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台灣民眾反對議員配合款嗎?(上)
2018.09.15
00:03am
文 / 王宏恩
問卷中很直接地問了這三都的選民這個問題:「整體來說,請問您同不同意:市議員要有建設預算相關額度的建議權,也就是議員配合款?」但光從民調結果來看,台灣民眾對於議員配合款的態度整體來說,是支持跟反對相當的,而且反對的聲浪並不強烈,也並沒有黨派之分。

 

文/王宏恩

 

在上個月各路參選人登記時,一群零時政府g0v的工程師們開了記者會,宣布他們從2014年就開始籌備的縣市議員投票指南網站正式上線。這個網站結合了數個資料庫跟無數的資料清理工作,整理了每一位現任縣市議員的出席、投票、提案、得票、政治獻金等資料。這群工程師們希望可以透過資料整理,讓選民多一份投票選擇時的資訊。

 



 

工程師挖出資料議員配合款排名出爐 上榜議員不想被貼標籤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功能,是這網站提供了每一位議員的「議員配合款」資料,根據網站架設者的說明,這個資料是整合自各地縣市議會(除了桃園市沒資料以外)的每一個議員建議縣市政府的預算提案。點開內容,裡面大多是各地議員建議在哪裡鋪馬路、裝路燈、拓寬,一些活動與教育補助等等。而在許多縣市議會,議長跟副議長分別有相較於其他議員四倍與兩倍的議員配合款。這個資訊與排名一出爐,立刻引發部分上榜議員不滿,痛斥資訊偏頗或不全。

 

工程師們挖出資料,以及上榜議員痛斥不滿,雙方背後的想法是接近的:議員配合款被認為是一個不好的東西,所以工程師想找出來,而議員不想被貼標籤。而事實上,議員配合款也早被監察院糾正,許多在這之下的弊案與回扣案也早已判刑,但實務上這仍是地方議會的常態,也解釋了許多議員們選議長甚至不惜賄選的動機。

 

學術界與法界對於這個問題也已經開始資料收集與探討,尤其在政治獻金與競選支出等相關議題上有所著墨。就最基本的憲政分權制衡來說,議員只能砍預算,「不得為增加預算之決議」,議員配合款很顯然是球員兼裁判。

 

那麼,問題就來了:民眾真的反對議員配合款嗎?假如民眾真的不喜歡議員配合款,那這些工程師努力的資訊公開才能真的達到良幣驅逐劣幣的效果吧?

 

民眾對議員配合款反對聲浪無黨派之分的不強烈 

  

在4年前的地方選舉後,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TEDS在台北市、台中市、與高雄市都進行了超過一千位民眾的面對面問卷訪談,研究結果也都公開在TEDS的學術網站上。在問卷中,就很直接地問了這三都的選民這個問題:「整體來說,請問您同不同意:市議員要有建設預算相關額度的建議權,也就是議員配合款?」

 

但光從民調結果來看,我的g0v開放政府工程師朋友們可能要失望了,台灣民眾對於議員配合款的態度整體來說,是支持跟反對相當的,而且反對的聲浪並不強烈,也並沒有黨派之分。

 

先從4年前一路熱鬧到今年選舉的台北市來說吧!台北市的受訪者中,支持議員配合款的比例為41%、反對的為42%、剩下17%回答不知道。其中,強烈支持的民眾佔了5%、強烈反對的佔了9%,較於其他政策來說,台北市民在這議題上的立場並不極端也不強烈。

 

柯文哲公開反對「議員配合款」 沒有成為選民投票的決定因素

 

更有趣的地方來了,這些人投給誰?當初反建制、推動公開透明的柯文哲,他也曾經針對「議員配合款」公開表示反對,理論上可以吸引到更多反對議員配合款的支持者,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

 

在前面提及那四成反對議員配合款的選民裡,投給柯文哲的比例是51%、投給連勝文是27%。而另外四成支持議員配合款的台北選民裡,投給柯文哲的比例是52%、投給連勝文是26%。使用統計學的卡方檢定檢測之後,可發現議員配合款並沒有成為決定選民投票的因素。

 

假如在4年前的柯文哲旋風當中,議員配合款都沒有成為選戰討論的主軸,那4年之後的今天又會有效果嗎?在問這問題之前,我們先跨過淡水河,在下周專欄中看看台中與高雄選民怎麼想以及怎麼投,會讓我們對這議題的選民態度有更全面的理解。

 

 

(合成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