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有主張統一的自由」不是給你這樣用的!
2019.06.10
12:29pm
/ 樂克凜
「言論自由」當然是如今被絕大多數民主國家都極為重視的普世價值之一;但這不代表沒有其他普世價值在其之上或至少跟其同樣重要,甚至需要為了無限上綱的保障誰,而需要去徹底犧牲另一個。簡言之,無論是包容性再怎麼強的現代民主國家,都不會、不應當去容忍宣揚發動戰爭、種族滅絕、人權迫害,或危害國家安全與人民生命財產的言論存在;沒錯,即使以「言論自由」之名也不可以。

 

一向被外界訕笑為「中國對臺統戰大拜拜」的「海峽論壇」又要再度舉行。早年,這場中共所一手策劃的「統戰分化大平臺」,還懂得試圖用各種如血緣、文化、旅遊、影視與產業等的「民生議題」,來沖淡與掩蓋其實再明顯不過的政治色彩。

 



賺錢養家無須用國家與後代的自由作為交換籌碼

 

但近幾屆來,中國卻早已越來越懶得偽裝單純與友善。蠻橫無理的對臺恫嚇、莫名其妙的政治前提、囂張狂言的消滅宣言、恥笑臺灣的民主自由、霸道單方的統一要求、不加遮掩的戰爭威脅等早已自中國高官的口中不斷流出,而更超現實的是,台下一干特定政黨的高層、縣市首長與媒體人,還要忙著認真聽訓、鼓掌叫好。

 

在中國,仗著不斷重複歌頌黨國獨裁體制及複頌「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兩岸統一」與「偉大祖國」等政治密碼,而得以吃香喝辣的臺灣黨政與媒體人,不僅在中國拼命唱和著黨國專制;回到臺灣,更是拼命地聊表效忠等行徑,早已讓大多數臺灣人看不下去,誰不需要賺錢養家?但有需要用自己的道德與尊嚴,甚至是整個國家與子孫後代的自由與安危來換?

 

而更令人看不下去的是:在一個沒有言論與思想自由的國家,拼命去歌頌唱和人家的「德政」也就罷了;但回到自己國家後,仍然要拼命替專制獨裁的敵國公然宣傳敵意與戰爭,然後,又在動輒高呼著「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應該也要保障他們這種替「專制國家的恫嚇宣傳」者,更動不動就在那麽高喊臺灣政府的管制或防衛性作為是「新白色恐怖」,高呼「主張武力統一與『民主協商』也是言論自由!」究竟是哪門子道理?

 

民主自由不代表有公然附和中國並恫嚇我國的權利

 

如日前「資深媒體人」高源流先生在《中國時報》上的投書【人民有主張統一的自由】,內文聲稱臺灣人當然也擁有「一國兩制」與「兩岸共同打擊臺獨」、以及到中國去簽署「和平統一」等共同宣言與備忘綠的自由,並要求陸委會不要再「恫嚇」那些要前去中國參加論壇或「民主協商」、簽署協議的「臺灣方面人事」,並攻擊政府的相關作為是「新白色恐怖」,即可處處見到這種論調的荒謬與令人憤慨之處,真的是讓人越來越看不下去:

 

「言論自由」當然是如今被絕大多數民主國家都極為重視的普世價值之一;但這不代表沒有其他普世價值在其之上或至少跟其同樣重要,甚至需要為了無限上綱的保障誰,而需要去徹底犧牲另一個。簡言之,無論是包容性再怎麼強的現代民主國家,都不會、不應當去容忍宣揚發動戰爭、種族滅絕、人權迫害,或危害國家安全與人民生命財產的言論存在;沒錯,即使以「言論自由」之名也不可以。

 

因此,當我們回到那些特定政黨與媒體人士最愛聲稱的「我有主張『武統』與去中國『民主協商』的『言論自由』」論調時,便可用一個最明顯不過的事實與道理將其戳破:中國長期以來,都主張「不放棄以武力解決臺灣問題」;特別是在今年初「習五條」提出後,更明擺著要透過各種力量以達到「消滅中華民國」的政治與軍事意圖,並提出分明是在公然漠視與意圖摧毀臺灣現有的主權獨立和民主制度的「一國兩制『臺灣方案』」

 

這是一個明擺著威脅與攻擊我們的人民、消滅與併吞我們的國家、沒收與摧毀我們的生活方式的敵國,所屢屢進行的種種根本不該被國際社會與普世價值所容忍的霸權行為。身為一個正享有民主自由空氣的臺灣人,你不敢或不願出聲譴責中國,也就罷了;但這絕對不代表,你擁有可以公然附和中國、恫嚇臺灣、宣傳戰爭的權利,這也絕不會是什麼民主國家該保障的「言論自由」。

 

而高源流先生也與許多特定政黨與媒體人士一樣,喜歡把我方政府對於兩岸交流間的相關管制與規範,動不動就刻意地混淆與上升成為「阻饒一切兩岸交流」,並努力曲解或忽視著現有相關法令制度的存在,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甚至是新修訂的《刑法》中,對於兩岸之間簽署政治性協議或共同倡議等,早已有明文限制與具體罰則。你們拼命想要做的那些「率先代表臺灣人去跟中國『民主協商』」或「盡快簽署政治性協議來表達『忠誠之心』」等行為,不僅是會讓大多數臺灣人都感到不齒,更早就是公然違法了,遑論「言論自由」。

 

赴中聽訓的黨政媒高層實是替中國宣揚「不放棄武統」

 

說到底,高源流先生的論述,其文章標題「臺灣人有主張統一的自由」或許並沒有錯,但,可惡就可惡在,他們並沒有真正告訴你,那些最喜歡去中國吃香喝辣、開會聽訓的黨政媒高層們,所一貫配合中共而主張的「統一」到底是什麼?他們喜歡用「和平」來包裝,但骨子裡與實際上卻是大刺刺地替中國揚言的「不會放棄武力手段」與「不惜發動臺海戰爭」宣傳;他們喜歡強調「誓死保衛中華民國」,卻從沒告訴過你所謂「統一之日」正是「中華民國滅亡之時」;他們最愛替中國的「偉大復興」與「經濟奇蹟」做宣傳,卻又總是刻意地忽略中國遍地都有的貧富差距與社會問題,以及那些發生在新疆、西藏與香港的種種恐懼與慘劇⋯⋯

 

他們更總是喜歡宣傳著「一國兩制」對臺灣有多好、臺灣能保有多少現有的生活方式「不會改變」,卻不願回答,那些當年中共承諾要給香港的「五十年不變」,其中有多少才經過不到一半的時間就早已變調,以及,為何臺灣又需要自願放棄那些最寶貴的主權、獨立、尊嚴與安全,然後換取到一些「在中共容忍的前提下」,願意還讓我們能夠保留的種種事物?不只,這個紅色帝國視「承諾」與「人命」有多不屑;更何況,它能給的,都是我們早已擁有很久的東西,而且你還無法確定,這些在它自己本國都不願意還給人民的基本自由與權利,它到時候又還會願意「施捨」給你多少、又多久?

 

而他們也始終不敢回答的問題也包括了,躲在臺灣的「言論自由」與多元社會的背後,卻總在千方百計附和中國對臺恫嚇,並主動替中國宣傳「武臺灣」、發動戰爭、消滅自己國家的種種行徑,究竟又「正當性」在哪?甚至到底是何居心呢?

 

我相信許多人是真心地期待,有一天像高源流先生等這樣熱衷於「主張統一」與參加「海峽論壇」的前輩與朋友們,能好好地逐一面對與回答上述的這些問題。也更期待,在近期忽然紛紛變成「自由主義者」的他們,也能在中國、在中共高官面前、在海峽論壇之上,去大聲地跟主辦國要求自己也要「100%的言論自由」。那時,我想你們就發現,為什麼民主與自由對臺灣這個國家而言是如此重要?以及,為什麼我們的政府與公民要如此努力地去守護他們,不受這種紅色帝國的「裡應外合」所傷害。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