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泛藍在21世紀的民主台灣還在搞文字獄
2021.07.20
10:07am
/ 林維治
中國人是不追求真理、真相,對權勢崇拜的民族。

 

想當官,無所不用其極,買官、買票、威脅、利誘、謠言、黑函等,花招百出。官大學問大,向長官表忠,才能吃香喝辣。長官永遠都是對的,真理、真相永遠都站在長官這一邊。批評長官或與長官意見相背,就是與自己的前途過不去。長官的對手,就是自己的敵人,管他是才德賢士或中流砥柱,長官一發起攻擊口令,不管真理、真相,就是要如忠犬一般,賣力演出。長官交辦事務,不辨是非對錯,就是要唯命是從。每個人看似各為其主,其實是各為其利。

 



國民黨對文字的汙名化

 

孔、孟思想掛嘴邊,厚黑、利己當聖經。不只對人是如此,對文字、語言也是如此。要鬥倒敵人,就是要往他身上潑汙,讓他發臭,就不攻自破。連敵人用的文字、說的話語也可以抹黑、醜化。嘴巴發臭,代表身體已臭,身敗名裂後,就可輕易讓敵人從眼前消失。

 

從過去的「民進黨有派系之說」,到最近的「校正回歸」、「微解封」,都是對文字、語言汙名化。國民黨把中華文化的厚黑精髓帶到台灣,台灣人也難免感染惡習而深受拖累,有時甚至隨之起舞。

 

派系、校正回歸、微解封等名詞,並沒有明確的定義,只具概念性的意涵,甚至有些還可歸類為自創式的用詞。但在有心人的操作及輿論的公審下,卻可成為被押至刑場、罪不可赦的呈堂供證。21世紀民主、自由的台灣,竟然還有政黨、團體在推行中國封建式的文字獄。

 

世界上沒有任何兩個個體,會具有完全相同的理念及價值追求。即使是具有心電感應的同卵雙胞胎,或是感情再怎麼好的家人也不例外。因此,若不同派系是隱含不同的理念與價值追求,那麼,家庭中也會有爸爸派、媽媽派、及兒女派,這是人性也是真理,無可厚非。一個黨沒有派系名稱,並不就代表,這個黨沒有派系的事實。該關注及檢討的是,派系的所作所為,而不是汙名化派系這個名詞。

 

追求公義與真理,面對再大的權勢也不為所動

 

追求公義、追求真理,就是要把理想性提高,把格局拉大,不被外在形式所蒙蔽,面對再大的權勢,也不為所動。本人曾經做過一件,所服務的醫院成立五十幾年來,應該是前無古人,但我希望後有來者,基層員工敢做的事。

 

約在前後5年之內,我陸續具名寫了三次院長信箱,為職場上的弱勢爭取權益,院長還是丟給單位主管處理。各位用膝蓋想也知道,單位主管若處理得好,我怎麼會越級報告呢?何況單位主管的處理過程,我都有在院長信箱中據實以報。我後來到市府勞動局投訴,指名我要見的兩位高專,勞動局說,高專會帶律師來,我也可找律師。

 

本人是自己前往指定場所,單獨面對高專、律師及數位高級主管的情況下,還能據理力爭,為職場弱勢爭取到應有的權益。甚至在管理作風嚴厲出了名的高專,在談到最後,還當著我的面承認說,他對此事有所疏忽。

 

校正回歸也是一樣,這只是一個在檢驗量能尚未到位、又要兼顧確診數據可靠性的權宜之策。但在有心人的慣用伎倆下,淪為政治鬥爭工具,而成為負面性的名詞。微解封更是如此,我實在看不出「微解封」及「適度的寬鬆調整」除了字面不同之外,有何衝突之處?

 

柯文哲批評飛航改為3+11的檢疫政策一定錯,是這樣嗎?

 

「至少隔離14天,避開確診後的傳染週期,才是經過國際認證的定理」,至於前段的居家幾天,及後段的自主管理幾天,本來就是屬於可調控的彈性範圍內。也就是說,3+11,4+10,5+9,或6+8是各有利弊的選擇,沒有對與錯,可隨實際狀況調整。

 

更何況當時疫情並未爆發,考量到航空公司飛行人力吃緊,及飛行人員身心狀況的滾動式調整之策,竟也被口誅筆伐。而自己陣營的人,躲的躲 ,閃的閃,完全沒有捍衛理念、接受挑戰的勇氣。

 

柯文哲在台北爆發果菜市場群聚感染事件後,且台北每日尚有數十位確診者的情況下,在媒體前,語帶哽咽地說,市民經濟陷入困頓,他要讓台北夜市微解封,一副要敦促中央降級的架式,這時的柯文哲是沒有強調「防疫不降級」喔!

 

「催促降級的微解封」,現在被捧為英雄,「不降級的微解封」卻差一點被打成狗熊。若連文字、語言的定義都沒搞清楚之前,就開始搬弄是非,這樣好嗎?

 

 

圖片來源:指揮中心、周則宇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林維治
藥師、時事評論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