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全黨毀一人」--國民黨的虛偽與卑劣
2021.10.08
13:55pm
/ 溫朗東
朱立倫為了選總統,為了討好深藍韓粉、亞中粉,為了鞏固黨內勢力,用造謠抹黑來攻擊陳柏惟,用總統級的放大檢驗標準來看一個新科立委,一個沒有背景的青年人。

 

貪污、持槍、教唆頂替、喝花酒的顏清標,坐牢後由兒子顏寬恒代父出征。顏寬恒服務處的廚房,在2018年還成為擄人勒贖的付款地點(不知道服務處有沒有附設點鈔機,有沒有代開發票?)國民黨力挺這樣的黑金勢力,卻去質疑陳柏惟十年前的已和解的舊案。

 



藍營接著質疑陳柏惟多年前去過電子遊藝場,好像一個少年人玩過快打旋風、麻仔台是罪大惡極之事。韓國瑜選高雄市長的時候要在旗津蓋賭場,要求公開辯論賭博合法化。把非法變合法的人被藍營視為救世主,玩個小遊戲的證人卻被要求辭職下台。

 

昨晚更荒謬的是,連勝文辦公室幕僚錢震宇攻擊陳柏惟財產異常增加。富可敵國的連家,子弟兵質疑陳柏惟財產數月內增加441萬?這4百多萬不過是連家財產的零頭啊!陳柏惟半夜直播解釋:原本有的現金60幾萬,依法規未滿百萬未申報,選後的選票補助款有330萬元,再加上前三個月的立委薪資,申報出441萬的數字,至於房地一直是同一筆(250萬的高雄五樓舊公寓,因為市價而有價錢變動)。

 

陳柏惟的真面目:努力向上的素人

 

藍營這一連串的攻擊,反而讓我們更清晰陳柏惟的面貌:他出身在一個動盪的環境裡,父親在地方議員的賭場任職,從小在競選場/賭場/遊樂場長大。這種家庭收入不穩定的環境,並沒有讓他真的去當黑道混混,反而投注大量心力去玩跳舞機,還拿過全國冠軍。以他不太平靜的學習環境來說,甚至可以說是熱愛念書的人。畢業出社會後,兼差工作,出國賺錢,七八年存下來的兩三百萬拿去買樸素的房子。

 

這種成長背景的青壯年人,在台灣為數不少,卻鮮少被社會關注。過往以來,社會喜歡關注優等生,最好一路上都第一志願(沒考到第一志願也可以多次重考),長期以來我們相信,學校裡面的菁英,必然也是政治領域的菁英。如果不是校園菁英,又想要從政,必然是有驚人的家族資產跟地方人脈。換言之,為民發聲的民意代表,絕大多數都是「很會考試的人」跟「有家族背景的人」。

 

陳柏惟既不是校園菁英,也不是豪門之後,他從政前的資歷可以說是相當平凡......但他善於溝通聆聽,了解基層民眾的苦。許多人只看到他在媒體面前的演說張力,私底下跟他接觸的民眾卻能體會到他的謙遜與真誠。上任立委一年多來,五個服務處,近三千件的地方服務,近兩百件的地方會勘與預算爭取,他在立法院阻擋中國勢力入侵,在地方的服務也是盡心盡力。

 

國民黨恐懼本土力量茁壯

 

國民黨想要罷免他的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是顏家害怕他「長大」。上任不到兩年,就有如此成績,上手速度如此之快,給他做完四年還得了?四年做完,地方有感,顏家以後在台中也不用想選了,這也是為什麼,顏家必須厚著臉皮,冒著「輸不起」的罵名也得要下去罷免。

 

韓國瑜在高雄被罷免,除了上任後四個月就要選總統,另一個層次的原因則是上班請假、遲到、市政狀況外、不知道市長該做甚麼。陳柏惟在立院與地方的表現卻是可圈可點。

 

最讓親中陣營害怕的是,陳柏惟擁有強大的青年選票吸引力。青年族群一般來說,對政治興趣較低,投票傾向較為不固定,誰能夠掌握這一塊,就掌握了重要的關鍵搖擺選票。陳柏惟讓很多少年人喜歡講台語,願意一起對抗中國惡勢力,這讓他成為了親中陣營的眼中釘,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把他拉下來。

 

惡質的操控輿論手法

 

親中媒體的手段是怎樣的惡質呢?在報導中竟然出現「透過判決書檢索系統輸入『陳柏惟』三個字進行查詢,最終得到10筆結果......後面逐年出現的裁判書所涉及的罪名更令人驚訝,包括賭博、妨害名譽、恐嚇危害安全、損害賠償、誹謗、妨害名譽等。」

 

這類的報導,直接出現在Line平台的推薦新聞首頁。乍看之下,好像陳柏惟屢屢犯法,結果卻讓人啼笑皆非。

 

除了車禍跟賭場兩起事件之外,其他多起刑事案件,陳柏惟是「原告」而不是「被告」!

 

妨害名譽:陳柏惟在立法院門口被周克琦拿麥克風謾罵「誅殺畜生立委」,提告後雙方和解。

 

誹謗:桃園市議員詹江村開直播罵陳柏惟去中國工作(電影公司)就是舔共、賺紅錢,詹並且伸出舌頭做出舔含姿勢,在缺乏證據下說陳柏惟任職的公司是中資公司(實際上是台灣人獨資的公司),被法院判決拘役80天,可易科罰金。

 

恐嚇危害安全:黃明礼在「平論無雙」網路影片下方留言:「我想殺了楊蕙如,這幾天我將會有所行動,包括蔡英文、陳柏惟、高閔琳都在我獵殺的範圍,不信試看看,有種的話去告我,幹。」被判拘役50天,可易科罰金。

 

稍有司法常識的司法記者,都不可能拿關鍵字搜尋裁判書後,原告被告搞不清楚,混在一起說「陳柏惟涉及多起罪名」,這種惡質的手法已經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類似的手法也出現在想選總統的趙少康,列出一堆本土派人士(包括我),說「這些人為肇逃加油」。十年前的肇逃事件,陳柏惟犯錯,跟當事人和解,接受司法處罰,加入基進黨時一開始就坦承,日後也願意作出更多的貢獻彌補過錯。幫陳柏惟加油,是幫犯過錯,悔改,持續為社會付出的人加油,這麼顯而易見的事情,國民黨卻硬是故意扭曲。

 

造謠的朱立倫

 

相對於十年前犯錯悔改的陳柏惟,上週日跑去台中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造謠說陳柏惟在立法院零提案,一下說是口袋國會提供資訊,被民眾發現口袋國會就是他岳父開的之後,口袋國會怕日後公信力盡失,出來澄清說沒有提供相關資訊。朱立倫到底從哪裡得出陳柏惟「零提案」的不實資訊?這涉及到選罷法第104條的散布謠言、意圖使罷免案通過的五年以下刑責,朱立倫至今仍說不清楚,不認錯,更沒有道歉。

 

朱立倫為了選總統,為了討好深藍韓粉、亞中粉,為了鞏固黨內勢力,用造謠抹黑來攻擊陳柏惟,用總統級的放大檢驗標準來看一個新科立委,一個沒有背景的青年人。

 

國民黨對顏家百般寬容,對陳柏惟抹黑霸凌,被提到228、白色恐怖、威權圖騰說「過去莫再提」,對陳柏惟認錯道歉悔改的事件卻窮追不捨,還每天努力發明新的造謠方法。

 

這場罷免戰讓我們又一次看出中國國民黨的虛偽與卑劣。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