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我智商157耶,竟然輸給「懂什麼」的510?
2018.09.08
00:14am
/ 放言編輯部
回到一個身為「人」該有的基本態度與素養,赫然發現,柯文哲帶來的是一個把所有人變工具化、毫無人性價值觀的改變。

 

四年前,我們懷著改變終將成真的夢想,把台北市長的那一票,投給了柯文哲,大家口中的「柯P」。

 



 

四年後的現在,我們開始遲疑了,當初的那張選票,是不是真的讓台北這座城市變的更好了?很多人會說,柯文哲終結了藍綠,我們終於有一個國民兩黨以外的選擇,這對台灣是件好事。更多人說,柯文哲沒有傳統政治令人不喜愛的部分,像是私下的利益交換,或是冗長迂腐的官僚思維,就憑這一些,他就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政治人物。

 

柯文哲物化女性辯稱是自己毫不矯作的表現 因吳音寧出現才百口莫辯

 

上面這些優缺點,都是見仁見智,然而如果回到根本,回到一個身為「人」該有的基本態度與素養,赫然發現,柯文哲帶來的是一個把所有人變工具化、毫無人性價值觀的改變。身為一個台大醫院的醫生,我們可以理解,任何一個人在他眼中看起來,都是不同器官與細胞的集合體,或許這是他專業訓練的一部分,卻絕對不是一個地方父母官該有的態度,然而他似乎非常以此為傲,認為這是他可以不受任何世俗政治牽絆影響的優勢,於是乎,認為女生就是去坐櫃台,用不同科別有幾個洞來消遣女性,叫他的下屬「學姐」去陪人吃飯,這些換做別的政治人物一定被批評到死的大沙文主義發言,柯文哲卻用的很開心,說這是他自然不做作的表現,大家都愛。

 

直到大家口中的「510」吳音寧出現,不少人發現,過去那個以消遣女性為樂的柯文哲,終於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尤其是那個骨子裡認為女性不可能強過男性的那一面。在510面前,智商157忽然毫無招架之力,這是柯文哲無法忍受的事,以致於當他連續幾天被問到關於北農改建案時,一提到吳音寧,東一句「媽的」,西一句「我操」,外加一句「我要開始生氣了」,種種表現,讓我不禁回想起我的工作中,每天碰到的家暴受害者,因為每當他們對著我哭訴自己遇到的家庭暴力狀況時,所形容的,跟現在我所看到的柯文哲,竟然是如此的相似?

 

柯文哲失言未道歉反在吳音寧身上貼「新潮流打手」等標籤

 

也許這只是我一個小小社工過多的擔憂,我不是什麼「柯粉」,更不是什麼「柯黑」,我只是一個大學社工相關科系畢業,希望用關懷改變這個社會,關心在這個社會上,和我一樣的女性,因此從事社工行業的小小市民。我不太清楚為什麼長久以來,柯文哲為什麼這麼敵視吳音寧,我也不清楚整個市府團隊似乎都把吳音寧當成敵人,也許兩邊都有問題,或許柯文哲就是討厭吳音寧,但以我們當社工的觀察角度來說,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講,非得要用這種強烈情緒性的字眼,來公開羞辱一位女性呢?何況依照新聞所述,之前說吳音寧都沒有參與開會就把方案拿出來,這件事情根本就是假的啊!而柯文哲似乎沒有要道歉的的樣子,還要繼續把吳音寧貼上「新潮流」、「民進黨打手」的標籤,繼續攻擊,繼續羞辱,這是對的嗎?

 

我還記得柯文哲四年前告訴我們,「政治沒那麼困難,就是找回良心而已」,讓我們很感動,四年以來,我們始終期盼著這個城市,可以真正成為一個有「良心」的城市,然而到了現在,我們還看不到「良心」在哪裡,特別以柯文哲現在這樣的高人氣,會帶給多少人這種職場上對女性職員的不良示範,我實在不敢想。

 

這一次我們或許不會去投票了,也許要讓「改變成真」,本來就不該期待任何一個人吧。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