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韓國瑜的農產政治經濟學
2019.04.08
17:29pm
/ 張昱謙
俗話說時勢造英雄,韓國瑜現象,其實更代表著民進黨對農產業供需平衡的忽視,才會失去農業和勞動基層的支持。

 

大體說來,韓國瑜在不經意中,複製出了早期共產黨利用階級意識顛覆政治的手腕,唯一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共產黨靠的是槍,而韓國瑜則是媒體;共產黨槍桿子出政權,韓國瑜則是任用了很多媒體人進入市府。

 



時勢造英雄的韓國瑜現象

 

在去年選舉之前,台灣農業外銷的新聞不是沒有,但從來不是新聞重點,頂多是各首長錦上添花的宣傳報導,即便在馬英九時期也是如此,包括台南虱目魚等契作關係,過陣子就雲淡風輕,被記得的不多。去年開始,因為蔡英文多項議題執政不佳,而網路帶新聞的操作越趨成熟及詭譎,再加上北農的風風雨雨,個別農產品滯銷或者崩盤,瞬間變成了政治大事件,儘管各別農產品往年都會因天候關係而有所價格起伏,且農產從供需之間因素複雜,往往不是一般人容易理解,但人們還是因一連串對蔡的不滿,而選擇簡單的相信,這就是蔡政府的錯。

 

姑且不論蔡政府對或錯,韓國瑜絕對是這一波農產新聞熱潮的最大得利者,畢竟從來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會把農產行銷掛在嘴邊,而他的人格特質也相當符合這樣的形象,所以韓國瑜順理成章地正扮演著這樣的英雄人物,而既然多數人在「觀感上」認為韓國瑜有能力解決農民問題,很自然的,就會聯想那他一定也有能力照顧「底層」民眾。此外,媒體不停地吹捧,搭配上述的「想像力」一直賦予他機會,這股熱潮至今高燒不退,最終形成一股非理性的支持循環。也因此,國民黨長期被貼上「外省、權貴、裙帶關係」這個標籤,多數人都欲藉由韓國瑜來洗白,但黨內真正的「天龍人」,其實對韓國瑜是有所忌憚或不屑,這個矛盾的情緒,必定會隨著總統大選的階進而加大。

 

時間是農產品最大的敵人

 

政治上有成功的機遇是不是就等於經濟能有成功發展?相信多數人仍持觀望態度。不過,這種「英雄式」的宣傳行銷,就經濟學的觀點上,如果韓國瑜喊的是工業或一般商品等,政府配合關稅、檢驗法規鬆綁來達成雙方採購,都是常見的招商方式,沒有太大問題,但今天喊的是農業產品,事情恐怕並不如大家所想的那樣簡單。

 

農產品最大的困難就是在於生產和置放時間,手機被生產出來之後,若沒人買,可以放個一年以上,再沒人買就降價賣,像iphone 6S現在也是有很低的賣價,但農產品可以放上一年兩年嗎?除非是加工副產品,像是罐頭等等,否則就算放冷倉,最長半年也一定要銷毀。時間,一直是農產品最大的敵人。

 

在台灣農產世界裡農人和盤商資訊不對稱

 

除此之外,一般商品的開發,通常最初要經過業主的設計階段,然後進入簽約採購製作、然後監管生產、最後才是業主通路行銷,沒有一個程序會被跳過更換,因為工廠必須在知道規格下才能生產,沒有一間工廠會大量生產來搶市,這樣的關係類似農業契作。但其實台灣農產品多仰賴中間商收購再轉賣,這不同於契作,農人必須自己根據經驗和周遭消息去判斷供需市場,彼此之間形成高度競爭,實務上,價格不好時,農人常心想,那我就薄利多銷,結果導致價格持續下滑;價格高的時候,農人心想,那我要多賣一些多賺一些,結果也導致大量栽種價格下滑,無論何種形式皆容易造成供給過剩的悲劇。也因此,農人和盤商之間有著相當大的資訊不對稱,以致於盤商能利用媒體或是聯合壟斷產生議價空間,也導致市場價格大幅波動。

 

韓的英雄式行銷不是萬靈丹

 

所以,韓國瑜「英雄式」的宣傳行銷有其風險,先不管其中的政治問題,如果中國訂單不是採取真正用心經營的契作關係,也不是出於中國本地市場需求而產生的貿易行為,這些訂單最後都會淪落成盤商喊價的工具。韓國瑜當過北農總經理,不會不知道這些問題,北農阿里山茶葉MOU事件,就是一個活生生典型的例子。中國確實有訂單沒錯,但後來也不了了之,許多茶農抗議要求韓說明到底是盤商混裝,還是茶農混裝?韓國瑜事後也發聲明稿,承認是經銷商的問題。如果再進一步問說,到底貨是從哪些茶農出去,恐怕就是幾家「關係好」的可想有這額外收入。這就是典型農產行銷會遇到的困境,韓國瑜英雄式的行銷,那高雄市政府又有什麼機制來避免日後盤商作價呢?能擔保茶葉MOU的事情不會再發生嗎?

 

再者,農產品的生產方式不像工廠四季都能開工,像西瓜、芒果都有其季節性,部分蔬菜雖然具有彈性,但尚需考量各種氣候因素,外銷蔬果通常輔以冷倉存貨來供應,否則訂單難消化,但站在農民的立場並非這樣考慮,韓國瑜這種接單方式,會導致果菜農產生相當大的預期心理,最後導致搶種的現象發生。這次彰化芭樂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原因就在於盤商收購時,除非對方指定產地品種,且盤商事先告知農家,否則盤商是向各產地收購,特別是能帶來利潤最高的地方優先收購,所以才會產生彰化芭樂農想要搶搭熱潮的現象,最後影響全國芭樂的價格。

 

農產外銷的核心問題在於需結構性改變

 

簡言之,若不是契約合作,農產外銷關鍵問題其實都在於盤商怎麼對待上游供貨農民,當然,盤商也是老百姓,也有供貨的苦惱,這一直是農銷長久以來最大的結構性問題,各國皆是。所以,農業外銷訂單並不是叫賣,它需要進口商和農人之間,直接且長期默契的養成,更需要盤商在運送和包裝上的合作,這樣的訂單對台灣農業發展才有實質幫助和意義。

 

因此,要去評論韓國瑜的各種MOU是否會實現,其實不需要花時間多想,按照中國統戰邏輯,在下半年,這些MOU勢必會百花齊放。反而我們應該思考,這種行銷方式真的對台灣農業健康嗎?如果產、銷之間並沒有完整協調,突兀其來的大量訂單,是很有可能左右國內價格,最後淪為政治操作工具,這才是我們應該要擔心的地方。

 

供需失衡為民進黨流失農業和勞動基層的主因

 

雖然做生意沒有人在嫌訂單少,但農產品是真的很不一樣,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台灣觀光不也是曾被這樣突然的暴利,最後自我毀滅嗎?當然,韓國瑜絕對不會有錯,因為多數選民會很直覺地認為行銷本來就是他市長的職責,做到這樣其實也就夠好了,致於上述說的價格失衡、盤商與農民問題、供給過剩、農藥殘留……等等,這不都是執政黨應該要負責的嗎?即便農委會事後用心用力解釋了,受害農民也都理解了,但政治傷害早就回不去了。

 

因為大多數人對農業都帶有著同情的情感,並且不理解其中商業生態,韓國瑜這一步農業政治經濟學,只會加分很難扣分,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曾算計那麼多,但一旦引起供需失衡問題後,人民的直覺反應就是會如此盲目,這也是為何民進黨會失守整個農業和勞動基層的主要原因。

 

 

(顯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張昱謙
國立政治大學財政所博士班 / 台灣產經建研社研究員
作者文章列表
張昱謙
國立政治大學財政所博士班 / 台灣產經建研社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