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2018,臺灣選舉的「中國入侵元年」
2018.11.09
18:54pm
/ 樂克凜
2018年的選舉,不僅是場測試你我的「媒體識讀」與公民素養能力的選舉,亦是場關乎認同與價值的選擇,甚至更是場對於「對中國說『不』!」與否的關鍵前哨戰役。而如果你也真的在乎,那不妨像滅火器樂團所唱的那樣:

 

文/樂克凜(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過去「中國因素」對臺灣政治與選舉的影響,已是許多臺灣人開始日漸有所醒覺的警訊;但中國對臺灣選舉的「大舉公然入侵」,其力道之大、斧鑿之深、投入資源之多,以及明目張膽的程度之如此誇張地不加遮掩,都遠遠比不過此次2018年的「九合一」地方選舉。而也正因如此,2018年選舉的意義,更已超過了以往地方治理的論辯層次,而是場關乎「認同」與「價值」的抉擇。

 



中國對臺灣懷抱的併吞意圖,以及對能「有助中共完成此意圖」的特定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支持向來非常明顯。但隨著「天然獨」世代的崛起,以及國民黨在2016年之後就越來越把自己塑造成了「扶不起的阿斗」──中國終於發現了實在沒辦法完全「寄希望於國民黨」(遑論其他統派政黨),於是,共產黨乾脆選擇自己動手;綜觀中國這次對臺灣選舉的「全面介入」,至少有四種類型:

 

(一)在臺灣社群媒體與網路上發動的「認知空間作戰」

 

即透過大量的假媒體、假帳號,製造出無數的假流量、假訊息,並意圖藉此影響著「真實」的世界。曾經有人以為,「網路」會是培育中國公民社會的土壤;但隨著黨國社會維穩與控制的全面介入,如今反倒藏身一支由中共極權政府所領導的「網路大軍」,並伺機利用他國的自由制度來發動無數次的惡意攻擊。如在臺灣,曾幾何時,「五毛網軍」與「簡體字」成了你我社群軟體上氾濫成災的「日常」?而更可怕之處則在:竟仍有部分政黨與媒體喜歡隨之起舞地「聯中鬥臺」。

 

(二)直接透過官方所控制的龐大媒體進行輿論操作

 

讓一向對西方民主與選舉制度從來不屑一顧的官媒,突然間竟成了臺灣選舉與「民心走向」的專家;在夸夸其談之餘,更不忘對特定的候選人大肆吹捧,只差沒主動幫他們貼上一個「北京支持」的認證標籤了。而對於那些並沒有收看中國媒體的臺灣受眾,別擔心,還有許多的臺灣媒體爭先恐後地在爭取「中共業配」,這也是為什麼你看到著越來越多匪夷所思、不分敵我的「親中內容」出現在媒體上了;如果媒體圈真要辦一個「中共代言人」的比賽,還不知最後會獎落誰家呢?

 

(三)官方力量的直接動員

 

如探聽在中國的臺灣人其政黨與投票傾向、在選前刻意打壓所謂「綠色臺商」、扶助與支持所謂「親中臺商」或「藍色臺商」成立各種後援會等相關組織,甚至是直接動員、祭出優惠機票,要求在中國的臺灣人返鄉投票等──在中國,你沒有投票的權利;但中國政府卻告誡你:回臺灣,你最好把握每一次投給統派政黨的機會,否則下場自負──國民黨的諸君可看好了,你們最愛的中國,可沒在管什麼你們最愛講的「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喔!

 

(四)「中國資源」的直接介入

 

如中國的軍方、情報、統戰與對臺等部門,透過各種得以穿梭於兩岸間的政經管道,直接對那些北京想要扶植的對象進行資金或各種資源的挹注,所謂對他國選舉事務的「公然介入」,大概沒有比這更誇張的吧?──這就宛若習近平時代在全球範圍內所推動的「一帶一路」戰略:大筆的資金與資源看似「善意」地不斷投入許多小國,但其慘痛的代價,卻是可能就此被中國所徹底控制──而在臺灣,這些來源不明的「中資」正在肆意滲透的最終結果,當然是希望能「完全控制」我們的一整個國家……

 

而面對中國對臺選舉的「全面入侵」,你更可以看到特定政黨或陣營的候選人竟也選擇了「全面配合」:平日盡情地享受由中國網軍所帶來的人氣與光環,但出了事就切割說「一切皆是支持者自發行為」;明明臺灣在國際上飽受中國的打壓,卻還是愛標榜與吹噓自己「與中國的關係多好」;不協助在地農漁民與地方產業進行轉型與升級,而整天只會與中共唱和來恐嚇選民……甚至,你要跟他談兩岸與國家認同議題時,他說「我只是在選地方選舉耶!」;但你一轉頭,他立刻對中國高喊起「九二共識」與「兩岸一家親」,甚至某黨的前主席還要進一步對中國輸誠「不排除統一」──有多少那看似一時的「人氣」與「聲勢」,不根本就是建立在「坐享『中國因素』之福」的基礎上嗎?

 

中國對臺灣2018年地方大選的介入如此之深,除企圖重挫民進黨政府、打壓本土力量.並扶植親中的代理人及其盟友的政治勢力外;更重要的目的,更旨在藉由2018年的此次「操兵」,以求在2020年甚至更以後的臺灣總統大選中,能徹底達到「中國控制臺灣」的選舉結果。

 

若在此意義上觀之,則2018年的選舉,不僅是場測試你我的「媒體識讀」與公民素養能力的選舉,亦是場關乎認同與價值的選擇,甚至更是場對於「對中國說『不』!」與否的關鍵前哨戰役。而如果你也真的在乎,那不妨像滅火器樂團所唱的那樣:

 

「我一擺擱一擺徛出來」,因為,「早就堅心擔起咱的未來」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