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高雄是民主的地盤,不是民進黨的天下
2018.11.06
22:10pm
/ 洪亞瑋
民進黨在高雄縣執政32年(至2018年)、高雄市執政20年,一路以來並非平順,是靠亮眼的執政成績才換來2014年的完全執政,韓國瑜批評高雄又老又窮的時候,是否可以先面對綠色執政下的政績?

 

文/洪亞瑋(財經法律研究所碩士生、前民進黨員)

 

很多人有個誤解,認為高雄是民進黨的大本營,尤其是高雄縣,綠到讓人驚訝,但確實是這樣嗎?如果仔細分析政治版圖的變遷,各位應該會發現,民主在高雄,是最好的實現。

 



國民黨保有議會過半的席次與民進黨相互制衡才是高雄縣實現民主的方式

 

以改制前的高雄縣而言,1950年實施地方自治後的15屆縣長選舉,國民黨拿下七屆,黨外與民進黨攻佔八屆,縣長選舉上可謂政黨勢力平均,造成如此現象的原因,在於高雄縣三大派系,紅、白、黑,紅白兩派傾國民黨,黑派為黨外政治家余登發組織,後期融入民進黨。三派各有地盤,從農田水利會、農會與漁會的三巨頭來看,黑派勢力不大,無法與其他兩派抗衡,這直接衝擊更基層的選舉,無論是村里長、鄉鎮長或縣議員,都是紅白兩派的勢力為大,黑派僅能在少數的鄉鎮代表會插旗,或是選上幾席縣議員,到改制為大高雄市以前,縱然民進黨從余陳月瑛開始到楊秋興連續奪得六屆縣長,仍然呈現朝小野大,國民黨並非一敗塗地,還是具有在高雄縣擊敗民進黨的實力。

 

但為何國民黨就是拿不回高雄縣長寶座?這就說明提名人選與派系整合的重要。余陳月瑛能開啟綠營連續執政24年(至2010年)的實力,除老縣長余登發長期建立的政治威望外,余陳從擔任省議員開始就建立起自己的政治實力與人脈,為民服務評價甚高,與黨外人士乃至於其他派系的政治人物都有交好,執政時大力興學、重視地方建設等作為深植縣民人心,甚至高雄縣長卸任後,還有高雄媽祖婆稱號,其執政口碑可見一斑;到余政憲任內,執政表現不差,其將民進黨與黑派完全結合,開展出余家班的政治巔峰期,相對於國民黨的紅白兩派遲遲無法整合,更是白白葬送縣長寶座;至2001年,楊秋興接任縣長,延續前兩位縣長的成果,將高雄縣打造成工商大縣,以窮縣之姿拿下全台招商成績第一,縣內農產出口暢旺,更為雜誌票選五星級縣長的常客。三位縣長24年的綠色執政,政績斐然,縣民自然反應在縣長選舉的選票上,反觀國民黨,紅白兩派無法推出像樣的候選人,更難以完全整合,縣民當然把票投給政績好的綠營縣長。僅管如此,縣民亦未選黨不選人,縣市合併前除縣長選舉外,都是國民黨佔上風,就算是總統選舉,也不是一面倒由民進黨大贏。綠營24年的執政建立於政績(可以去查舊高雄縣的資料或問老縣民),縣民並非盲目跟從,也沒有因政績全然否定制衡力量,而是因好政績投縣長,為監督(或地方服務)而投不同黨,讓國民黨繼續有議會過半的席次制衡民進黨,這就是高雄縣真正實現民主精神的方式。

 

民進黨在高雄執政並非平穩 憑靠亮眼政績換來2014年完全執政

 

高雄市更是艱困,在謝長廷入主市府前有四大家族,全部支持國民黨,還有當時還是小清新的政治明星吳敦義,看起來是民進黨難以突破的高牆;當謝長廷南下港都時,依其自述,整個高雄認識不到50人,但他卻以過人的毅力,耗費兩年的時間接觸基層,放下天龍人的姿態親近高雄,對比成天想到台北的吳敦義,高下立判,當然韓國瑜更無法與之相比,謝可是認真的對市政問題提出對策;謝驚奇的險勝港都後,可以看出其針對高雄市長年以來的沉痾,重點式施政,雖然在朝小野大的市議會,屢遭杯葛,但謝放軟身段折衝,又有中央全力支持,任內整治愛河、通過捷運預算並動工、解決自來水飲用問題等政績逐漸改變高雄,並由謝開始高雄市的都市轉型工程;縱然成績亮眼,謝的市長連任依舊驚險,國民黨整合後仍然於各項選舉力壓綠營,市民繼續鞭策民進黨,可不是像外人所說的綠到發光。

 

2006年陳菊奪得市長後,承襲謝的都市轉型工程,加深又加大的帶領高雄轉型,工業大城的高雄市逐漸展現新風貌,市民看在眼裡,尤其是世運在高雄的盛會,筆者作為高雄人,親身體會到高雄積壓已久的社會力爆發,從志工招募到世運會結束、從高雄縣到高雄市,瀰漫著高雄人終於站起來的氣氛,當陳菊代表高雄市踏上中國的自信表現,與世運開幕那一場振奮人心的致詞,奠定陳菊在高雄的執政基礎。不過市民還是給民進黨考驗,五都選舉陳菊並未大贏,市議會仍未過半,國民黨在高雄市的實力依然很大,陳菊屢次在議會被修理,執政也並非一帆風順,幾次災難重創高雄,市民批評聲浪強烈。但陳菊面對危機時總是能展現過人的應變能力,化解多次困難。直至2014年,陳菊方能挾著市民高度評價,配合大量栽培新人投入市議員選舉,及大環境有利綠營的狀況下,以超高票數連任高雄市長,並成功拉抬起市議員選情,議員席次過半,完成大高雄綠營完全執政的目標。

 

民進黨在高雄縣執政32年(至2018年)、高雄市執政20年,一路以來並非平順,是靠亮眼的執政成績才換來2014年的完全執政,這個過程,高雄縣走28年、高雄市經過16年,人民在每個階段都嚴格注視著這幾個縣市長的表現,因為政績而支持縣(市)長,因為不足而選擇制衡,否則完全執政的到來,為何需要這麼多年,韓國瑜批評高雄又老又窮的時候,是否可以先面對綠色執政下的政績?


韓國瑜批評高雄前不妨先正視高雄轉型以及實踐民主的過程
 

當韓國瑜認為高雄人都在搞政治不拼經濟,或是不斷在高雄進行惡劣的選舉操作,請韓想看看,當高雄人過去真正在實踐民主精神,你卻把高雄當成民進黨的天下來進行政治拼殺;當高雄人不停鞭策民進黨的縣市長進步,你卻認為陳菊的勝選只是我們在同情陳的民主奮鬥歷程;當高雄人致力於城市轉型,承擔轉型的陣痛期,你卻隨意批評高雄又老又窮;當高雄人讓新黨的外省人姚立明當選立法委員,你卻不認真看待我們對選賢與能的堅持;當高雄人經歷從橋頭事件到美麗島事件等一連串民主進程,你卻想要我們放棄努力爭取而來的自由;當高雄人參與並實現民主價值向威權說不,你卻要我們拋開尊嚴以免防礙兩岸一家親的虛假口號;韓國瑜,請正視高雄人實踐民主的過去,請尊重高雄人對民主的真心,高雄從來不是某黨的天下,高雄的以前與未來,都奉行著民主,是民主的地盤、民主的高雄,不是讓人來隨便喊喊口號、練練肖話,就能當選市長的地方。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洪亞瑋
財經法律研究所碩士生、前民進黨員
作者文章列表
洪亞瑋
財經法律研究所碩士生、前民進黨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