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2018國慶演說:臺灣開始「與世界同行」的第三條路
2018.10.12
23:38pm
/ 樂克凜
臺灣不僅要在美、中之間達成平衡,更要以實踐民主自由的制度成為「世界的燈塔」,並以民主「照亮世界」。

 

歷年總統於國慶日所發表的演說,皆為觀察當前政府欲採行的國家發展戰略的關鍵內容之一。尤對關注「國際局勢」與「兩岸關係」者而言更是如此,民進黨政府執政至今兩年多來,所面臨種種對外關係的實質進展與躍進,與中國對臺打壓與吸納節節上升,亦讓國際社會都在更關注於「臺灣」將如何表現與因應,而此次的國慶演說,蔡英文總統幾乎開門見山便直接切入了眾所矚目的國際、區域與兩岸議題,更就此向世界正式宣告了:臺灣將走出除「抗衡」與「扈從」之外的「第三條路」。

 



 

蔡總統國慶演說明確指出中國始終是臺灣最大威脅

 

臺灣確實面對著諸多來自於外部環境的挑戰,特別是對臺灣的國家安全與生存空間而言,「中國」從始至終都是臺灣的最大威脅來源。但過去,馬政府時代選擇以犧牲主權與安全所換來的「中國善意」,取代了一個正常國家應有的思維與尊嚴;把中國塑造為臺灣的外交與經濟必須要全面仰賴的「老大哥」,並喜孜孜地認為只要滿足中國的一切要求就能「兩岸和平共榮」。殊不知,極權的中共帝國豈會滿足於只是每天在「蠶食」著臺灣?而其試圖要「鯨吞」的終極目的更早已寫在中國各種法律與「思想」中,從未變過,只是,真傻又裝睡的國民黨總喜歡自己騙自己而已。

 

而就蔡總統的國慶演說,則開宗明義就闡述了臺灣所面對日益複雜的國際、「印太」區域與兩岸關係局勢。除了再次把所謂的「兩岸關係」放置於國際與區域的情勢下一同看待,以避免了過去國民黨時代總愛以「兩岸一家親」的虛幻史觀為基礎建構出荒謬的「從中國看世界」狹隘思維;蔡總統亦明確地指出:中國就是臺灣現在所面臨的外部最大威脅。這番闡述其實再正常與合理不過,但過去的馬總統足足踏了八年,也沒有勇氣能踏出這一步。當中國已成為世界各民主國家所共同面對的威脅來源,受害最深的臺灣如果自己都不能先明確認清現實中威脅來源,又怎麼能期待他國的聲援與支持呢?

 

唯有明確認清現實環境中威脅來源,臺灣才有可能提出正確的因應策略。

 

蔡政府國慶對美、中「雙向喊話」一改馬、扁執政「單一押寶」之風險

 

而蔡政府的對外戰略,亦不像從前政府僅仰賴於單一國家的善意。如陳水扁政府時代藉友善美國以「抗衡」中國,或如馬政府時代以「扈從」中國來做為依附對象,蔡政府則力圖改變這種「單一押寶」的風險。如同其在國慶演說中一再強調的內容,事實上也是不斷在對美、中兩大強國為首的國家「雙向喊話」。

 

在蔡總統所提出的「臺灣求穩,四個不會」中「不會升高對抗」與「不會走向衝突」既是對美國的保證,也是在對中國釋出善意,亦是對現階段臺灣主流民意的承諾;而「不會屈從退讓」與「不會背離民意」,既避免了美國對臺灣是否會成為中國附庸的疑慮,也是在對中國清楚表示出臺灣的「底線」為何,更是在對世界民主國家展現出臺灣的決心,以及在這塊土地上傲人的民主與自由成果。蔡政府所力行的「平衡」戰略,不僅旨在對美、中兩大強權之間,更欲兼顧國際社會與臺灣民意的感受。當「平衡」得以被達成與維持,不僅將確保臺灣的生存空間,更將擁有比以往更多的發展機會。

 

臺灣將以民主「照亮世界」與世界同行

 

而當中國近年來在全球範圍內的勢力擴張,以及不斷對於他國政治、經濟、軍事、社會,乃至選舉的滲透與影響,早已是國際社會間共同的警訊。最新的反應,即是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於10月4日發表的一篇被認為堪比邱吉爾「鐵幕降臨」的演說。比起以往任何時候,臺灣都將受到世界更多的矚目與支持;特別是這樣一個與中國「硬實力」(hard power)相差懸殊的小國,卻能在中國持續不斷的文攻武嚇與滲透破壞下,依然生存至今,過去臺灣人所擔憂的,是怕外國人誤以為「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而今後,只怕國際上的顯學會變為熱議討論「臺灣,為什麼有辦法做到沒變成中國的一部份?」而當擁抱自由民主、力抗中國滲透在可預見的未來,將持續成為國際社會間共同關注的焦點之際,臺灣所選擇的每一步,所影響的將不只是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未來,亦是世界民主國家的共同未來。

 

從「抗衡」到「扈從」,從「扈從」到「平衡」。相較過去的「單一押寶」,如今的臺灣則選擇了一個能夠讓自己面對最小風險,卻有機會獲致最大利益的全新戰略選擇。而其不僅要在臺、美、中三邊達成平衡,更要以實踐民主自由的制度成為「世界的燈塔」,以民主「照亮世界」(也許也可以照亮一下黑暗很久的中國)。而在臺灣所選擇與要走的這「第三條路」上,「被世界遺忘」將成為過去式,「與世界同行」則是未來的潮流與趨勢。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