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瑞不可擋
放.高論
瑞不可擋
【瑞不可擋】走出疫情、面對世界
2022.05.17
09:53am
/ 王瑞德
防疫工作必須步步為營,絕對不能剛愎自用、堅持偏見。

 

堪稱世界金氏世界紀錄保持者的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已經開了整整二年多,隨時因應疫情進行滾動式調整,有別於各地政客不負責任信口開河的嘴砲作秀,穩定腳步、務實調整、尊重專家,以最新措施確診者家中密切接觸者為例,從最早的居隔10天到3+4,一直到打滿三劑疫苗0+7快篩陰性後可外出免隔離,就是根據現實疫情變化進行調整,在疫情尚未大規模爆發前,隔離密切接觸者當然有其必要,如此才能避免疫情外擴,正如同店家掃瞄實名制和疫調在過去均有其必要,但是當每天確診病例已破6萬人次時則沒必要一樣,只是包括陳時中在內這些人都堅持專業凌駕於政治口水之上,而且還一再保持記者會讓記者問好問滿,一不小心就會掉入特定媒體的政治陷阱題!

 



政治口水取代科學防疫

 

身為醫師出身,值此疫情期間更得謹言慎行,台北市長柯文哲曾公開要大家準備普拿疼,結果造成瘋狂搶購,緊接又鬼扯軟封城,造成人心惶惶當天四大超市搶購走三成物資!而一名蘇姓醫生竟宣傳止咳粉可減少四成死亡,同樣造成民眾瘋狂搶購,這些藥物沒有科學的治療實證,但是已造成民眾恐慌性搶購,雖然事後出來道歉,但是已經於事無補!尤其一些政客動不動就自己扮演靈媒預言家角色,預測台灣會死4到7萬人,根本是唯恐天下不亂!

 

台灣歷經在野黨前年的口罩之亂、去年的疫苗之亂,到今年的快篩劑之亂,一直無限上綱以政治口水取代防疫科學,沒有任何證據天花亂墜的指控到處亂噴,結果經過二星期的快篩實名制後,快篩試劑現在已經足夠!本人在5月15日中午到台北的小七看到14枝亞培試劑,順口問店員:今天賣剩的?結果不是,是昨天剩的,當天配的50枝還沒賣!且隔天也是如此,國民黨立委指控快篩劑不是自由買賣,事實上只要符合檢驗規定,連中國、南韓等世界各國快篩試劑都可以由廠商自由進口,至於售價是180、200、175元不等純屬自由巿場機制,你可以選擇買或不買,但是貨絕對綽綽有餘!而且目前快篩實名制一人一月買5份500元,已經有6百多萬人完成交易,排隊狀況不再,再去炒作台灣欠缺快篩劑只是昧於事實!

 

為了用藥安全,兼顧輕症投藥避免重症,老人家快篩陽性後應該經過醫師視訊問診才能投藥,因為輝瑞抗病毒藥會和1200種藥物產生交互作用,經過醫師問診後可以直接建立綠色通道領藥,這對預防65歳以上中老年人由輕症轉中重症有時效上的急迫性幫助,但是絕對不是任何人快篩陽性就投藥,因為用藥安全不容輕忽。

 

雙北市長一直要求中央只要快篩陽性就算確診,不需要再排隊做PCR檢測,避免快篩陽性者還得集體跑到醫院急診室或快篩站排隊,台北市長還以避免太晚投藥以免死很多人為由,要求只要快篩陽性就應該投藥,這些理論似是而非,簡化確診流程可以探討,但是要限制人民行動人身自由,如果單以快篩陽性做依據,保險理賠、人身限制法律問題,都必須小心謹慎,而國外進口的口服藥物有多項禁忌,甚至包括不能混用特定止痛藥,否則會有後遺症,一旦直接發給藥物服食後發生無法收拾的後果,誰要負責?人命關天又負得起嗎?

 

以金門為例,之前為了安全起見,針對學校進行快篩,不料發現共有28位師生快篩陽性!如果按照台北市長的說法,這28位師生應該視為確診,而且直接發給藥物,而為求慎重起見,這些師生全部都做PCR,沒想到28位師生全部都呈陰性!根本未確診!如果快篩陽性即發給藥物,這些根本沒確診的師生萬一吃了藥物出現後遺症,請問誰要負責?又有誰負得了責?

 

防疫工作須步步為營

 

防疫不是官大學問大,就像醫生也區分為不同科別,不是醫生就十項全能,外科不一定精通傳染病,婦產科未必精通醫治眼科疾病,同一位醫學系教授教同樣的一班,每個人學的東西一樣,但是領悟力、學習力都不同,才有第一名和最後一名的差別,不是大家讀的書一樣吸收能力就相同。

 

正如同去年7月時的環南市場染疫事件,當時自以為是的台北市長堅持要採取暴力圍堵,全部人員直接打疫苗,結果爆發半夜被打電話叫醒,環南市場41位確診中,竟有多達30位被強打疫苗!所謂暴力圍堵作法完全破功!

 

防疫工作必須步步為營,絕對不能剛愎自用、堅持偏見,去年5月爆發大規模疫情時,當時由高雄市長陳其邁發起的菜市埸分流實名制,獲得連國民黨執政的台中市、宜蘭縣政府的肯定跟進,但是台北市長堅持拒絕,只在各菜市場出入口架設監視器,請市民自己上網觀看人流,再決定要不要去採購,但是此舉毫無作用,一個星期後被迫胎死腹中,還是回到菜市場出入口分流實名制,但是因為一個多星期來的消極不作為,加上菜市場滿滿都是人潮,最後終於使台北市各菜市場爆發疫情,環南市場、北農果菜批發市場一發不可收拾!

 

台灣因為疫情急轉直下,除了全民搶快篩劑之外,現在又演變成全民搶清冠一號!以魚腥草等中藥配方為主的中藥清冠一號,是在二年前疫情初起時所研製發明,專治疫情初起的輕症,可疏緩病情並預防重症,清冠二號則專治重症,起初國人並未特別重視,所以還外銷到外國,以植物性健康食品名義公開販售,在台灣則是必須由中醫師診斷後開出醫師處方箋才能購買,但是此次疫情爆發後,大多數確診者都是喉嚨痛、咳嗽和發燒,清冠一號喝了有效的消息一出,大家爭相搶購,原本授權八家廠商製造、每盒售價約1800元,立刻漲價到三盒1萬,甚至一盒5千元還買不到!由於台灣一盒難求,連中醫師也抱怨,一個月前就預訂一百盒,結果最後只到貨十盒。

 

有別於抗病毒西藥可能有副作用,清冠一號可以提供12歲以下小朋友、65歲以上中老年人使用,而且效果不錯,台灣有不少確診小朋友都提供飮用清冠一號,在輕症時就紓緩病情,避免惡化成中重症,比起中國毫無功效的蓮花清瘟已經強上千萬倍,這已經是台灣人的福氣,但因清冠一號製造時程較長,而且九成五以上的原料都來自於中國,目前包括魚腥草等原料漲幅都達二、三成以上,白扁豆甚至已高達八倍!使得清冠一號更加珍貴,目前政府據傳已經將授權廠商增加到12家,希望對生產能發揮及時雨的功能。

 

 

圖片來源:民視新聞網;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王瑞德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丶新新聞副總主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輯採訪科畢業。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