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柯文哲對中國模式的病態偏愛
2022.04.28
17:20pm
/ 孫瑋芒
台北市長柯文哲這兩天處在飄飄然狀態,沉醉於他引起的核爆級聲量。「朕」又取得光輝勝利,敵軍聞風喪膽,滿朝文武誰敢不服?他心中想必如此竊喜。

 

「歐美通過社會來控制疫情,中國通過疫情來控制社會」,網上如此形容上海封城。柯文哲曾說過「中國官員素質比台灣官員好」,26日以疫情上升為由,在台北市防疫記者會宣佈,「必要的話,我們還是會軟性封城」。他向媒體把「軟性封城」解釋得虎虎生風:「醫療量能接近極限時,我就會動用國家公權力,壓制活動減緩疫情擴散。」

 



軟性封城並非新名詞。在上海封城爆發人道危機之際,老詞出自柯文哲之口,引起一陣恐慌,民眾或是到賣場搶購物資,或是打電話給市議員,要柯文哲不要「起痟」。柯文哲自比漢高祖劉邦,經常忘記他的權力來源是民意,27日面對市議員質詢,態度軟化,表示軟性封城就和去年6月一樣,即三級警戒。

 

既然是三級警戒,為何要說成「軟性封城」?中國當局一方面以抗疫為由擴權,把人民輾壓得只能下跪求饒,一方面又玩弄名詞來掩飾暴政,柯文哲這方面和中共有幾分像。上海封城,中國政府起先稱作「分區分批封控」,後來改為全市封城,美其名為「全域靜態管理」。

 

柯文哲執迷於軍事術語

 

柯文哲和中國官方一樣,執迷於軍事術語,經常把對內施政類比為戰爭情境。中國媒體報導防疫,充斥著承襲自毛澤東的好戰語言:「統一指揮、分類施策、集中攻堅」;「全域封控取得了明顯戰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殲滅戰」。柯文哲在26日的防疫記者會表示「我們要確保防疫戰士們,盡可能地留在戰場」,滿滿的中國風。他去年針對環南市場疫情宣告「採取焦土戰術,設定像關門打狗的策略」;又說對疫情熱區採取「殲滅戰」、冷區採取「圍堵戰」。台灣好不容易過了70餘年承平的日子,柯文哲對戰爭懷抱強烈的憧憬,把台北市想像為他馳騁的戰場,把無意識的病毒想像為戰場上的「有生力量」。他幻想自己是指揮戰區作戰的大元帥、立下不朽功勳的帝王。

 

柯文哲這個自大妄想狂、毛澤東崇拜者,對中國的方艙醫院也頗為欣賞。台北市去年成立「加強版專責防疫旅館」,他稱作「台灣版方艙醫院」。媒體報導,近日醫界傳出北市和新北市府進行各種想定,甚至和聯醫系統高層評估,如果有大量確診、隔離者出現,不排除參考「方艙」概念搭建組合屋集中收治。儘管新北市府否認有此評估,傳言仍然令人寒心。

 

上海方艙就是集中營的概念,惡名昭彰。網上近日流出影像顯示,上海封城措施升級到「硬隔離」:以刀片鐵絲網、鐵柵欄封鎖住戶大門,無視居民緊急避難和求醫的需求。上海人天天搶菜;苦悶的大樓住戶夜間集體敲盆子抗議;繼續有居民跳樓自殺。嘉定區殯儀館近日不經意透露,4月1日起,所有工作人員不得離開殯儀館,每天火化屍體到半夜12點,死亡人數與去年同期相比翻倍。網友形容上海封城的日子還不如在中國坐牢三個月,坐牢起碼包吃包喝包水電,餐食有葷有素,煮好了給你,還可以在公共活動區域放風。

 

上海的洋人被封得崩潰了

 

上海的洋人是得到特殊待遇的群體,封城期間比較不缺食材,仍然有人被封得崩潰了。網上近日瘋傳一則兩分多鐘的影片,一名未戴口罩、家居穿著的洋人(法國駐上海領事館27日向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證實他是法國人)衝出社區封鎖圍欄,被多名穿白色隔離的「大白」攔住,共同壓制,跪倒在地。法國男不斷以中、英、法三種語言大喊「我要死」,痛哭失聲。「大白」一面制止他再度逃脫,一面駡「他X真的是神經病」、「你要死不能死在這裡啦」。推特網友評論:「想死,沒那麼容易,生不如死倒是可以感受」。

 

全世界民主國家走向與病毒共存,以土皇帝、山大王心態擔任市長的柯文哲,還在心儀中國防疫模式。烏克蘭戰爭凸顯了中國老大哥俄羅斯的殘暴,上海封城生動演示了中共專制體制,台灣的政治人物紛紛避免和中國沾上邊,柯文哲卻向中國靠攏,病態而無知。

 

不論台灣疫情如何發展,中國防疫模式是生不如死的非人道模式,是台灣人抵死抗拒的專制模式。任何防疫措施、任何防疫名詞和中國模式沾上邊,都將受到主流民意撻伐。

 

 

圖片來源:柯文哲臉書、微博;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