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白色義和團與崩壞立委高虹安
2021.09.24
14:13pm
/ 溫朗東
本土派聽到民眾黨在唸咒,當然不會擔心,「塔綠班」、「綠畜」這種咒語,他們念越多越好,念越多,藍營群眾越開心,越倒向民眾黨。面對白色義和團,要擔心的是國民黨,而不是本土陣營。

 

觀察「塔綠班事件」近一個月,這件事情的本質是「民眾黨支持者強化內部凝聚、向藍營挖票固樁」的網路作戰行動。

 



8/25晚上十點,民眾黨支持者的網路社群大本營「PTT八卦版」,出現第一篇「塔綠班」文章,內容引述蘋果日報下方的網友留言「笑死,一堆忙著急轉彎的塔綠班」。用意是誣指綠營支持者「原本反對/阻擋BNT,後來又急轉彎接受復必泰進口」。(這項不實指控,已有多次討論,在此不贅述。)

 

接著在8/26開始,八卦版上出現大量的「塔綠班」相關文章。無巧不巧的是,8/26也是各大媒體爆出韓國瑜好兄弟黃文財,加入民眾黨擔任「媒體總監」的時候。這個時間點的巧合,不禁讓人懷疑,「塔綠班」事件的操作,是否是新任的網路將軍的火力展示。



 

「塔利班」是世界公認的恐怖分子,用諧音梗「塔綠班」來形容綠營人士,可以說明藍白陣營對本土派的厭惡。這是種抹黑的手段,跟過去幾年的「綠共」、「東廠」如出一轍,都是拿形象負面的組織名詞,冠到綠營頭上,用一種洗腦式的咒語來影響群眾說「綠營很壞很可惡」。

 

從公共討論的角度來說,用「類比」來凸顯政治組織/行動的特質,本身沒甚麼不對,像我本篇文章也認為民眾黨是「白色義和團」。重點在於說理的過程是否能夠說服人,對於意見搖擺不定的民眾,是否能產生影響力。

 

自導自演的幼稚園吵架法

 

這群「民眾黨義勇軍」在操作「塔綠班」一詞上,也沒有甚麼說理分析,就是幼稚園在吵架,看了讓人啞然失笑。他們的手法如出一轍,先是自己說「塔綠班」一詞很貼切,笑得很開心,然後底下一群網友也跟著笑開懷。接著出現一些文章說「自己有個綠營的朋友聽到很崩潰」,藉此說明這詞有「打中要害」。

 

在政治攻防中,「我有個XX陣營的朋友」的句法,已經被過分濫用,不禁讓人提高警覺:這個「朋友」可能是捏造出來的,只是為了佐證自己的看法為真。

 

社會上大部分人都只聽過「塔利班」,在日常對話的場合,說出「塔綠班」一詞,別人只會以為你「發音不標準」,但這詞本來就是波斯語的音譯,華語發音有些許不同也不足為奇。換言之,如果沒有「看到文字」,根本不可能知道「塔綠班」意味著甚麼,也無從理解背後的政治攻擊意義,更沒有甚麼崩不崩潰的問題。

 

即使是網路上的文字討論,「塔綠班」也沒有引領起甚麼風潮,只在小圈圈同溫層(民眾黨支持者)內部風行。從google的搜尋趨勢可見,過去30天裡,不管是「塔綠班」還是「塔綠斑」,關鍵字搜尋的顯示資料不足,就算是口出惡言的高虹安,搜尋熱度也不高,遠遠比不上「張亞中」或正牌的「塔利班」。



 

 

但「塔綠班」這套幼稚園吵架法,似乎跟民眾黨支持者的磁場很合。他們深信這詞已經引領社會風潮,戳破了綠營的謊言,是一針見血的批評。他們會一直強調「這個詞很好笑,只是綠營死不承認」。如果你沒反應,他們會說你崩潰了;如果你試著討論,他們也會說你「氣急敗壞,崩潰了」。總之,不管本土陣營有沒有反應,都會說「你崩潰了」。

 

一方崩不崩潰,當然不是意見對立的對方說了算,而看中間群眾怎麼想。這個詞語之所以本土陣營傾向於避而不談,根本原因還是它在社會上沒有產生共鳴,也沒甚麼殺傷力。

 

對大部分民眾來說,很難理解綠營跟塔利班有甚麼關係,一個是美國好朋友,一個跟美國打仗;一個支持性別平權,一個迫害女性;一個講理,一個暴力......兩者之間,毫無類比性可言。

 

民眾黨支持者會說,綠營執政防疫不力,死了很多人,草菅人命云云。這類的說法,也經不起檢驗。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台灣防疫成績首屈一指,控制疫情的能力世界名列前茅,如果不是雙北市長擺爛,成績會更好。如果說台灣有人因為武漢肺炎死亡,就說執政團隊/支持者像是草菅人命的塔利班,那幾乎世界上每個國家每個執政黨都是塔利班。

 

「塔綠班」一詞在社會上並沒有產生影響,它並沒有讓更多的中間選民討厭綠營,它真正的效果是讓民眾黨支持者的內聚力提升。「塔綠班」變成民眾黨支持者辨認彼此的通關密碼,只要說出這詞,就表示你是民眾黨自己人。

 

「塔綠班」也像是義和團的咒語一樣,在民眾黨支持者的理解裡,綠營一聽到「塔綠班」就會崩潰,就像是義和團覺得只要口念咒語,就可以神靈護體,刀槍不入,洋人看到都會崩潰。

 

對綠營支持者來說,藍白陣營各種政治攻擊與造謠這麼多,也就是兵來將擋,一一澄清解釋,也沒甚麼好崩潰的。對一個政黨與其支持者來說,政績檢驗才是最嚴峻的考驗,口水之爭取代不了生活感受,人民在乎的還是執政者有沒有讓他們生活變好、看到未來的希望。如果憑空創造一個詞語拿去罵人,就可以獲得政治上的成果,未免把政治看得太簡單了。

 

高虹安加入作亂

 

這套白色義和團自導自演的戲碼,在民眾黨立委高虹安跳入後,掀起新一波高潮。

 

「塔綠班,塔綠班,綠畜生氣有夠讚。大家都在嘲笑你們塔綠班,你看看你塔綠班。」這句改編自綠油精廣告曲(改編自英國兒歌)的歌詞,可以追溯到8/29八卦版的發文,發文者寫了這段詞,也沒有說曲子是甚麼。(底下網路留言提醒,這是綠油精的廣告配樂,自導自演的意味濃厚。)並且發送p幣(ptt論壇上使用的虛擬貨幣)來協助推廣。

 

 

隔天8/30,以偏激言行吸引藍白支持者的朱學恒,在youtube頻道上配上音樂,製作了「朗朗上口的塔綠班之歌」。到這個階段而言,都只是藍白支持者在念義和團的咒語,享受那種自覺刀槍不入的激情狂喜,還沒有真的去砸教堂、殺洋人。

 

這群白色義和團在網路上自嗨了兩三個禮拜,對現實世界並未產生政治影響力,直到9/19,身為民眾黨立委的高虹安,也跳進來跟著高唱「綠畜生氣有夠讚」,才引發軒然大波。

 

民選政治人物,不管是里長還是總統,應該是要彙整民意、制定/監督政策、改善人民生活,而不是一味地討好支持者逞口舌之快。政治領域有很多攻擊性言語,政治人物要比一般民眾更自我節制,攻擊性的類比應該要針對具體人事物,而非不特定群眾。高虹安以立委身分,攻擊綠營支持者是「畜」,明顯失格,自不在話下。

 

高虹安至今沒有為「綠畜」一詞道歉,道理很簡單,從「塔綠班」到「塔綠班之歌」,都是民眾黨陣營凝聚內部向心力的義和團咒語,跟著唸咒,表示自己信仰虔誠;為了咒語道歉,則是對師父神靈的不敬。

 

國民黨要小心了

 

另一方面,民眾黨的當務之急,是製造國民黨分裂,瓜分國民黨鐵票。監督執政有沒有效果,不在民眾黨的考量範圍內。只要讓藍白群眾感覺到民眾黨「更會罵綠營」,不管罵得有沒有道理,能不能說服中間選民,都不重要。先讓死忠的國民黨人認為「民眾黨戰力更強」,才是當前民眾黨的戰略考量。

 

在討好支持者、瓜分藍營選票的雙重考量下,高虹安身在白色義和團,要登上總壇主的寶座,也就只能誠心誠意地唸咒。咒語念多了,真真假假,也不是那麼重要,假戲真做,人格與思想的崩壞,從自我催眠開始。

 

本土派聽到民眾黨在唸咒,當然不會擔心,「塔綠班」、「綠畜」這種咒語,他們念越多越好,念越多,藍營群眾越開心,越倒向民眾黨。面對白色義和團,要擔心的是國民黨,而不是本土陣營。

 

 

顯圖取自高虹安、民眾黨臉書、內文圖由作者提供;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林巧雯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