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正常發揮」的紅色媒體,已然開打的「護臺戰役」
2019.06.25
10:10am
/ 樂克凜
「民主自由」自然可貴,因此更絕對不能沒有「防衛」:特別是在面對毫無民主自由觀念與制度可言的國家時,更該努力提防如何能不被其遂行滲透與破壞。

 

6月23日的臺北街頭,上萬名的臺灣人在滂沱大雨中仍齊聲高呼著「拒絕紅色媒體、守護臺灣民主」的口號。而相較本月初在同一地點舉辦的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的「凱道造勢」:這場「反紅色媒體」活動「少了」地方派系的強力動員、浩浩蕩蕩的遊覽車隊、單一媒體的瘋狂直播,以及來自特定政黨或政治勢力的資源挹注……

 



但,卻「多了」那些自發上街的熱血公民、雨中繽紛的無數「撐傘」、群眾募資的活動經費,以及凝聚包括民進黨、臺灣基進、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等跨黨派的多元支持力道。「反紅色媒體」在臺灣社會,特別是年輕世代之中已逐漸形成共識,而這一切不僅是臺灣的「紅色媒體集團」咎由自取,此場運動的結果更攸關著臺灣的民主自由與國家安全。

 

「紅色媒體」的正常發揮:扭曲真相、極盡抹黑

 

「反紅色媒體」的人數與規模之多,讓那曾配合「中媒步調」而竟能選擇「獨排眾議」,對「六四30週年」與「香港百萬人『反送中』」等「讓中共不爽」的新聞「獨漏」(甚至還「下架」自己過往的相關報導)的紅色媒體,自己都無法繼續使出「忽視」技能。於是,既然不能選擇「掩蓋事實、忽視現況」,紅色媒體自然祭出了它習以為常的下一招:「扭曲真相、極盡抹黑」。

 

紅色媒體的反擊攻勢,包括質疑「反紅媒遊行」者的資金來源、汙衊發起者「必定是出於選舉考量」的政治動機、抨擊「反紅色媒體」運動本身違背了「民主自由」,最後還順帶把幾乎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媒體都罵了一頓,彷彿只有自己是那代表臺灣言論自由與新聞倫理的「最後良心」,再次完美地示範自己是如何活在並試圖建構出一個截然不同於絕大多數臺灣人民的「平行宇宙」-不,或應該將其正名為「中共宇宙」更為貼切。

 

可惜的是,除了在那種政府管控媒體、官媒統一「發稿」、上網還得「翻牆」的極權國家,否則這種明顯背離於事實與良知的「中共宇宙」,是很難藉由特定媒體的扭曲與炒作而被建構的。況且,民主國家的每位公民,都擁有能自行獲取多元資訊(而非受到網路監控與言論箝制)、公開討論思辯(而不會成為「李明哲第二」)與進行媒體識讀(而不是只能接受官方說法)的,這也讓紅色媒體的許多荒唐言論不攻自破,更凸顯了過去長期以來特定紅媒對特定政客不斷宣傳與造勢的詭異與荒謬。

 

從「反媒體壟斷」至今 看紅媒如何不斷「超越自我」

 

「反紅媒遊行」的活動經費與志工人力完全依賴於公開募集,共一千多個民眾用幾百、幾千塊的小額款項在一個小時內就達到了一百多萬的目標,還已經預定要公開帳目,而預計要徵求兩百人的志工培訓更湧入了超過三百人-這不僅凸顯出臺灣社會對於紅色媒體的「人神共憤」,更讓人不禁想問:那種可以不計收視、罰款與毀譽而盡情揮霍新聞時段與專業良知在「挺韓黑臺」的紅色媒體,你們的資金與動機不是顯得更可疑百倍嗎?而那由紅媒力挺、屢屢自稱「庶民力量」的韓市長,又有想要跟大家報告一下自己每場造勢的經費來源與相關明細嗎?

 

而「反紅色媒體」的公民運動更不是恰逢2020年大選才被發動:早在2012年就有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反旺中運動),便有無數公民團體與年輕世代齊聲發出對於「中國因素」介入臺灣媒體的怒吼,並反對那些對中共宣誓效忠的「紅頂商人」併購與控制臺灣的主流媒體。這條「反紅媒、護民主」的道路許多人已走了很久。

 

而真要說:某紅媒為攻擊特定公眾人物而創立的新聞週刊、為攻擊民進黨政府而開播的政論節目、甚至為迎合中共官方而大幅調整與修改的內部報導與經營方針-這樣的媒體,又有什麼資格去評論他人的「考量」或「動機」呢?

 

從2012年以公民團體與學生社團為主的「反媒體巨獸運動」,到2019年跨越黨派與世代的全民「反紅色媒體運動」,七年來最顯而易見的現實是特定媒體集團的不斷「超越自我」:在選舉過程中製造並傳播大量的「假訊息」、竭盡一切資源為特定單一候選人宣傳與造勢、以中共官方「奉核」的內容版本在臺灣社會進行散播、配合中國官媒進行口徑一致地互相合作與在臺宣傳、主辦多場「兩岸媒體交流」活動公然號召臺灣媒體同業要「為祖國統一服務」……

 

「紅色媒體」破壞民主自由 「守護臺灣」戰役早已開始

 

紅色媒體在臺灣所做的,根本是利用臺灣的民主自由環境,來行傷害與破壞民主自由之舉;甚至是唱和與配合著中共對於臺灣的併吞主張,由此可見,所謂「拒絕紅色媒體」不僅無關「民主自由」,反而正是因為要努力地守護我們的國家安全與民主自由,所以才該對這樣誇張與荒唐的紅色媒體大聲說「NO!」。

 

「民主自由」自然可貴,因此更絕對不能沒有「防衛」:特別是在面對毫無民主自由觀念與制度可言的國家時,更該努力提防如何能不被其遂行滲透與破壞。而「紅色媒體」受中國政府所指示與委託,在各民主國家中盡情散播符合「幕後金主國」的國家利益,並致力於製造該國的內部分化與動亂,甚至意圖介入與影響選舉,好讓「中國代理人」與「親中候選人」能掌握該國的政治資源──這樣的案例早已在許多國家都上演著,而從臺灣的脈絡來看,這場對抗中共及其同路人(包括政黨與媒體等)的漫長戰役,更是早就已被拉開序幕。

 

竭力「抗中護臺」 應給民進黨政府更多加油打氣

 

而對不斷透過對外強硬宣示、修訂相關立法、強化國防國安、並建立「民主防衛機制」的民進黨政府而言,如何能有效應對這樣的「中共同路媒體」與「中國在臺代理人」,將是下一階段中最受國人乃至國際社會所矚目的關鍵焦點。以其過往對如「兩岸簽訂政治協議」的高監督門檻設置、將共諜納入「刑法外患罪」重懲、強化規範違反的中資來台,以及明文重罰「為中國發展組織」者等等的過往經驗來看,接下來對於如「外國代理人制度」的建立,以及對「廣電三法」等其中對「假訊息」的規範與懲治,都同樣穩健並值得期待。而這種種都不僅在呼應著無數公民的呼聲與期待,更在持續一步步將「抗中護臺」的國安藍圖給拼湊完整。

 

畢竟,我們所致力守護的,不僅是一個「正常」的媒體環境,更是我們的民主與自由制度;同樣,我們所努力抵抗的,也不只是若干個拼命製造假訊息與造神新聞的「紅色媒體」,更是它背後那個蔑視並踐踏民主、人權、信仰、法治、以及新聞與言論自由,並試圖將臺灣已納入其邪惡統治之中的「紅色帝國」。當「紅色媒體」與「紅色帝國」毫不意外地繼續在臺灣社會裡「正常發揮」,正也標誌著這場「抗中護臺」的關鍵戰役已如火如荼;臺灣的民主化之路好不容易才逐漸踏上深化與穩固,絕不該任憑專制帝國所吞噬,而走向回頭路-甚至萬劫不復。

 

 

顯圖由 讀者聞人翰 提供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