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選舉民調與選舉預測
2018.11.21
12:44pm
文 / 王宏恩
選舉預測是這世界上少數可以確實估計出統計學上母體參數的機會,也就是大家的投票結果就是正確答案,而民調機構可以針對這正確答案去修正與被評分。

 

選舉前十天不能公布或討論民調,因此這個分析數字的專欄也不能分析數字了。那在這選舉日前幾天,就來談談選舉民調與選舉預測本身吧。

 



在過去幾周,本專欄系統性的討論 2014 年各家選舉民調與大選結果的差異之後,一些政論節目也開始討論過去幾次民調跟大選之間的重大差異,來說明民調可能多麼的不準。當然,這些批評也引起了民調界前輩的不滿,認為選舉民調跟選舉預測本來就是兩回事,不可一以論之。

 

誠然,選舉民調跟選舉預測在理論上是有不小差異的。現在各家公布的資料大多只有選舉民調,並沒有做到預測的部分。而光是要比較民調,不能只比投給誰這幾個數字,還要包括抽樣方法、整個問卷的設計(是否有誘導性抽樣)、問卷是在平常日還是周末執行、有多少比例的是家用電話多少是手機(最近一些民調有公佈有三分之一的樣本是用手機完成)等各種因素。最後,也要決定怎麼處理現在各家民調裡都佔極高比例的未表態。

 

各家民調提供的資訊不充分 民眾難以逐優汰劣

 

相較之下,選舉預測是進一步的從民調的原始資料中來進行全盤的推演,要去預測那些未表態到底是投給誰、到底藍綠未表態的比例以及因為甚麼原因而不一致。理論上,我們拿這些民調機構的選舉預測來對照選舉結果,才可以真的看出各家民調公司的真正功力為何。畢竟,選舉預測是這世界上少數可以確實估計出統計學上母體參數的機會,也就是大家的投票結果就是正確答案,而民調機構可以針對這正確答案去修正與被評分。

 

然而,大多數的民調機構都沒有做到上面這些步驟,這也使得一般民眾難以在眾多民調機構中來逐優汰劣。大多數的民調機構並沒有做或並不公布選舉預測,而通常都只有佔一大半未表態的選舉民調;同時很多機構也沒有公布問卷全文、沒有依法公布民調主持人是誰、以及經費來源為何。換言之,現實上各家民調提供的資訊並沒有充分到可以讓一般民眾真的知道哪家比較準、哪家比較不準。到最後就單純變成信仰的動員了。光就這點來看,我國民調規範的相關法規與查核都還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另一方面,在現在民調資訊過多又進入門檻低的狀況下,是該出現權威性的第三方機構來驗證各家民調的好壞來給予排序、供民眾參考了。

 

民調太低太高 是出現非線性轉換唯一的地方

 

不過話說回來,一般民眾在解讀這些民調數字時、或者(自願或被迫)被這些民調數字影響而產生棄保效應時,他們又是如何理解這些數字(以及如何考慮未表態呢)?在多人選舉中,學界通常假設選民會同時考量全部候選人的實力,因為在超過三位的選舉中,任何一位的民調數字理論上都會影響到其他兩位的民調數字(畢竟總合為一)。但根據筆者這幾年在美國針對大學生樣本執行的問卷實驗法時,我發現一般民眾似乎沒有那麼複雜:它們看到甚麼數字,就會主觀的認為某候選人的勝率就是接近那個數字,而並不太會考慮這候選人跟其他兩位的差距(以及其他兩位自己本身的差距)。唯一出現非線性轉換的地方,就是民調太低或太高時。

這或許也可以說明,為何在 2016 年並沒有出現明顯的策略投票,因為 2016 年三位總統候選人都具有一定數字的支持度,所以無法讓棄保效應產生作用,既然棄保無效,那選民乾脆紛紛歸隊投出自己最愛的那個選擇,忠實表達自己的看法。那這樣歸隊的效應也會發生在接下來的縣市長選舉嗎?讓我們拭目以待。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