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文教
放.新聞
文教
「歷經挫敗的我更感同身受」 美女作家陳德愉:從傾聽與涙水中自我療癒
2019.02.01
12:24pm
/ 放言編輯部 蘇穩中
陳德愉感性地說,身為採訪者,我希望寫作對得起他們、呈現他們的人生。

 

新聞工作者,除目擊現場、寫出故事,其實也「扮演」著傾聽人的角色,用筆鋒細膩刻劃出每齣人生劇精彩又哀傷的「悲歡離合」。《上報》記者陳德愉曾說過,「我是一個傾聽者,我的心裡充滿了人們告訴我的真實故事,那是用生命的傷痛粹煉而成的寶石」。她的用心「扮演」,寫出了嘔心瀝血之作《現場:走過傷痕、愛與和解的人生日記》,陳德愉今在﹙1日﹚在Hit Fm聯播網《周玉蔻嗆新聞》侃侃而談創作的過程。她說,自己遭遇挫敗更能感同身受故事角色,從淚水中「自我療癒得到人生的啟發」。

 



「新聞也能捕捉真情,讓人物不是獵物。」《印刻文學》在介紹《現場:走過傷痕、愛與和解的人生日記》中以人物並非獵物如此形容,本書一推出即頗受文化界矚目,作者陳德愉受訪指出,她希望這本書傳遞給社會的訊息是,每個人都有獨特的故事,當他們在生存過程中掙扎長了刺,種種苦難也促使陳德愉自我療癒了過去,更展望新的未來;「安慰受傷的靈魂」,雖然很難表達,但這是她想對讀者說的話。

 

陳德愉:人是立體的,不能僅以Yes or no描述

 

「當了20多年的記者,永遠沒辦法做到真實,只能盡量接近真實,後來發現到所有事件的真實,往往不只是報章雜誌看到的那樣。」她表示,人是立體的,其實人生中間有很多前後遭遇,他們所做的決定都不是簡單以Yes或No就能描述。

 

生命如果沒有歷經痛苦,也許無法寫出貼近人心的文章,陳德愉也說了自己傷痛挫折的人生。她指出,10幾年間輸了六場選舉,丈夫李文忠先生占了一半,因此不斷承受失敗的疼痛、支持者的難過,不只如此,丈夫曾公開說出競選對手賄選,被控意圖使人不當選,最後身陷牢獄之災、褫奪公權;「丈夫坐牢時,父親也得了癌症,孩子又小加上自己的官司,那些日字連開車都會恍神到出車禍」。

 

陳德愉︰與當事人感同深受,常流著眼淚採訪

 

「人生通常是困難、事與願違的,大部分人做不到想像的事,所以在想愛自己、又想愛所愛的人之中掙扎生存」。陳德愉說,「經過多年的人生折磨,對於做一個人這件事,有更多同情與感同身受」。

 

陳德愉說,《現場:走過傷痕、愛與和解的人生日記》書中26篇人物故事,每個人背後都有家庭故事,有些人被辜負了,為了防禦這個世界,常長出很多刺,「我是一位不及格的記者,我從當事人的心情進入那個情境,也跟著心痛、難過,寫著寫著就流下了眼淚,哭到跟當事人借衛生紙,我非常理解他們的狀況。」

 

陳德愉︰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專注傾聽

 

「當事人的遭遇,一定被愛過、被辜負,一再清楚地展現在他們氣場之中。」陳德愉感性描述,身為採訪者,我希望寫作對得起他們,盡量呈現他們的人生,也許經常不能分辨談話是否真實,但「一定能分辨一件事,就是他們表露出的氣場也讓我跟著進入整體氛圍」。

 

「我曾訪問一位廣告界的女強人,給外界的印象都是強悍與專業,深入跟她聊天後,我才發現她有這麼多傷痕。」陳德愉談到印象深刻的這段故事時,透露女強人從小受到很大的歧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媽媽跟姐姐,因此對這個家有很重的責任。

 

陳德愉透露,女強人訴說著自己眼睛將盲,甚至連自己先生都不知道,健康檢查報告出來後,才驚訝不已。她說,「這位女強人為了責任竟好強到這個地步,後來我發現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想對得起她、很誠懇的傾聽,其實每個訪問都遇到這樣令人心碎的故事」。

 

「幾乎每一個故事都讓我成長,我傾聽傷痛,可以療癒過去、展望未來,試著去安慰別人。」陳德愉說,傾聽讓受訪者擁有堅強力量、走出自己人生,也盼讀這本書的讀者都能分享這些力量。

 

 

(照片來源由Hit Fm《周玉蔻嗆新聞》製作單位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