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無殼蝸牛盧秀燕?又是一場「假庶民」的騙局

2022.05.20
12:26pm
/ 溫朗東

還原盧秀燕的從政脈絡,所謂的負債累累根本是站不住腳的騙局。

 

盧秀燕及丈夫廖述嘉,18年來名下沒有房屋,虛假到令人莞爾。廖家是政治世家,盧秀燕從省議員到立委再到台中市長,一路上順順利利,在台中結婚定居29年,竟然在台中當無殼蝸牛?

 



根據監察院公報,1995年盧秀燕剛選上省議員時有6間房屋,加起來約180坪,債務3180萬。其後房產逐漸脫手。到了2001年,夫妻名下有3間房屋, 加起來約115坪,債務911萬;2004年有0筆房屋,債務560萬;2008年0筆房屋債務0 存款0。2022年最新的申報,黃金與股票等有價證券,申報總額共737萬,黃金存摺476萬,存款881萬。

 

從帳面數字來看,彷彿盧秀燕夫妻二人從負債累累到小有積蓄,真的嗎?關於盧秀燕的過往,網路新聞極少,我前往國家圖書館調出歷年報紙檔案,還原盧秀燕的從政脈絡,所謂的負債累累根本是站不住腳的騙局。

 

1993年3月11日,華視特派記者盧秀燕與台中市議員廖述嘉舉辦婚宴,席開百桌,總統府國策顧問張啟仲福證,太府建設董事長陳立興擔任介紹人。隔天,台中市議長、副議長、多位議員加上市長林柏榕及市府官員,在議會門口迎接盧秀燕二人,議會主席林永能特別邀請二人進入議會,讓二人「隨便發言,不列入紀錄」。規格待遇之高,令人瞠目結舌。

 

1981年,廖述嘉父親廖繼魯選上省議員,1989年連任失敗。1990年,廖述嘉延續家業投入台中市議員選舉,26歲就當選台中市議員,跟盧秀燕結婚後,1994年連任台中市議員。

 

廖繼魯落選後也沒閒著,還擔任了台灣省足球協會會長,1996年帶領台灣男子足球隊到日本參與奧運會外賽。1996年2月4日廖繼魯國大代表領表,但其後並未登記參選。

 

廖盧世家的政媒關係

 

根據1994年11月12日《中國時報》的報導,廖家的重要幕僚及形象操作師廖蒼洲(非廖述嘉近親),從1980年就為前台中市長林柏榕助選,之後一路輔佐廖繼魯、廖述嘉及盧秀燕。廖蒼洲二哥廖蒼松在台視32年,1995年擔任台視副總,1998年擔任公視總經理,並是宋楚瑜的得力助手,曾任親民黨文宣部主任、親民黨副秘書長。

 

盧秀燕的妹妹盧秀芳1987到1997年在台視擔任記者、主播、主持人。1997到2009年盧秀芳在東森新聞擔任主播及製作人,盧秀芳現在中天主持《盧秀芳中天辣晚報》。

 

廖蒼松、盧秀芳90年代在台視位居要職,盧秀燕則是華視主播出身,在老三台的年代,廖盧兩家在媒體操作上得心應手、無往不利。這樣的政媒世家,偶爾也會操作過頭。從廖繼魯1981年的省議員起算,廖盧在台中已經從政41年,從過往資料來看也沒有負債累累的跡象,廖盧名下竟然沒有房子,斧鑿痕跡太過明顯。

 

即使媒體操作如此詳密,廖盧兩人至少四度露出馬腳。

 

又是一場假庶民的騙局

 

第一次是1992年3月6日《經濟日報》報導,廖述嘉同時擔任金鉅建設的總經理及台中市議員,還把議員服務處跟建設公司共同辦公,並推出建案「黎明新象」。金鉅建設資本額2550萬,設立於1992年02月25日,1995年7月7日解散。有趣的是,1995/7監察院抽查公職人員財產,聯合報當時比對名單,發現廖述嘉有「申報不實之嫌」。

 

第二次是1994年的台中市議會議長郭晏生賄選案,根據1995年10月27日《中國時報》頭版報導,廖述嘉當時收了郭晏生150萬元的「前金」,議長票投郭晏生,並且在選票上做出摺痕暗號,被台中高分院判刑1年4個月。此案後來被最高法院發回更審,2000年時台中高分院以「未必有對價關係」等理由判決廖述嘉無罪。

 

廖述嘉的政治路轉交給盧秀燕,除了自己身陷賄選案外,還有一段插曲:廖述嘉原本想在1998年競選市議員連任,但1997年10月7日傳出國民黨預計派洪昭男競選台中市長,盧秀燕則擔任副市長人選。消息一出,國民黨市議員群起激憤,哪有老婆當副市長人選,老公去選市議員的道理?萬一雙雙當選,豈不變成老公在議會監督老婆?國民黨市議員群起「敦促」廖述嘉把位子讓出來,廖述嘉黯然退場,廖家的政治路自此徹底由盧秀燕接棒。

 

盧秀燕涉入賄選

 

廖盧的第三次馬腳,更是神奇。《中國時報》1995年4月23日報導,國民黨西區民眾服務處主任賴振聲及視導鄭鏡亮,在省長、省議員選舉期間,拿了56萬元給西區後備軍人輔導中心秘書鍾明輝,要鍾以「工作補助費」名義,把錢發給該中心的180名工作人員,要他們「支持宋楚瑜及盧秀燕」。多人認罪,檢察官偵結起訴。

 

弔詭的是,這起案件後來沒聲沒息,難以在司法院裁判書網路找到後續紀錄。究竟賴振聲及鄭鏡亮後來是否成罪?背後是否有宋楚瑜及盧秀燕的指使?如此重要的賄選案,自此在新聞的舞台上退場。

 

廖盧的第四次馬腳,則是2018年3月20日《壹週刊》爆料,盧歷屆選舉的政治獻金花在選舉宣傳支出時,六成的錢流向特定兩間傳播公司——羚羊和忽必烈。其中忽必烈董事長廖瑞芳、經理人廖瑞華,是廖述嘉的姊姊;羚羊公司董事長盧秀玲,是盧秀燕的妹妹。從2004到2016總計金額約3600萬元。

 

光是帳面上來看,盧秀燕的政治獻金流到了自家人的公司,也難怪盧秀燕可以一直當無殼蝸牛,甚至一度負債3000多萬:盧秀燕及廖述嘉夫妻財產依法要申報,但他們的弟弟妹妹們不用。財產是否都藏在親戚家裡?盧秀燕至今無法清楚說明。

 

當無殼蝸牛的盧廖二人,還有一大謎團。有個叫做廖述嘉的人(不確定是否同名同姓)2017年擔任起造人蓋了一棟大里透天(如下表)。如果這位就是盧秀燕的先生,那豈不是自己沒房子,卻幫人蓋房子?

 

 

不僅如此,這位不知道是同名同姓還是同一人的「廖述嘉」,根據1999年4月7日《經濟日報》報導,擔任資本額6億的采發投資代表人,當選三采建設董事。(三采1998年營收13.62億)。毫無疑問的是老闆階級。

 

至此,盧秀燕的媒體包裝術已經破綻百出。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