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德法聯合議會_合併前哨
2019.04.17
10:58am
/ Jakobus Kaiser
這意味著不僅接受歷史傷痕,還要承擔且接受決定帶來的傷害…比如說,德國燃煤電廠和法國核能電廠是雙邊要求彼此禁止,而現在燃煤與核能的污染相比,看來是燃煤所帶來的傷害比起核能來說是更大的,那麼德國就必須割捨。

 

3月25日的八小時前的巴黎,發布一項重大記者會,德國和法國在本週開始在巴黎將舉行首屆聯合議會開議,首議議長由德國聯邦議院議長蕭伯樂擔任,下次由法國國民議會議長理查費朗擔任,內容是由兩國各派各黨派之50名議員一同討論兩國未來,可沒有決策功能,所有決策將轉移回各自下議院表決或起草,本議會沒有太多剝奪主權內容,而該組織是從亞琛條約而來。

 



締約雙邊更緊密不影響各自主權

 

該條約全名為亞琛一體化與合作條約,不僅在涉外及防務政策之共同科研三軍武器和太空科學外,還有共同建立德法經濟區、增修共同商業法以及加強雙邊發證識別為共同承認,當然也加上兩國訂定共同能源政策,未來涉及到司法、跨境、教育、社福和醫療將成為雙邊共同承認、訂定和修法,使至雙邊更加緊密,但不影響各自主權。

 

本次議會討論是如何改善雙方的緊急問題,例如改善網際網路、數位資訊系統和鐵路運輸系統,兩邊語言學校的歌德學院和法蘭西學院共推文化,使得雙方的利益能一致,未來可以討論更多,使得德法未上歐洲理事會時,就能提前有一致共識,也希望在成員國旋起效仿風潮,實踐多速歐洲的決議,當中也補足了兩國部長會議參與,使之德法會議有三層結構─首腦、部長、議會。

 

接受歷史傷痕相互妥協

 

因此,彼此針鋒相對並不是互相學習,互相妥協才能重新彼此定位。妥協不僅只在外交有共同利益,這意味著不僅接受歷史傷痕,還要承擔且接受決定帶來的傷害,這時就要學著讓步,所以,有些決定是給我們痛苦的。比如說,德國燃煤電廠和法國核能電廠是雙邊要求彼此禁止,而現在燃煤與核能的污染相比,看來是燃煤所帶來的傷害比起核能來說是更大的,那麼德國就必須割捨。雙邊的重大議題除了能在聯合議會討論,日常生活的議題也是可以的。

 

德法雙邊的居住、工作、飲食已經成為一日生活圈,自歐洲經濟共同體成立至今,德法相融已經達到血濃於水,可雙邊的人民在工作仍未獲得解決,比方說,法國幼教老師或褓姆的執照在德國無法執業、德國牙醫卻無法在法國行醫,尤其在邊境往返只要15分鐘的車程的人們,是相當痛苦的,而雙邊如果沒有一個聯合議會就不進一步解決這方面的問題。類似相同的議題,只要透過這樣的來自各領域委員會的議員共組議會,將雙方難題拋出帶回各自議會進行修法,使得雙方法律達到一致,就不須在修條約,這也是亞琛條約的架構提供兩國修法平台。

 

議會語言不限定哪國優先

 

再來法國憲政架構有很大民主缺陷,即總統無須至國會進行國情咨文或接受質詢,甚至國會在修憲的地位和權力都不比總統權力大,不必說相對平等,這方面就必須學德國的議會,是相當能控制行政權力,這是法國要學習,而德國要從法國身上學到的是「愛與包容」,唯有愛與包容才能帶來歐洲的和平,不再只是長期承平而是永久和平,議會語言將不能限制使用哪國語言為優先,而是共同採用。

 

對此,兩國簽約者由兩國眾議院議長簽約,代表雙方的國會同意,兩國關係更加深化,就遭捷克前總統瓦茨拉夫克勞斯認為此約是18、19世紀的秘密外交,這是結合拿破崙和希特勒的歷史政治遺毒,利用歐盟整合歐洲最後成立一個超級大國,國民陣線的瑪麗勒龐也說,這是否意味法國將會放棄聯合國安理五常席次,這部分由蕭伯樂回應說,德國已經準備好在聯合國安理會角色扮演更為重要,這也就是說德國認為聯合應該增加一個常任理事給予歐洲席位,來代表歐洲一直在全球政治之舉足輕重的地位。

 

 

圖片來源:德國聯邦政府官方網站

 

Jakobus Kaiser
專長在國際關係、歐盟架構與對外關係、中美關係史、行銷企劃、商業行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