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我是政大生,關於台大政大反中天運動、中天被NCC開罰
2019.04.03
15:54pm
/ 政大學生
媒體為何不能決定自己想報導的東西? 我是一家私人公司,我想報導什麼是我的新聞自由,我並沒有強迫人民收看,為什麼我要被罰錢?在一個人民經濟自由的社會體系下,如果我今天做這個報導,收視率不好,沒有人想看,我不就會換掉了嗎?那我為什麼一直做,不就是因為有人要看嗎?

 

我從來沒什麼政治立場,對於政治可以說是漠不關心,獲得消息的來源都是手機滑到或是身邊親友所說,但關於這次運動,我有話想說。 

 



身為政大大三的學生,將近三年來,關於政大所上的新聞不勝枚舉,從英文門檻廢除,移除蔣公銅像,後山蔣公馬腿被鋸斷,幾乎每個月都會上一次新聞,因此我本也對於這次上新聞事件處之泰然,見怪不怪。但因為大三時,我有修讀關於傳播學的學分學程,對於這次新聞運動一直衍生到的中天被政府開罰,倒是頗有微詞。 

 

「以下言論完全無政治立場,單就NCC這次行為而言,所表示的疑問。」 

 

媒體為何不能決定自己想報導的東西? 我是一家私人公司,我想報導什麼是我的新聞自由,我並沒有強迫人民收看,為什麼我要被罰錢?在一個人民經濟自由的社會體系下,如果我今天做這個報導,收視率不好,沒有人想看,我不就會換掉了嗎?那我為什麼一直做,不就是因為有人要看嗎? 我是一家公司,開公司是要來賺錢的,我在合法管道下做了讓自己賺錢,讓想知道的人民得到他們想要的內容,為何要被罰錢? 

 

媒體的任務?

 

當看到NCC開罰理由提到,內容損害公共利益,以及過多篇幅報導單一人物時,我一度以為我是出生在爸媽的「戒嚴時期」嗎?言論沒有自由,講什麼話都要戒慎恐懼。如果我今天收到廠商一大筆巨款,多篇報導了廠商商品的新聞,也要被罰錢嗎?拿人家錢提供對等的服務不就是一間公司所要做的最基本的事情嗎?況且我不懂內容損及到誰的公共利益?「你不喜歡看不要看就好了,根本沒有人可以強迫你一直看。」 

 

最後是在課堂上,老師有提到之前別台新聞台也發表了天有異象的新聞,以及在某些當選人當選時,一整晚對單一人士的報導,卻沒有被懲罰,讓我真不禁思考,這會不會真的是一場「政治背後角力」所導致的結果,如果連媒體裁決機關在這個時代都已不再中立,那還有什麼內容是可以相信的呢?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政大學生
政大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