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一夫當關
放.高論
一夫當關
【一夫當關】燈不點不亮
2019.03.14
13:13pm
/ 尚毅夫
俗話說:「燈不點不亮,話不說不明。」吳敦義近日鬆口拋出:「保留萬分之一徵召韓國瑜的機會」,看似心意已決,就等大家一同看戲吧!

 

燈不點不亮,話不說不明。吳敦義主席話越講越明,口中的「萬分之一」瞬間巨大,心中執意初選階段徵召韓國瑜!

 



稍早,韓國瑜表態4月不領表參與初選;隨後,吳主席就講初選階段完成徵召。兩人,唱和?巧合?

 

這挺有趣,像是連續劇。吳敦義編劇、導演,還親自上陣先是擔綱,主角卻是後來登場的韓國瑜,逼迫朱立倫、王金平配合演出,一部「吳敦義狂想曲」。

 

來看吳敦義操寫的漂亮劇本

 

「美式初選」上場,拉出劇情張力;再來「全黨員制」爭議高漲:更張「黨員民調五五」。吳敦義先擔綱,藉黨機器欲奪2020門票。詎料,劇情丕變,吳敦義3月在中常會裁決初選採《中國國民黨黨員參加公職人員選舉提名辦法》的黨員投票30%、民調70%。朱立倫與王金平對壘備戰。

 

吳敦義在隨後的訪問,卻講出3個關鍵詞。1是制度化程序能讓勝選兌現;2是不重演制度提名後再換人(指2015年換柱);3是不排除徵召。讓人聯想,7月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黨中央是不是提出彈性方案,保留初選勝選人提名資格,同時授權中央視選舉變化進行二階段或徵召可能性。

 

峰迴路轉,揣測紛紛,吳又讓大家擦亮眼,韓國瑜表態不參加初選,他就把話講得更明,要徵召就會在初選階段完成。

 

要如何搞出個制度化程序來徵召呢?公堂之上,咱們假設一下又何妨。

 

高潮迭起的徵召過程

 

假設前,先回顧2018年徵召楊文科參選新竹縣長過程。中常委先在中常會提案,排除「中國國民黨107年直轄市長暨縣市長選舉候選人提名特別辦法」第5條適用,授權中央提名協調小組研訂策略處理。讓黨中央有排除初選全民調空間,直接徵召楊。

 

假設前,先談國民黨初選流程,理應3月通過總統初選辦,4月通過作業要點後公告,5月進行黨員連署(如未廢除此制度),6月初選,7月全代會通過提名人選。

 

這樣,我們就不難假設,吳敦義接著要如何寫下去,讓觀眾期待劇情的高張力。

 

郝龍斌副主席擬好總統初選作業要點草案送交吳敦義,卻石沈大海沒下聞。這透著詭異。

 

吳敦義有這麼想嗎?

 

初選辦法需黨員投票,還是否需黨員連署?若取消連署簡化程序,作業要點提出時程可以推遲。

 

吳敦義有這麼想嗎?

 

不管總統提名作業要點草案寫什麼,就算送中常會,也不會討論,也不需通過。因為,吳可能依樣畫葫蘆,讓2018年新竹縣長選舉提名重演,由中常會逕行決議排除初選辦法適用,交中央研議處理,那就不需通過依初選辦法所擬作業要點了。

 

或許,有人質疑:為何不待初選進行協調呢?

 

硬幹還是大方徵召?

 

初選登記結束,黨中央將邀登記人協調,韓國瑜未登記初選,也就不具協調資格;且登記人對初選民調等作法等達成共識,黨中央無從推翻和置喙。這是其一。

 

中常會通過初選辦法,再依辦法通過要點,最後還得把自個嘴巴打得紅腫,整個推翻,顏面何在?這是其二。

 

如果,上述假設成立,吳敦義將作業要點送中常會,就是排除初選辦法適用之日,就可展開徵召程序,堂而皇之地找韓國瑜談了!

 

當然,吳敦義也可能作得「大大方方」,不送作業要點到中常會,逕由中常委提案直接排除初選辦法適用。

 

上述兩者皆有可能,時程推算送作業要點會在4月,若不送又要廢止黨員連署,就可能在5月進入徵召程序。重點是,又如何徵召?

 

不曉得吳敦義會如何讓劇情發展?不曉得吳敦義有想過這麼硬幹,黨分裂可能?抑或是擁王或挺朱系統大選輔選消極?

 

還是,吳敦義會邀王金平、朱立倫和韓國瑜協調徵召基礎,取得大家共識後再進入徵召程序。

 

峰迴路轉的劇本目的超單純

 

吳敦義狂想曲,劇情複雜,目的單純。

 

從個人意於參選汲汲利己初選辦法,未能竟功,轉向徵召韓國瑜,過程高潮迭起。複雜。

 

從以個人參選為目的,見大事難成,更弦易轍,走向徵召韓國瑜,目的隱含不願朱立倫參選2020。單純。

 

吳敦義徵召韓國瑜,看似心意已決。大家一起等著來看戲吧!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尚毅夫
現為政治評論員,曾於《新新聞》周刊、《聯合報》、《蘋果日報》、《勁報》、《自立晚報》任資深記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