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柯文哲交出的兒總統考卷
2019.01.21
10:16am
/ 黃麒儒
這一局,柯文哲想交總統考卷,卻沒想到自己精心設計的務實話術,卻是「兒總統」的答案,這算聰明反被聰明誤嗎?

 

柯文哲市長的社群軟體帳號,有一個機器人回答系統,如果把柯文哲對兩岸的言論摘錄成「兩岸柯語錄」放進去,可能會有奇怪的問答方式出現。

 



問:請問台灣親美反中怎麼看?

「像強盜搶銀行,卻沒看到警察」

問:那台灣要怎麼做?

「不要當美國的馬前卒」、「台美軍購太貴,兩邊都要看」

問:九二共識柯市長怎麼看?

「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被污名化了。」

問:污名化?九二共識不好嗎?

「九二共識就是下跪投降。」

問:所以是要下跪投降嗎?

「我這個人很簡單,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強盜、銀行、警察:習近平一國兩制後的奇怪反應

 

柯市長喜歡用譁眾取寵的比喻不是一天兩天了,有時候很有效,朗朗上口,像代燒外縣市垃圾的「垃圾不分藍綠」。有時候則很嚇人,例如談市府徵收土地的問題說「被強暴的比被誘姦的便宜」。

 

撇開字詞與比喻失當,其實柯文哲擅長的就是拋出議題,然後看風向或大數據,再釋放後續的題目來引導到他的目的,這是他一向用的很好的政治操作模式。在這一波由習近平拋出的「九二共識、一國兩制」議題上,柯文哲明顯跟其他藍綠政治人物的回應比,柯文哲明顯居於落後。尤其是,國內外普遍肯定蔡英文總統,長期民調都領先小英的柯文哲,這次顯然很不是滋味,想在農曆過年前扳回一城。

 

從這個思考點出發,就可以知道柯文哲近來頻頻對兩岸議題發言的目的之一:重新掌握政治新聞的話語權。

 

從第二次上網路名人館長陳之漢的直播,談組黨、談親美是「拿著扁鑽往前走」,到接受電視台專訪,說出震驚國人的「強盜(台灣)、銀行(美國)、警察(中國)」說,看得出柯刻意操作上媒體的痕跡,以及說久了就會露出無知當有趣的本性。

 

但這些不惜得罪台灣人的失言,真的是失言嗎?

 

選後,柯團隊搞了一個訪美行的新聞事件,放消息說美國邀請柯文哲去訪問,結果被美國知名智庫,美國戰略暨國際安全中心(CSIS)亞洲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女士洗臉,而且措辭罕見:

 

「很明顯地,柯市長的幕僚當中有人決定扭曲事實,讓事情看起來不僅僅是我,連我工作的單位CSIS也支持他選總統。」

 

顯然,柯文哲跟團隊都高估自己的地位,也低估美國人的政治敏感度。因此,這次柯文哲一連串的政治語言操作,其實是要向美國釋放訊息:「你們不找我,我就偏中國了」,這也是他這一波操作的目的之二。所以,才會有軍購也可以反、親美也可以反、而且絕對不把一國兩制說死的,這種近似政治自殺的操作,因為他想測試美國的底線。

 

想測試美方底線卻忘了台灣人的底線

 

柯文哲一方面測試美國,東施效顰阿扁的「衝突-進步-妥協」戰術,想靠目前仍有高民調的一點氣勢,要到風光訪美以便出口轉內銷,挽救長期趨勢下滑的支持度。那另一方面在幹嘛呢?

 

柯文哲聘為台北市兩岸小組委員的賴岳謙教授,日前才跟TVBS聯手槓上葛來儀,用暗指CSIS收了台灣政府50萬美元,所以葛來儀才幫趙怡翔(口譯哥)說話來抹綠她。這相當不智,柯團隊有這種小動作,只能說掩耳盜鈴、自取其辱。

 

台灣人親美有很重要的歷史因素,特別是美援與反共,加上長期菁英份子多數留美,這對台灣的民主有很強的深化效果。因此,這個算盤柯文哲是撥錯了,這才是「強盜、銀行、警察」說引發強烈後座力的原因,反共才是台灣主流共識。

 

台灣政治上受到美國影響是不容忽視的,台灣人的民主價值也已經有相當的根基,柯文哲自傲而輕視台灣的政治文化,甚至一再狂言要創造「新政治文化」,這次是踢了大鐵板。以為自己民調高,就認為大家會跟著他走反美路線,這是被自己的新政治話術所騙了。

 

包著新政治的幼稚操作 騙不了美國也騙不了中國

 

這些操作手法之粗糙,本來對美國甚至中國而言,就不會有多大效果,因為,從柯文哲公開說謊還哽咽的國安會AB講稿事件開始,在高層的政治圈中,早就對柯文哲的一切說法持保留態度。美國對台灣政治的著力甚深,當然也知道。所以,當柯團隊操作訪美議題時,才會在第一時間就被葛來儀痛擊。

 

那中國呢?1124選後國民黨大勝,台灣的中國代理人戰爭,同一日就開始了。選後很多人都有資格了,不再限於柯文哲或少數藍營頭。從「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到「兩制的政治協議」,習近平立刻下指導,表明任何人都可以去談,這大大壓縮柯文哲操作兩岸議題的空間。這次加碼「反美親中」,美其名為觀望兩邊、務實得利,但終究還是無法掩飾有毒的本質。

 

其實,柯文哲三月訪美本身就反應了他聲勢下滑,急需要出口轉內銷的外援來支撐。因為三月是美中貿易戰這一回合掀底牌的時間,這個時間去美國,根本沒人要理你。但要選總統,需要連署、組黨、還是跟藍綠以外的政黨合作,都要在六月以前底定。換言之,柯三月訪美是必須的政治自救手段,否則就跟總統無緣了,但也就因為如此,才會被美國及中國冷眼旁觀。

 

只能說柯文哲與團隊的政治幼稚一覽無遺,「城市外交」變成「跪式外交」,強盜說只是必然自毀城牆的果,不願意面對台灣人無法接受一國兩制才是柯文哲的痛點。這一局,柯文哲想交總統考卷,卻沒想到自己精心設計的務實話術,卻是「兒總統」的答案,這算聰明反被聰明誤嗎?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