。韓要草根有草根、要霸氣有霸氣、要槓綠也可以當場就槓上,對馬總統失望的一些藍營人士因此更對韓著迷。

 

只是,作為準領導者,應該是要帶領群眾漸進往前,而不應該是與群眾留在同溫層中互相取暖。領導者應該要能看到群眾的不足,並引導進步。

 

部分台灣民眾可能還有個傾向,就是有點想要避開麻煩問題。「發大財」一詞其實隱然也避開了令人頭疼的關於兩岸、統獨方面的爭議。但是,統獨爭議真能避開來嗎?台灣人可以不面對這個問題嗎?那麼,要發財的同時,究竟怎麼面對統獨議題?其實,韓市長從未就此提出系統論述,似乎想要避開這個問題。這個問題似乎能因為故意不看、不談就自動消失。但是,真的可以嗎?

 

韓惱怒下不就事論事接近幫派作風缺乏風範

 

我對韓市長的第三點質疑,關乎他的領導風格。他在高雄市議會接受綠營議員質詢,雖然對方確實是故意找碴,但是,他身為市長,仍然應該藉此機會宣達政策,並展現風度。而他似乎在惱怒之餘,對質詢者也毫不客氣。更重要的是,他在惱怒之下就完全不再就事論事。這恐怕不是一個準國家領導者應該有的風範。

 

在台灣,藍綠對立已經傷痕太深,彼此幾乎已經再無理性對話的空間,這是台灣國家危機的一部分,外敵只要稍加利用,就可能造成巨大而實質的傷害。做為領導者,無論如何還是要努力彌合裂縫,不宜任關係惡化。

 

當然,馬英九總統曾經做出了彌合藍綠的努力,但結果是綠營毫不領情,而藍營中的一些人更是因此痛恨馬總統。韓市長不走馬總統的老路,或許是學到教訓使然。不過,我認為主要不是學到教訓的結果,而是他本來的個性與想法使然。他就是覺得這才是應該的對待態度。而我卻認為,這種態度比較接近幫派作風,不是國家領導者應該秉持的態度。

 

除了以上三方面的質疑外,我再簡單提一下關於他對年改的意見。韓國瑜在市議會被高雄市議員吳益政質詢關於軍公教年金改革議題,韓國瑜強調,政府承諾的不能悔改,這部分要恢復。對此,我雖然也是退休教師,卻並不認為他這種主張恰當。恢復原先的退休金制,除了基金會不會破產的問題外,同時也涉及某種全民間的公平性。儘管有人強調退休新制有違憲的問題,但是,我以為公平性問題的嚴重性恐怕超過違憲與否的問題。前者甚至有可能導致政府倒台,所以絕不宜輕率處理。韓市長對此事態度是否流於輕率,也有可議。

 

社會學先驅韋伯,在其「政治作為一種志業」一文中曾經指出,政治人應該具備三個基本優良特質:熱情、判斷力與責任感。韓市長顯然具有熱情,但是,他的判斷力如何,我比較難以斷定。他關於密室協商的質疑,以及關於年改的復舊主張,使我對他的政治判斷力有所懷疑。

 

韋伯其實最強調的應該是責任感,他費力闡述「責任倫理」相對於「信念倫理」對於政治人的重要性。那麼,韓市長作為政治人的責任感如何呢?我還沒有足夠的評斷依據。他擔任市長未久就準備競選總統,這究竟算是責任感重呢?還是不足?我無從認定。我比較看到的是他的大膽行事、敢於衝撞、敢於創格,卻不太像是守住既有家業的性格。我仍然對他有所期待,只是希望他能更注意前述的那些可能存在的問題。但願天佑台灣!

 

 

圖片來源:齊力提供

 

齊力
基隆市民,社會學博士,曾任台北市立大學社會暨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現已退休。
作者文章列表
齊力
基隆市民,社會學博士,曾任台北市立大學社會暨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現已退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