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專訪: 篤定參選 連任 時力立委洪慈庸媽媽經不停口:「工作忙碌更對孩子充滿愧歉感」
2019.04.26
18:04pm
/ 放言編輯部 蘇穩中
力挺關注年輕人的總統候選人,洪慈庸受訪指出,年輕人在現行社會體制下真的很困難,因為要讓他們看見未來,勢必要得罪很多既得利益團體,誰有勇氣改革,我就支持。

 

以素人立委身分投入政壇的洪慈庸,喜歡大家叫她「洪姐姐」,有很多軍中好朋友的她,婚訊如同她的當選,也一度吸引全國目光。2020大選即將來臨,儘管在2019年的盛夏之前,洪慈庸參選一直沒有得到正式的宣布,但她已經擁有了自己可愛的小寶貝。對於參不參選,《放言》有幸揭開這個秘密,洪慈庸親口證實,她確定角逐連任,爭取時代力量的提名;被問及獨派拱黃國昌挑戰總統大位議題,洪慈庸表示,國昌有他獨特的優勢,獨派想拱他出來選,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現階段黨的量能還不夠支持這樣的候選人,「或許他的近程是選市長,然後再選總統,這也是有可能的…」。少有人像洪慈庸的人生轉變如此大,她平靜地說,每天都是挑戰,自己也成長很多。當上媽媽後,洪慈庸訴說著對台灣整體的擔心,也讓她憂心孩子的未來,至今忙碌的工作更對孩子充滿愧歉感。

 



當立委無法扮演稱職媽媽 洪慈庸:對小孩有愧歉感

 

問:您剛當上母親,當媽媽後,請問委員您面對公共議題觀點的心態是否有變?母親和立委、妻子的角色有沒有衝突?來台北立院開會時,會想著小朋友嗎?

 

答:現在年輕人普遍對台灣整體局勢,像是主權、經濟都很擔憂,我有了小孩、當了媽媽後,會擔心小孩的未來生長環境、享有民主自由會不會有甚麼改變,有了下一代,我的擔憂感變多了。

 

生小孩後,工作時間還是很專注在工作,坐月子結束回來上班這一兩週,對小孩其實有點愧疚感,現在是我媽媽幫忙帶小孩,我跟冠廷沒辦法有較多時間陪小孩,有時還會向我媽關心一下小朋友狀況好不好,「說實在話,我是一個很不稱職的媽媽,比一般職業婦女還沒辦法照顧小孩,會有一種愧歉的感覺」。

 

不過,給爸媽帶小孩也有點擔心他們太勞累,畢竟他們上了年紀,但他們還是得幫忙帶,因為我覺得送托嬰不放心,我有休息就會關心小孩的狀況。

 

至於當媽媽後,「面對公共議題的觀點的初衷其實都一樣,4年前會出來選是覺得時代力量需要年輕人,為了台灣未來、青年參政而建立一個平台,這個初衷從4年到現在都一樣」。

 

證實想連任 洪慈庸:積極爭取時代力量的提名

 

問:請問委員您有打算再次參選下屆立委選舉嗎?是否將代表時代力量參選?

 

答:現在各黨都非常混亂,時代力量目前也積極討論提名機制,我會繼續堅持現在做的事,然後將它做到一個階段。「基本上沒有意外的話,我還是會積極爭取時代力量的提名」。

 

問:若不是代表時力,外界看您跟民進黨關係良好,問假設的問題,您會代表披上民進黨戰袍出征嗎?

 

答:其實這個事情都有人一直在問,我都說從來不是我的選項,因為我參選是對於青年從政要建立一個平台,這是我出來參選的主要原因,這個理由從4年前到現在並沒有改變,「代表民進黨參選這個問題,從來也不是我的選項」。

 

擔任立委4年人生變化大 洪慈庸:現在每天都是挑戰

 

問:您以素人參政,這幾年來獲得全國矚目,請問委員您有沒有覺得這幾年經歷的事情,比這一輩子經歷的事情還多?您有何感觸呢?

 

答:立委的工作看得東西比以前還多,接觸的人也多,遇到的事情也不太一樣,沒有過去那麼單純、簡單。這4年來,人生經歷很多的變化,尤其歷經了一些事情,我覺得這幾年的挑戰真的比過去2、30年還要來得多,可說「每天幾乎都是挑戰」,對於關心國家政策、社會議題,我的成長也增加很多。

 

記得第一次質詢就是相當大的挑戰,那時面對的是,可能是我年紀兩倍的部長,領域知識更是我的N倍,站在質詢台怎麼監督質詢,其實就是很大的挑戰;在地方上,讓選民滿意也很難拿捏,因為選民會覺得我應該甚麼都可以做,可是民意代表也是人,職權範圍有限,很難做到每個人都滿意,要讓選民可以接受我的服務,其實也是挑戰。

 

「我當然沒辦法跟資深、專業的委員比,像國昌的專業,我沒辦法更他比,還好我這4年,一路走到這裡,我覺得至少有做到一定的水準」。

 

獨派拱黃國昌選總統 洪慈庸:小黨量能不夠支持他

 

問:時代力量前主席黃國昌被獨派拱選總統,以您這幾年對黃國昌的觀察,請問委員您對於黃國昌被推出來有何看法?黃國昌選總統優勢是?

 

答:在時代力量裡面,要講專業度,沒有人可以比得過國昌,他說話條理非常分明,群眾聽他講話很容易捕捉到重點,會被他說服。他也很有群眾魅力,我覺得現在選民需要被說服為何要支持我們,國昌有他獨特的優勢,獨派想拱他出來選,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們回過頭來看,畢竟我們是小黨,在立院席次不多,還沒辦法產生關鍵的力量,當然黨未來成長到某個階段,或許可以推自己的總統候選人,不過現在即使國昌是一個不錯的人選,但黨的量能還不夠支持這樣的候選人,「或許他的近程是選市長,然後再選總統,這也是有可能的,我不曉得國昌有沒有想要選總統,我覺得他有自己的步驟安排。」

 

問:郭台銘日前赴板橋慈惠宮媽祖廟參拜,說「媽祖託夢叫我出來」、「我會遵照指示」,稍後宣布參選國民黨總統初選。請問委員您認為這類「託夢指示」有何看法?

 

答:這種信仰我非常尊重,畢竟這是台灣的民俗,以一個公眾人物來說,媽祖託夢給他,並沒有講他要做甚麼事情,其實可以放在心裡面。「我覺得每一個公眾人物都有使命,神尊託夢給公眾人物、或政治人物被比喻成甚麼神尊,這些都不是很重要的重點,我認為公眾人物為人民帶來甚麼,這比較重要」。

 

郭台銘參選總統,要跟大家交代他要做甚麼事情,是比較重要。他應該要對社會有些責任、想法,怎麼改變社會,我覺得這些是他比較需要跟國人清楚表達的。

 

憂盧秀燕縮小建設 洪慈庸:我選區的公開行程幾乎沒看過市長參加

 

問:台中市長盧秀燕上任至今,委員您一直多所批評,可否對於盧秀燕施政至今,有沒有一個較為整體的評論?

 

答:我覺得市民對盧市長的感受,可能會覺得台中市沒有大突破,口號還是比較多。很多縣市長在就職100天以內,為了力求表現會做出一些政績,盧市長比起林佳龍市長任內,並沒有比較不同的政策,也沒看到比較具體的施政方向跟政績,比如檢驗她空汙的政見,事實證明換了市長,空氣也沒有換新,除了罰中火,防治空汙作為好像沒有比較具體的政策。

 

除此之外,她上任後有些發言會讓大家蠻擔憂的,不管是山手線,她沒有掌握整個狀況就做了那些發言,會讓人覺得她不清楚台中市現在的政策進展,從山手線議題看出她比較重視市區捷運,對於郊區的重視會比較低一點。我的選民很擔心,新的市長是不是又開始不愛他們,我也對她還蠻擔心的,也不是我擔心,是很多台中市民都非常擔心。

 

台中市已成台灣第二大城,發展非常的重要,應該要讓每一個在台中生活的居民,都可以有一樣的生活水準。盧市長上任後,我幾乎沒有在我的選區公開行程遇到她,只有在台1線跟74線道交流道銜接典禮遇過一次。以前每週大概可以遇到林佳龍市長1、2次,盧秀燕現在連人都不來了,我很擔心換了一個市區出身的市長,原縣區的建設會不會縮小。

 

我要呼籲盧市長多注意我們區域,宮廟露露臉這種行程意義不大,她讓選民知道她要做甚麼事情,大家很期待她的到來,但目前看不出她在我的選區有甚麼積極作為。

 

問:委員您怎麼看民進黨內的蔡賴之爭?如果時力沒推出總統候選人,您會支持民進黨的哪位人選?

 

答:時代力量不會評論他黨的初選、要支持或反對誰,只有靜待他們產出一位候選人,接下來我們如果沒有自己提人選,當然就會看國民黨、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理念、未來政見,再去做後續支持誰的動作。

 

現在只針對人選要推出的政見做些評論,不過我期待將來的總統候選人,是一位真心關注年輕人未來、政策上支持年輕人的候選人,年輕人在現行社會體制下真的很困難,因為要讓他們看見未來,勢必要得罪很多既得利益團體,誰有勇氣改革,我就支持。

 

一隻掃把戰到底 洪慈庸:也會尋求民進黨基層最大支持

 

問:您的國民黨對手將是現任台中市副市長楊瓊瓔,請問委員您若確定參選,怎麼看自己的選情?有信心贏得連任嗎?

 

答:我面臨的每一役戰爭都很困難,我們也評估這次選舉不會是輕鬆的選舉,4年前跟4年後的困難還是沒有改變,不管怎樣,「我們的精神,就是一隻掃把也要戰到底,我們還是會跟4年前一樣,用最辛苦方式去打這一仗。」

 

我知道民進黨在我的選區正式提名人選之前,還會有一些變化,我只能期待黨對黨之間的協商趕快開始,推出一個能夠勝選的候選人,「民進黨如果確定不徵召,我也會尋求民進黨基層最大的支持,我會盡力去爭取」。

 

推動軍中人權不遺餘力 洪慈庸笑稱:辦公室已成1985專線室

 

問:請委員您簡單談談您這屆立委的成績?如果您順利連任立委,未來想推動什麼法案?

 

答:我們上任以來,將醫師納入勞基法、基本工資提升、職安保障等,還有之前推動的違法雇主查詢系統,花了非常多的心力,我們希望建立對年輕人較友善的環境,讓勞方的聲音能夠被展現出來,因為有洪慈庸的加入,其實這些聲音是有被聽到的,也影響了社會的討論,然後讓它慢慢往前進。

 

在空氣汙染防範這一塊,我也推動中火、公營事業降載機制,這是我進到立法院協調後,形成的機制;還有推動空汙微型測站、鍋爐汰換等,我們都有在中央努力防治空汙。

 

此外,我也推動修法,讓軍官退役先付出一些成本後,可以順利離開軍中。「我覺得我的辦公室就像1985專線辦公室(笑),軍中有任何侵害人權、不公平的事情,很多軍中朋友會來找我尋求解決。」

 

未來將持續推動《軍冤條例》,協助軍中舊冤案能重啟調查。很欣慰的是,現在法案有點進展,我在上上週與羅秉成政委有討論草案如何調整,不過本會期沒處理,下會期因預算會期會更難推動。如果能連任,我還是會將這個法案當作重點,希望讓它通過。另外,我已經化身年輕媽媽,未來會更關注環境、校園與婦幼法案。

 

 

顯圖由洪慈庸國會辦公室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