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傑足先登
放.高論
傑足先登
【傑足先登】台灣要認真和假新聞作戰
2018.09.18
02:41am
/ 梁文傑
網路戰爭不是無稽之談,我們不需要回到過去有新聞局的時代,更無法像中共那樣全面管控媒體和網路,但我們也不該天真的相信「民主的問題只能用更多的民主來治療」。

 

文/梁文傑

 

在今年五月剛播畢的美國影集《國土安全》第七季中,有一段俄國特務製造假新聞引發美國警方與極右派份子火拼造成數百人死亡的劇情。《國土安全》反映的是近兩年來眾所矚目的俄國情報部門及「劍橋分析公司」利用社群網站影響美國民意和大選的事件。誰也想不到這種劇情居然活生生就發生在台灣,先是有人偽稱是雲豹裝甲車的駕駛來攻擊蔡英文,現在又有假新聞真的害死了一名駐日外交官。

 



 

駐日大阪處長蘇啟誠是死於兩條假新聞。第一條說關西機場關閉當天,中國大使館派車來接中國旅客,而台灣民眾被要求要說自己是中國人才能上車。第二條是PTT一名網友的貼文稱,他在凌晨12點打去大阪代表處詢問是否能幫忙找住處,沒想到對方訕笑一下說:「請問我能幫你什麼?你要住哪裡是你們的選擇,我要怎麼幫你找住宿?」。最後呼籲大家「去盯一下,駐日辦事處到底在搞什麼東西吧。」

 

第一條新聞沒有多久就被證實是中國「觀察者網」所發的假新聞,隨之起舞的國民黨人士和電視台名嘴都被打臉打到鼻青臉腫。第二條PTT貼文的殺傷力更大。貼文者有沒有真的打過電話都不確定,即使有,對話內容也是掐頭去尾,有可能是他自己提出無理要求被拒,他卻主觀的聲稱代表處人員就是態度冷淡不肯幫忙。這則連「爆料」都算不上的貼文經由多家媒體轉載和報導後,立刻引來無數網友「公幹」謝長廷和外交部。而外交部居然也在9月6日發出新聞稿表示,外交部認為站在第一線同仁確應更有同理心,協助我國人遇緊急狀況處境,已要求駐日代表處「嚴肅檢討」。

 

據理反駁只會讓火越燒越大  不如忍過一時冷嘲熱諷

 

外交部應該是想息事寧人,但外交部也沒有做錯。因為過去多次案例都顯示,當「鄉民的正義」正在興頭上時,據理反駁只會讓火越燒越大,不如先忍過一時冷嘲熱諷,甚至先道歉,等風頭過了再說。但這種壓力並不是人人都可承受。不過兩個月前,屏東縣長潘孟安在面對公勇路拓寬案時,也是只因為有人「懷疑」縣府想強拆未同意戶就被網路瘋狂批評,還造就了一個「蔣月惠現象」。但潘孟安是身經百戰頂得住風向的政治人物,蘇啟誠卻是初任處長想把事情做好的公務員,兩者抗壓性不可同日而語。據旅日僑務委員張雅孝透露,蘇啟誠輕生前一天曾多次致電希望他能夠協助調查到底是誰打電話到大阪辦事處。蘇啟誠也懷疑打電話者的口音可能就是散布中國大使館派巴士接受困旅客「假新聞」的人。

 

顯然,蘇啟誠對「被迫認錯」一事耿耿於懷,他想找到真相向國人解釋,卻等不及找到真相就先行輕生。

 

應有一套完善的國家安全法律機制  對抗假新聞的民意操弄

 

我們要怪什麼呢?首先當然要怪假新聞的製造者。很多人懷疑製造者來自中共,其動機一如《國土安全》中的俄國特務,這個可能性相當高。但假如台灣沒有不知查證只會有稿就登的媒體、沒有如鯊魚般嗜血的政客和名嘴、沒有自以為在伸張正義的網路酸民,中共製造的假新聞也就無可用武之地。而按照台灣現行法制,我們並沒有任何法律和任何單位能處理這些問題。台灣只有一個NCC,只能管電視內容有沒有色情、暴力或為特定商品宣傳等小問題,對於媒體不負責任的報導內容和網路平台的假新聞和瘋狂霸凌現象完全無能為力。

  

我們不需要回到過去有新聞局的時代,更無法像中共那樣全面管控媒體和網路,但我們也不該天真的相信「民主的問題只能用更多的民主來治療」。我們應該像美國現在傾全部情治單位之力調查俄國如何影響美國民意那樣,認真對待可能來自中共的民意操弄。我們要有一套更完善的國家安全法律機制,而不能再單純用誹謗、妨害名譽等輕罪來對待。對於媒體和網路平台,我們也要有比NCC更強的專責監督單位。

 

網路戰爭不是無稽之談,十月份的《外交事務》期刊即以專題六篇文章討論如何和假新聞作戰以免對民主制度造成傷害。以台灣面對的敵人之強大,又哪有本錢假裝天下太平無事?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梁文傑
民進黨現任台北市議員(中山、大同區)。台大政研所碩士、曾就讀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班。 翻譯過數本外文書籍,最新譯作為《中東心臟:沙烏地阿拉伯的人民、宗教,歷史與未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