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鳳陪到底
放.高論
鳳陪到底
【鳳陪到底】吳敦義草船借箭等待東風
2019.04.03
13:20pm
/ 陳敏鳳
吳敦義把韓國瑜當草船,朱王當箭,當箭都射向草船時,他就是實力就強大的人了,「國民黨,我來了」。

 

國民黨2020大選究竟由誰出馬,內部亂糟糟,韓國瑜參選不參選2020年總統,從農曆春節吵到清明節,猶如春雨綿綿又細又長又嘮叨一般,但只怪春雨是不夠,若此節令有著一把大傘可以撐起來,幫大家擋風遮雨,也不會那麼悶和煩人了。偏偏應該撐大傘的黨主席吳敦義,做草船要借箭,等東風去了,家裡沒人管,才會越來越亂。

 



九五之尊的總統大夢依舊遙遠

 

吳敦義做這個黨主席充滿了悲情,從競選開始,就是一場艱困的挑戰,因為出身不是黃復興黨部的人,要人人茫茫裡找黨員困難重重,好在有吳敦義的賢妻蔡令怡,想妙法、放大膽,改攻黃復興黨部,因為這裡票源最集中,答應人的承諾也會守信義。於是,蔡令怡一場場的拜票,終於讓吳敦義第一輪就通過半數,讓很多人跌破眼鏡。

 

上任之後,是民進黨抄黨產最嚴重的時候,每個月一開門就要三千五百萬的費用,吳敦義自己說自己找了廿三張金主名單,到今年三月已經用到第十九名,而就任以來縮衣節食,每個月還是要三千二百萬,為黨付出迄今,金主名單就要用完了,吳敦義此生要當九五之尊的總統大夢,卻還是那麼遙遠。

 

吳敦義說,明明沒有答應王玉雲的兒當副市長,為何白賊義的綽號跟著他?他被許多人公認是馬政府最長且表現最好的行政院長,為何民調還是那麼低?每當遇到這個問題時,他和蔡令怡的困惑比旁人來得嚴重,但身為旁人則倍感尷尬,也不知要拿什麼來安慰這對政壇夫妻,更不忍說實話。

 

吳敦義持有想念卻造成眾人怨念

 

吳敦義的確在內在對自己想法,跟外面的人對他的想念有很大落差,造成民調低迷,國民黨的總統大選似乎沾不上一點邊,但偏偏自己對國民黨的付出令人心力交粹阿。但現實就是現實,吳敦義的放不下,從感情面可以理解,但從國民黨內制度的法制面和理性面,則已經到了眾人怨念,四處不討好的地步,一個從副元首、行政院長下來當國民黨主席,當到如今地步,凡是人都會有不甘願,都會有一些想念。

 

偏偏黨主席的想念造成大家不高興,就像創意是被鼓勵的事,但一堆徵召領表、特邀等等名詞,卻令「朱、王、韓」更不高興,大家都不高興,為何吳敦義還是一股理念往下走。

 

是不是~吳敦義有另外的想法呢?有人說,吳敦義以他尊妻愛妻的心情,他可能不忍心告訴蔡令怡,他無法競逐總統無望,放棄吧。蔡令怡一生都跟著吳敦義,幫著夫婿打理官場人物,幫忙文宣跑基層,一心一意就想幫夫婿坐上大位,可以不可以接受在這個時點上放棄呢?很難的心情,反正還有時候阿。

 

妾身未明正是吳敦義的致命點

 

可就是因為還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吳敦義把自己搞複雜了,把黨內局勢搞得越來越亂,人家朱阿、王阿聽到吳敦義要來拜訪,都會先問是「主席」身份來協商,還是用「參選人」身份的來呢?如果是主席就可以好好談,如果是參選人,那是來刺探軍情的嗎?

 

這對總統大位還有一些想念的吳敦義來說,妾身未明正是他的致命點,主席做這麼久,還是沒有信任他,而且不管是朱王韓,都認為吳心懷私念。就講三國演義裡,諸葛亮沒有武器,於是想出了一招草船借箭,於是吳敦義可能就演起了現代版的諸葛亮,自己沒有武器打仗,必須搭著草船來借箭,做為自己的實力。

 

而當吹起東風時,箭就會射向草船,那吳敦義就有武器了,他就有實力一戰了。他把韓國瑜當草船,朱王當箭,當箭都射向草船時,他就是實力就強大的人了,就可以參選總統了,到時就大聲向韓國瑜說謝謝市長的草船,朱市長和王院長的箭,「國民黨,我來了」。

 

這是國民黨除了吳之外,對吳最多想法,就謀私,等待物換星移,東風來時,他就可以揚帆而走。

 

但是現實就是現實,草船借箭真的只是個古代故事,在現在的政治方式裡,即使世事難料,也不太可能。吳主席就不必費這種心,把國民黨初選制度搞好,把最強人選推出就是最好的事了,其他的,就等東風來了時候,就會知道結果了。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陳敏鳳
學歷:台大政治研究所碩士、政大新聞系學士。經歷:新新聞周刊副總編輯、中天電視台撰述委員、聯合報政治組召集人、聯合晚報政治組召集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