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網軍與真軍之戰,民主贏了嗎?
2018.11.25
19:42pm
文 / 黃麒儒
台灣這次的選舉結果,很明顯民主免疫力是不夠的。因為,地方政府的建設、政績好壞,甚至是否為真,以及候選人們的政策論述能力、施政辯論能力,顯然並不是選民的主要考量。而傳統意識形態的動員、地方組織或派系運作,還是決定選票高低的主要因素。

 

昨天晚上在馬路邊,偶然聽到二個中年媽媽談話,講民進黨的敗選,真人真事。

 



A媽媽起手式就說:「我沒有藍綠立場,我只是覺得藍綠這種不是自己人就不行的文化,不能再這樣下去…」聽到這裡就知道他投給誰了,後面果然是,我就開始分心。再後面,B媽媽突然問:「那你有看政見發表會嗎?」,我聽到關鍵字馬上又拉長耳朵,心想是不是要說蜂蜜檸檬,A媽媽很不好意思的回答:「那個政見會、辯論會、公報什麼的,我都沒有看…」,聽到這裡我就轉頭看他們一下,確定我是不是在台北市中正區。

 

假新聞影響選舉嗎?

 

從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開始,外國力量透過假新聞影響民主國家選舉這件事,正式受到全球關注。到了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以及英國下議會選舉,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FB)開始有一些動作,包括刪假帳號、登報要使用者小心假新聞等。

 

今年三月,跟美國總統川普競選有關的劍橋公司,透過FB拿到五千萬用戶資料的消息曝光後,FB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終於承認,在防止俄羅斯透過假新聞影響2016年美國大選方面做的不夠好,等於間接承認假新聞對民主選舉的影響力。之後FB對假帳號大規模的刪除,被刪除的疑似假帳號高達好幾億。

 

民主國家對外開放,對內保障自由的價值,原本是用來輸出民主思想的,但是現在的網路世界裡,卻突然變成一個大破口,被反向輸入假民主的消息。本來民主開放就是一個有利有弊的制度,因為開放國家更容易受到敵人滲透,但傳統的滲透方式,如利用海外移民或地下組織畢竟耗時費力,並不容易成功。

 

但智慧型手機改變了一切。人對手機上網的依賴,以及透過社群、通訊軟體跟網路上的「朋友」,產生更高的黏著度,這讓人與人的交往方式大大改變。更便利的人情聯絡原本是好事,但這個好事的前提有二個:首先,你的朋友要是「真的朋友」;第二則是真的朋友傳遞的訊息是「真的訊息」。

 

第一個問題當然就是由流氓國家專職化網路戰人員,假扮的所謂網軍,或由軟體所控制的機器人軟體。第二個層面的問題則是所謂的假新聞,即因為特定政治目的而製造出來的假消息、假照片、假故事,甚至假影片等。

 

顯然台灣的民主免疫力很低

 

網軍怎麼對抗?在民主國家沒有實名制度的網路世界裡,非常難對抗。因為這跟保障自由的本質衝突。假新聞呢?除了政府有假新聞澄清的專區外,也有民間團體所組成的核實組織,以及媒體本身的核實部門。但核實的速度遠比不上如病毒傳播的假新聞速度,因為,一個群組裡面分享的消息,可能影響上百人,而核實新聞通常不吸引人。

 

很顯然,網軍製造傳播假新聞,影響真實世界目前仍然沒有特效藥,即使是FB公司,也只能盡量做到殺菌效果而已。

 

那麼民主世界面對這種如生化武器的攻擊該怎麼辦?就像人體一樣,面對致命的病毒,自體免疫力是沒有特效藥時的唯一解方。在民主社會,民主的價值觀是否深植公民心中,而在面對選舉時,能理性蒐集資訊,做出判斷,這就是需要長期教育累積的「民主免疫力」。

 

台灣這次的選舉結果,很明顯民主免疫力是不夠的。因為,地方政府的建設、政績好壞,甚至是否為真,以及候選人們的政策論述能力、施政辯論能力,顯然並不是選民的主要考量。而傳統意識形態的動員、地方組織或派系運作,還是決定選票高低的主要因素。

 

為何這麼說?我們單看六都市長當選人的開票與得票。普遍認為表現好的市長,如競選連任的桃園市鄭文燦、台中市林佳龍,以及接棒同黨的高雄陳其邁。在開票的過程中,只有鄭文燦是一路大幅領先的,而另外兩位都是先呈現拉鋸,然後敗選。即使是鄭文燦的當選,也是在反對黨分裂的情況下才大幅領先。從選舉結果來看,台中市長林佳龍輸二十萬票,高雄的陳其邁則輸十五萬票。

 

選民永遠是對的,但是…

 

這次最受矚目的高雄市長選舉來看,接棒的陳其邁,承接的是一個普遍認為有極大改變的城市,前任的陳菊市長受到相當大的肯定。然而,再受肯定的政績,也沒辦法讓同黨的接棒候選人受到選民信任,即便背後是二、三十年執政經驗的團隊,以及普遍的高施政滿意度。

 

人民對政客滿意與否,跟是否要選擇改變,當然是兩回事。但是,如果人民相信的「事實」,是因為本身的意識型態,而選擇自己要相信的假新聞,並成為假新聞的傳播者,這在民主免疫力還不夠的台灣是相當危險的。因為,這種極端分裂的信者恆信現象,將變成外國勢力對台灣人仇恨動員的加速器。

 

人民對選舉當然可以不用看政績、政見、辯論會,就「憑感覺」投出神聖的一票,這就是民主。但感覺是可以操控的,當你以為你用自由意識在參與選舉的時候,網軍跟假新聞其實已經擁有你的自由意識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