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承擔化解生前紛擾,蘇啟誠死諫匿名攻擊!台大教授蘇宏達仍趁勢發動政治鬥爭
2018.09.17
19:45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認真、盡責的蘇啟誠去世前遭受中國假新聞及台灣網路不實聲浪連番攻擊,如今輕生原因只能多方拼湊。但就在此時,竟還有人趁勢發動政治攻擊,一則名為「一個台灣外交官的痛心告白 誰殺了我們的外交官?」的匿名訊息,歸咎於外交部長官及執政民進黨。

 

文/放言編輯部資深編輯 黨一馨

 

14日駐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輕生,究竟壓斷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來自「假新聞」、鄉民謾罵還是高層?律師張雅孝提到,蘇啟誠輕生前想討論匿名攻擊與騷擾;台籍醫生王輝生亦曾與蘇啟誠頻繁通信,對於王輝生表示國人不分青紅皂白苛責駐日官員有欠公允,蘇啟誠回應以:「所言甚是,同感,但沒人聽進去。」,令人不勝唏噓。遺憾的是,蘇啟誠死諫,仍有人士運用不實資訊發動政治鬥爭。

 



 

中國假新聞、台灣假消息夾攻重創駐大阪辦事處長

 

9月初燕子颱風重創日本,孤懸海外的關西機場淹水、道路封閉,短時間內機場成孤島,造成數千乘客滯留。當時,中國自媒體即迅速製造「假新聞」,指中國外交人員迅速組織專車讓中國人可以優先離開,這則未經證實的消息,竟連中國正規媒體也予以引用。

 

除來自中國假消息,當時還有一篇來自台灣PTT的PO文重創蘇啟誠,這篇PO文內容提及,打電話請外交人員協助幫忙,態度很不佳,讓他很心寒;中國派車到關西機場接陸客,可以說來自中國的假新聞、台灣假消息夾攻重創蘇啟誠。這篇PO文6日發表後,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就被大批遊客灌入「1顆星」負評,雖這些資訊事後都被證實是假消息,但隨之而來的抹黑謾罵已無從止息。

 

其實事後有網友查原PO IP,發現他人在東京,怎麼會看到中國在關西派車接人的情形,令人質疑原PO發文動機不單純。14日深夜,批踢踢實業坊(PTT)公告:「因浮濫註冊情況日趨嚴重」,自即日起暫停受理申請新帳號。

 

輕生不盡然導因於網友的謾罵攻擊?台大蘇宏達教授趁勢發起政治鬥爭

 

但亦有消息指出,蘇啟誠會選擇輕生,不盡然導因於網友的謾罵與攻擊,原本應該支持蘇啟誠的高層沒有給予足夠理解,反在第一時間就先對外宣布認錯、要檢討,也是導致憾事發生的原因之一。

 

認真、盡責的蘇啟誠,去世前遭受中國假新聞及台灣網路的不實聲浪連番攻擊,如今他的輕生原因只能多方拼湊。但就在此時,竟還有人趁勢發動政治攻擊,就在蘇啟誠輕生消息傳出後不到幾個小時,網路上突出現一則名為「一個台灣外交官的痛心告白 誰殺了我們的外交官?」的匿名訊息,歸咎於外交部長官及執政民進黨。文中指出民進黨上台後大幅撤換職業外交官,改派民進黨政治人物或其子女,不必經過外交特考,且都派駐在「好山好水的城市」。

 

這位自稱為現任外交人員並匿名的作者,其實是台大的蘇宏達教授,隨後他也默默刪改現任外交人員的字樣。但事實上,政府派任外交官本依照「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規範,名單亦是公開訊息,蔡總統上任至今,特任17名大使或代表,其中非出身文官體系者8人,8人並都曾任政府要職。蘇啟昌死諫後,竟還有人士趁機發起政治鬥爭,令人不勝唏噓。

 

張雅孝:蘇啟誠生前表示遭受不明人士攻擊沒有提到遭外交部施壓

 

根據律師張雅孝提供消息指出,蘇啟誠輕生前一晚曾與他約隔日見面,由於張雅孝當日有要事在身,蘇啟誠一共致電4次,最後確認隔日見面討論。張雅孝表示,蘇啟誠一直遭受不明人士攻擊,蘇啟認為與放出假新聞者是同一人(但打電話騷擾的是男性、寫文章的是女性)。

 

14日當日9點50分張雅孝致電辦事處,卻發現蘇啟誠並未出勤,下午1點即傳出不幸消息。張雅孝表示,蘇啟誠希望張雅孝調查近日來不斷對他騷擾和攻擊的人。至於有聲浪指出,謝長廷施壓或外交部施壓,張雅孝則表示蘇啟誠並沒有對他提到這方面。張雅孝表示,北海道發生地震後,東京的謝長廷代表專心去處理北海道,蘇啟誠則處理關西,兩人分工得宜。

 

而曾與蘇啟誠書信往來的在日台籍醫生王輝生,又拼湊出了更多的細節,在他們的信件往返中,蘇啟誠輕生前2天仍掛念駐日代表謝長廷,認為自己「處置不當,連累謝大使,罪過。」

 

王輝生接獲蘇啟誠最後隻字片語:「沒人聽進去。」

 

京都大學醫學博士王輝生旅居日本40年,他所在地點也在災區,因而非常了解當地狀況。本月10日王輝生便把在媒體發表的文章《風波中的真相》寄給蘇啟誠,這篇文章的主旨是希望替蘇啟誠申冤,文章中提到一些具體、客觀的事證及資訊:

 

  1. 9月4日關西空港全面封鎖而不能進出,當天送走7800人其中包括1012名中國人,機場巴士是由關西空港主動免費提供而非中國領事館派遣而來,而且只送出人不迎進人,中國不可能派車進入機場去接人。
  2. 台灣團客因已預知空港將關閉而不入,大都是自由客而且才32人,台灣駐日官方無從事先掌握。
  3. 台灣駐日單位,由廣島到名古屋的関西地區是屬於『台北駐大阪辦事處』轄區;名古屋以東的關東地區屬於『台北駐日代表處』,故關西地區若有突發急事,求助單位應該是『台北駐大阪辦事處』,滯留關西機場的台灣自由客32人無從掌握其行蹤,即便謝長廷由東京親臨現場也無濟於事。

 

當時蘇啟誠讀了信件,有回信給王輝生,他想確認:「請教王博士,台灣自由客人數來源是那裡? 蘇啟誠」當時王輝生回覆,他是根據《關西空港》報導。

 

11日,王輝生又傳了一封《同遭災難同受委曲不同迴響》給蘇啟誠,內文中提及:日本沒有政客敢見獵心喜的大發其政治財,但人手不足的台灣駐日代表處(駐北海道只有2人)遭受池魚之殃;地震後隔天9月7日(6日北海道所有空港封閉),謝長廷增派二名職員前往北海道支援,也親赴札幌坐鎮指揮,於8日調動華航三班、長榮航空二班,將滯留的國人1500人,全數由剛復航的札幌新千歲空港送回臺灣,不眠不休為國人排紛解難,卻仍遭謠言所困;當時的北海道慘不忍睹,全域斷電斷航、鐵道運輸停擺,駐北海道辦事處只有兩名職員,遠在台灣的國人不分青紅皂白、迫不及待的苛責駐日官員,似有欠公允。

 

12日上午,蘇啟誠即回信給王輝生,第一封為8時42分,寫道:「處置不當,連累謝大使,罪過」,隔了2分鐘又回一封:「所言甚是,同感,但沒人聽進去。」這段隻字片語,竟是蘇啟誠與王輝生的最後互動,14日上午蘇啟誠輕生,對於這樣的結果,王輝生深感悲慟。

 

蘇啟誠家人已於14日晚間趕到大阪,在駐日代表謝長廷和辦事處人員協助下,將大體從豐中警察署運送到豐中市桃山台車站附近的一家葬儀會館安置,搭車前往葬儀會館前,蘇啟誠夫人向駐守在官邸前的媒體記者連聲說了「謝謝」。

 

蘇啟誠的親人與佛光山關係深厚,大阪佛光會的監院妙崇法師法師等人也受邀前往葬儀會館助念與關懷。佛光山的法師亦曾與蘇啟誠接觸,法師提到蘇處長生前對佛光會協助很多,是上等的好人,一切紛擾都由自己承擔化解,希望他能安心的離開人世。

 

 

(圖片來源:蘇啟誠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