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專訪: 國民黨推自經區是「中國邏輯」? 綠委林靜儀:已不期待有正常政黨競爭了
2019.05.09
09:25am
同婚法案列立院本會期重要法案,綠委林靜儀說,這對某些保守的族群、宗教組織造成衝擊,不只在台灣,在歐美都有這類情形,但靜下來思考,我還是那句話,同志結婚,關我們異性戀甚麼事。

 

積極奔走國內婦女權益,也多次赴國外倡議婦權運動,現任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的林靜儀,同時也是一位醫師立委。她自豪主導通過《醫療法》刑責合理化,直呼立委這樣就可以了,令人意外的是,林靜儀自曝一開始從政的內幕,竟是喜歡與蔡英文一起工作;針對無黨立委陳玉珍的指控,她嘆,不想跟著炒作。近日台灣又遭中國阻撓進入WHA,她語重心長地說,「要讓全世界知道中國蠻橫不是台灣的錯」;國民黨炒自經區話題,林靜儀則以醫師視角分析,「台灣經濟發展,需要一個可能導致巨大傷害的特效藥嗎…?」

 



林靜儀接婦女部主任原因曝光:喜歡和蔡英文一起工作

 

問:5年前的5月,您接下民進黨婦女部主任,開始從事政治工作,請問您為何想從政?您的初衷?

 

答:從2007年,「台女連」推薦我到行政院婦權會當委員,那是比較明確參與政策的開始,之後我就一直在做相關婦女權益活動,除了婦權會,在台中市性別平等委員會等,我都在這個領域跑。2007年之前,我從住院醫師開始就有接觸病友、婦女倡議團體等,對我來講,我對婦女權益有10幾年的關注,也參與相關活動討論。

 

5年前,時任民進黨副秘書長的徐佳青要我接婦女部主任,當時我對民進黨並非一無所知,我會看黨的性別議題,較老的政治人物比較沒有性別概念,差不多是20年前的政治人物啦。「主要會接這個工作,是因為熟悉婦女議題加上那時是蔡總統當黨主席,我真的非常欣賞她,也很喜歡跟她一起工作,我也對這個黨有情感,這3個理由讓我答應接這項黨部工作」。

 

中國擴張威脅全球 林靜儀:小英政府的穩定影響台美關係較好

 

問:今年為《台灣關係法》40周年,台美在台灣共同成立「印太民主治理諮商機制」,請問您怎麼看美台關係大進展、台美關係對於亞太區域影響又是甚麼?

 

答:現在的台美關係真的是這幾年來最好的時刻,我就開玩笑說上個月是「台美月」,也接了很多訪團。其實這個進展不是說某個開關按下去就啟動,「在美中矛盾、中國急速擴張造成的全球威脅下,美國觀察台灣這3年來,小英政府持續與穩定的態度,影響了台美關係比過去較好」。

 

另外,台美關係對亞太區域影響也非常重要,我去年跟日本外交領域的外交官討論,他們希望台灣不要只關注對中國關係,要往上拉出來關注日韓、菲國與越南。

 

不論是「印太民主治理諮商機制」,還是太平洋這端沿岸的國防合作,台灣對這部分有責任,這個責任是說台灣不能只跟中國關係處理好就好,台灣要表達出來的是,要與亞太區域夥伴共同捍衛這個區域的和平。「國民黨說不要買武器,基本上是對中國投降的態度,投降對亞太區域絕不是好事,台灣有很強的責任,好歹協助亞太夥伴建立區域和平的平衡」。

 

馬政府錯誤方式參與WHA 林靜儀呼籲:台灣要表現責任幫助國際社會

 

問:中國宣布為維護「一中原則」,決定「不同意台灣地區參與今年的WHA」,更謊稱中國可對台灣參與全球衛生事務做出妥善安排,「根本不存在防疫缺口」。陸委會痛批北京謊言,無理自白暴露打壓台灣的事實,請問您怎麼看待這個議題?

 

答:台灣是一個政治實體,跟中國的治理互不隸屬,大概是全球共識了。「中國在國際組織對台灣的干預,其他國家都有看到,但不會罵我們不聽中國的話,而是覺得中國很蠻橫,我們應該讓全世界知道中國蠻橫不是台灣的錯」。

 

過去馬政府執政8年,台灣是以中國一部分的身分參與WHA,這是外交處境的大退步,現在要重新用近三年的時間讓全世界了解,我們錯了,我們要表現出我們有責任可以幫助國際社會。我對政府說,「我們要做的事是讓其它國家認為,我們可以幫得了別人,你們缺了我們、不讓我們參加,事情沒有辦法做那麼好,損失的是我們跟你們,這兩年來台灣參與WHA是用這個論述,友邦也講台灣幫了人家很多,怎麼不讓台灣參加」。

 

去年台灣政府要捐款給WHA處理伊波拉疫情,這個動作其實非常好,做下去後,全球伊波拉防疫專家會看到,台灣有能力又願意出錢,想幫他們控制有嚴重疫情的疫病,但國內有人因中國不爽就說不要做,這些人到底在搞甚麼。

 

人生40幾年沒有這種事 林靜儀:陳玉珍用虛假東西炒作

 

問:李進勇人事案雖通過進院會,卻也爆發衝突,您被無黨籍立委陳玉珍指控您出口不雅字眼,請問您怎麼看?

 

答:立場不同的人,我們可以反對,甚至打從心裡瞧不起這個人,可是我個人不能接受用污辱性的字眼去講一個人,不論是誰,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概念。「我再講一次,40幾年的人生裡面就是沒有這種事情,在怎麼樣都不可能在過程中講這種話」。

 

剛進立院的陳玉珍之前因為非洲豬瘟議題,被網友圍剿過,因此她聽到一些有關金門、豬肉的字眼,受到刺激跳起來,我可以理解她壓力很大,但我很確定我沒有辱罵她,有媒體想撈陳玉珍指控我的影片,最後沒找到,她事後想找影片佐證,結果也沒有。

 

大家互相辯論、吵架,我可以體諒在壓力下有過激的言行,但她利用杜撰的言論操弄族群,我覺得這樣就太過分了。「有幾位記者、金門的朋友跟我說,再做一些動作,我選擇沒有,講難聽一點,她用虛假的東西炒作,我幹嘛繼續繞著不存在的議題幫她炒作,我是不打算再有甚麼動作」。

 

馬政府稱與中國關係好 林靜儀:台灣婦團進不去婦女地位論壇

 

問:您素來對於國際婦女議題非常重視、關心,日前提及今年參與婦女地位論壇,主辦方問您:「妳們有沒有中國發的ID。」讓您大嘆台灣外交有很大困境,能不能多說一點?

 

答:台灣並非聯合國會員國,一直沒辦法派高官參與婦女地位論壇,對全球關注的婦女地位議題講台灣做了甚麼事與跨國合作。還好這個會議開放給國際婦女團體、國際組織參與旁聽,因此過去20年來,台灣婦女團體在外交部、內政部的幫忙下,也拜託國際組織給我們邀請函,以國際組織身分拿到旁聽證進去,可是,這些事情一直受到干預。

 

2008年我記得很清楚,婦權委員就問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說,馬政府說跟中國關係良好,中國可不可以不要打壓台灣、協助台灣婦女團體;「記得跟國民黨政府比較友好的婦女團體也說,不會啦,我們都蠻要好的,可是從2008年到現在,聯合國裏面沒有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拿護照再加上邀請函,換到證也進不去」。

 

聯合國工作人員就會問有無國際駕照、國際學生證,叫做「PHOTO ID」,過去拿這個大概可以進入,但就我了解,這幾年其實越來越緊縮,中國對聯合國要求,除非台灣人有美國公民身分、駕照等可以允許進去,不然早在2015年已經有國際組織跟台灣婦團說,反正發邀請函也進不去,不然不要發了,已經變成這樣了。

 

今年拿中華民國護照一樣進不去,我說為何不行,接洽的辦事員說聯合國沒有接受這個國家,沒辦法讓你進去,「然後問有沒有其它國家有照片的身分證明,我說沒有,他們就問了我說,那你有沒有中國的ID,我說我是台灣人怎麼會有中國的ID,這是今年換證交涉的經驗」。

 

中國勢力越來越龐大,也越來越嚴格,施放的力道越來越多,我理解外交部國際組織司,處理國際參與很艱困,不斷想辦法找出路,我今年有要求外交部長吳釗燮關注婦女地位論壇等議題,他也有答應要評估做些倡議。

 

國人國際觀差 林靜儀嘆:沒有與其它國家聯手的觀念

 

問:以您專注的婦女議題來說,台灣如果能加入WHO(世界衛生組織),台灣的醫療領域可以幫助世界甚麼?台灣從中又能得到甚麼?

 

答:台灣人、台灣專業醫療領域的國際觀真的很差,這個意思是說,我們大概知道其它國家有甚麼疾病等,可是我們一直沒有一個動作是,身為地球的公民的我們,對世界的議題有甚麼責任,先進國家去其它國家當志工是很理所當然的事,邏輯就是幫助全球其它夥伴。

 

「我們很可憐,完全沒有得到跟其它國家一樣,對於全球關係的國際觀,以及身為有專業能力的人,如何與其它國家聯手,幫助需要幫助的國家或組織,我們完全沒有這個觀念」。

 

回過頭來,台灣過去也沒有被WHO幫忙過,好處是我們培養非常強的能力,甚麼都不用靠別人,壞處就是我們也沒學過跟別的國家合作,這也是為何這兩年來我跟外交部、衛福部討論,不論是WHA或其他議題,我們其實應該用全球在合作的事情,台灣也願意合作。

 

自經區掠奪台灣 林靜儀批:國民黨是中國邏輯政黨

 

問:高雄市長韓國瑜呼籲行政院,盼自經區選高雄,請問您會怎麼看待這個議題?

 

答:「韓市長提出的政見,沒有經過充分評估的政見,只是丟一個話題出來,根本比放煙火還要離譜,像是愛情摩天輪不值得一談也就算了,國民黨還跟著談自經區,這件事就有鬼了」。站在醫生的邏輯看自經區,如果這個病人快死了,我要用一個緊急的藥治療,先把他救活,可能會受傷,比如CPR肋骨會斷,可是不CPR會死,我一定要做這個動作。

 

台灣的經濟發展、高雄的狀況,是需要一個可能導致巨大傷害的特效藥嗎,目前沒有嘛,台商大量回台投資、GDP上升比馬政府時代好、失業率下降、全民所得有提升,國家經濟往上走的情況下,好比一個人的身體是健康的,甚至能力越來越好可以跑步了,結果突然說不行、不行,要給你一個特殊的急救藥品,卻可能導致傷害,這個邏輯怎麼會是對的。

 

國民黨的自經區版本,是開放中國農產品、中國所需要的東西拿到台灣來,把台灣的東西掠奪走,甚至在中美貿易戰下,台灣一定會受到波及,「法條、邏輯與政策上,自經區都沒道理,國民黨為什麼要做出對自己有危險的事,不過國民黨基本上是中國邏輯的政黨,我已經不期待他們會跟我們有正常的政黨競爭了」。

 

問:2014年3月24日,您原本承諾擔任江宜樺內閣第二屆性別平等委員會委員,行政院以暴力驅離反服貿黑箱的抗議學生,您接到聘書後隨即請辭,當時發生了什麼、您如何回顧?

 

答:2007年我到行政院當婦女權益促進會委員,當時不成文慣例,當了兩任後就暫時離開,離開後我持續跟疾管署性平小組等單位都還有合作。2013年底,行政院性平會幕僚問我,委員妳已經一屆沒有當了,大家合作很愉快,要不要下屆再回來,雖然當時不是民進黨執政,但性平夥伴在婦權議題都很努力,當時是有答應的。

 

時間到了2014年3月24日當天警察暴力驅離學生,「當時有很多我的學生甚至受到暴力攻擊,我剛好就在隔天收到聘書,可是前一天我的學生、或我關注的年輕人,被打到頭破血流,我實在沒辦法跟當時的行政院長開會」,當時的動作,是以一個醫生的身分,我的學生受傷了,又剛好跟行政院有後續合作,只是沒想到一路走到現在的身分。

 

力挺同志婚姻法案 林靜儀:專法保障8成權益是最後底線

 

問:請問您支持政院版的婚姻平權法案嗎?怎麼看台灣的婚姻平權爭議?

 

答:我支持政院版的法案,這已經是折衷再折衷,但是該給的保障都給的重要條例,我承認這個對某些保守的族群或是某些宗教組織造成衝擊,不只在台灣,在歐美都有這類情形,因為全世界有同樣問題,「但是真的靜下來思考,我還是那句話,同志結婚,關我們異性戀甚麼事」。

 

法律完全不會損害現有異性戀的體制,也要誠實的說,各方團體操作裏頭,反對方不論是教會組織的動員、資訊的傳遞能量遠遠超過性別平等倡議的這一方,2016年底之後,「一些民進黨支持者的群組裡,完全接收到反對同志婚姻這一方的說帖或謠言,他們非常恐慌,這是台灣很大的問題,人家說從此全台灣都變同性戀,他們會相信,這是國民黨60年下來的教育,完全損害了台灣人的邏輯思考能力」,這不可能馬上解決。

 

到了2017年,我看到某些同志婚姻支持者,至少有個態度是說,當謠言、辱罵的言語出來後,其它支持者會出來說不要傳這個、事情不是這樣。2018年,保守勢力跟組織動員操作,再加上當時其他議題的結果,最後就是年底的公投跟選舉結果整個崩盤,「到現在我們支持者只有一句話,同婚議題是毒藥不要再碰了,他們說你看嘛,搞這個搞到去年都輸了,其邁、佳龍支持婚姻平權都輸了,支持者會拿這些例子跟我們說,碰這個議題全死」。

 

同志方已經了解說去年公投結果這麼慘烈,他們原來不要專法,我們也還是只能用專法,這是最後底線,「我個人認為院版至少保障80%,包含一些同志的需求,但倡議者說要最好,然後搞20年都不成功,這很可惜,我在這個位子上希望至少8成該有的保障先立法,堅持院版是我的立場」,5月24日一定要讓它三讀通過。

 

滿意醫療法刑責合理化 林靜儀直呼:當立委這樣就可以了

 

問:請問您這屆立法的成績?跟您的預期有否落差?

 

答:在原來的《醫療法》裡,醫師治療病人,病人受到傷害,通通都算刑法傷害罪,可是沒有一個醫師治療病人是想傷害病人,某某人因為傷害已經造成,醫師是將傷害減到最低,結果過去的法律邏輯是,要是沒有恢復原狀,都是醫師害的。

 

我們學專業技術考醫師執照,不是被人家當成隨時預備傷害人的人,更難過的是,當時我跟周春米講到快掉眼淚,我說過去因為醫病對立、醫師拯救病人的氛圍並不友善,「對我來講,我有能力治療、拯救病人,可是我怕被告、上法院,所以我收手了,或我可以讓病人有機會回來的工具全部收起來了、應該治療的病人推給別人,這是很痛的事」。

 

後來《醫療法》第82條之1修正刑責合理化,也就是說醫師罪刑重大,完全不符治療該有的動作,要處罰這個人傷害病人,刑法還是要處理。可是我照著全世界一致公認、標準的教科書,在可以接受的治療方式情況下,病人沒有辦法恢復沒有生病前的樣子,要怪我就不合理,這就叫做醫療刑責合理化,「這條法律已經在前年12月31日三讀通過了,我必須說,如果我當立委就這樣,那個東西一過,我覺得可以了」!

 

 

記者蘇穩中/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