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民主制度要與時俱進
2019.04.30
15:49pm
/ 洪耀南
初選的方法應順應時代的變遷與大環境的變化。例如黨內初選,市話與手機的持有率,已與八年前不同;也因此,在民調的採樣上也應有所改變,才能達到真正實質上的公平。

 

先聲明我是主張『初選』,以下評論,不是要為某人量身定做,或企圖想改變遊戲規則。現行的初選制度已經產生一些『僵局』或不合時宜,我們卻被迫接受,且不能討論或進行補正,就是反『反民主派』這才是可笑的地方。

 



初選辦法應隨著大環境而彈性調整

 

民主進步黨可貴的地方,就是民主初選制度,這套民主初選制度,讓民進黨可以吸納更多人才,在公平公開的競爭,且這套制度與時俱進,從最早的幹部評鑑,幹部評鑑+黨員投票,全黨員投票,後來的黨員投票+民調,至變成全民調,這變動過程,就是為了增加擴大參與,讓更多選民在選出階段能表達意見。

 

另一個是民進黨的靈活,每次大選前,因應當次大選,提出初選修正版本,如1995年首次總統提名採取全美式初選,1999年全代會為陳水扁取消『二擇一條款』民進黨贏得首次總統大選。但2018年敗選之後,民進黨還沒有走出敗選的陰影,在公佈初選之前未能修正符合2020年大環境變動下的初選辦法,就匆促啟動初選。

 

2020年的提名辦法是2011年修正,至今過了八年,當年因為馬英九是現任總統,辦法明文規定,總統初選全民調『僅』能採對比式,如今朝野易位,在野總統人選尚未產生,依照當下民調規範,違反主條文規定,但任何和討論容易被打入反民主與要徵召現任等等陰謀論。雖然主條文後有補充說明,可以協調設定對手,如協調不成,採取互比式,但說明明顯違反條文主文內容『僅』採對比式。其次對比採取主要對手政黨,如今形式也改變,主要對手以外柯文哲參選是否也要納入?

 

網路普及間接的影響民調的取樣

 

過去全民調,主要是擴大社會面參與,民調採取市話為抽樣對象,但情況在2014年發生變化,台灣電信實施4G環境,免費通訊軟體因應而生,現在普遍採取FB、LINE、WeChat、Telegram、Signal等等未通話軟體,加速市話的消失,降低手機的門號的對打。2017年的調查『唯手機族』就已經超過三成。總統大選採取用手機抽樣調查其實也行之有年,技術上不是問題,也不會只偏向年輕或都會地區,樣本設定依然可以分配各縣市,大大降低一些年齡層因為調查樣本少,加權的權值變大。況這些手機族選民,正是影響2020年最大變數。

 

賴清德前院長也講,民主是人民作主,讓更多人民參與的初選民主,應該是更多人可以接受。但黨中央顯然沒有因應外在環境的變遷,提出初選辦法的修正,如今進入初選階段,當然不宜招開全代會修正,但在執行細則上可以透過中常會及中執會補正。

 

民調應達到實質上的公平

 

對比式是現行規定,而納入手機調查,是反映民意,不能把手機族拒於門外,難道2020大選,我們不要這些手機族的選票嗎?由部分選民決定的民調,當然被會指為不公平,這樣的民調當然不是真正的民主,不公平的民調不可能有真正的團結。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洪耀南
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執行長、智慧交易所執行長、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TANFREL)理事長、亞洲自由民主選舉觀察組織(ANFREL)國際觀察員、台泰國會議員友好協會秘書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