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泰王與憲法容納不了一絲反對的聲音
2019.04.08
12:17pm
/ 洪耀南
泰王與軍政府運用各種手段,打亂塔信的布局,甚至泰愛國黨被憲法法庭判決政黨解散。泰國想迎來真正的民主,恐怕還得等一等。

 

泰國大選剛落幕,選舉過程與結果,被形容『閹割的民主』或『整形的民主』,或許連民主都談不上。但今日選舉結果,其實早在2016年通過第20部憲法時就已經塵埃落定,泰國制憲頻率之高更是罕見,七十年來已經『立憲20部』的國家。且是目前僅存戒嚴法超過百年的國家,泰國自1914年通過泰國戒嚴法,加上具有特色的泰國褻瀆王室法(Lese-majeste),三個獨特性的『法』,成為泰國政治揮之不去的陰霾,讓泰國的民主成為負面教材。

 



新泰王盼以憲法保障其權利

 

2014年5月20日,當時的陸軍總司令巴育,發動政變,根據泰國戒嚴法,宣佈全國戒嚴。直到二年推出新憲法,並進行公投,此次公投除了新憲法以外,還增加一題,是否同意總理由參議院和眾議院共同推選,二案如期通過。但泰王蒲美蓬尚未簽署就駕崩,而新泰王哇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對新憲法有意見,遲遲不簽署而推延公布。過去泰王被視為超然於政治以外,可以說是高於憲法,只有在泰國政治危機時出面干預,但新泰王或許個人威望不足,希望用憲法白紙黑字明確保障『泰王』的權力。

 

如泰王不在國內時,過去是樞密院院長以攝政王身份代理國王職務,新泰王直接廢除攝政王的制度,不需要代理人,確保權力不會被稀釋或被代理了。國王把新憲法規定在國家危機時,憲法法庭可以否決行政與立法的決議,更能解散國會權力,拿回國王的手中。並收回王室資產的控制權,成為最有錢的王室。過去王室發布命令時,必須要有內閣副署才能公布,新泰王把副署制度給取消。

 

泰愛國黨遭解散打亂塔信的佈局

 

尚未登基的泰王哇吉拉隆功,也沒有在此次大選中缺席,也積極扮演重要角色,在選舉登記、選舉活動禁止與選後,新泰王發三次公告,明確表達立場。塔信的盟友泰愛國黨,發動奇兵,推出泰王的姊姊烏汶叻公主登記為總理候選人,引發海嘯,但當晚泰王就發布公告,以此舉不適當,違反憲法為由,出手阻擋。雖然隨時就撤回登記,但泰愛國黨被憲法法庭判決政黨解散,所有登記的候選人資格都被取消,甚至黨的決策群被判十年不得參政。衝擊塔信的佈局,原本為泰黨與泰愛國黨分進合擊,頓時讓塔信少了右膀。

 

泰王幫軍政府背書民眾不買單

 

選舉活動都結束之後,泰王深夜突然發表公告,引用已故泰王蒲美蓬的話,提醒國人,要選出好人領導國家,以確保壞人沒有權力引起麻煩與動盪。雖然沒有指明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但大家都懂,泰王企圖以王室的名義幫軍政府背書,但有趣的是泰王網民,紛紛用嘲諷的方式回應,謝謝泰王,我們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選舉結果,塔信的為泰黨獲得選區最多席次,但得票數卻輸給軍政府的公民力量黨,卻聯合反軍政府的政黨(眾議院過半),意爭取總理職位。泰王又發布第三個公告,收回過去王室頒給塔信的一系列勳章,明顯不接受為泰黨所發起聯盟。

 

泰國迎來真正民主遙遙無期

 

投票雖然落幕,但除了選務的爭議以外,憲法法庭開始祭出新的手段,當選人如果被檢舉違法,判黃牌,原本參選人原班人馬重新投票,如果是橘牌,重新選舉但要換候選人,如果是紅牌,當選人判處十年不得參選且要負擔所有選舉費用。一直到五月九日公布當選人為止,這場選舉結果還是充滿未知數。

 

泰國因為戒嚴法、憲法、褻瀆王室法成為專制的手段,讓民主政治成為一灘死水,這次選舉是民怨出口,唯一慶幸,讓一點點反對力量可以進入國會,但反對聲音是否能發出?或是可以存在?恐怕不樂觀。

 

 

(顯圖取自維基百科)  

 

洪耀南
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執行長、智慧交易所執行長、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TANFREL)理事長、亞洲自由民主選舉觀察組織(ANFREL)國際觀察員、台泰國會議員友好協會秘書長。
作者文章列表
洪耀南
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執行長、智慧交易所執行長、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TANFREL)理事長、亞洲自由民主選舉觀察組織(ANFREL)國際觀察員、台泰國會議員友好協會秘書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