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行政管轄權的擴大 是埋葬司法管轄權
2019.06.25
14:37pm
/ 李不為
為什麼香港人恐懼《送中條例》通過?重點是一國兩制唯一的不同,叫「司法」,起碼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而不是全部聽令於行政單位,果真如此那不是又回到封建帝王的社會了!

 

此次香港人激烈反抗《送中條例》,因為一旦通過代表香港的:司法獨立、言論自由、人權保障、一國兩制來「送終」!美國、英國、加拿大政府及國際商會、團體也相繼表示關切修法,擔心修法後恐將使得相關國家在港國民被移送到人權狀況有爭議的中國大陸,導致個人人權、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干預行政權破壞司法管轄權

 

用一個行政權及內部的條例,要把其他國家所謂的「衝突」引到中國去,擴大行政管轄權會破壞司法管轄權,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擴大行政管轄權,相對之下就是縮小其他國家與地區的司法管轄權,這是很嚴重的問題。《送中條例》是打破一般所謂國際刑法、國際公法的一些觀念,香港人跑掉讓亞洲金融中心送終!節目主持人胡忠信說:「台灣行政法院早就被送終了!」

 

2003年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副院長郝思曼教授(Winfried hastener),他來台灣訪問,是第一個用官方代表的身分,當時德國的外交部說不行,因為台灣跟德國沒有外交關係,你只能用私下拜訪。在郝思曼教授之前的德國聯邦憲法法院院長來台都用私下訪問的名義,結果hastener對德國的外交部論證四點說:「一、德國是不是權力分立的國家,結果外交部說『是!』 二、外交是不是行政權,『對!』三、那你外交部能不能干預司法權,『不行!』四、那我現在是行使司法權,我要到台灣去,是一個司法獨立的行使。」

 

要知道,德國司法人、法律人是有人格的,是敢這樣做的,一個權力分立的行使,所以行政權的手不要伸進來,請退回去,結果當時德國的總理Angela Merkel就讓步了!

 

我們都在講「本體論」,本體論就是「研究到底哪些名詞代表真實的存在實體,哪些名詞只是代表一種概念」。就是說司法權真的要獨立,不像台灣的司法權,尤其行政法院自甘不是所謂司法獨立,而處處仰賴行政機構,難怪台灣法官不信任度負80%,早就該上街頭了,爭取司法獨立。

 

不能讓行政權無限擴張 埋葬司法管轄權

 

從司法獨立來看《送中條例》,國際刑法它是一個司法問題,是一個司法管轄權的問題,標準是司法問題、刑法問題,不是行政問題,另外屬地原則和屬人原則優先,所以《送中條例》已違反國際刑法屬地和屬人優先原則,香港有三千個律師穿黑衣服上街頭,香港的律師、法官實在有guts,令人佩服!但是現在用行政權來擴張,否定司法權獨立,否定權力分立,這兩點是三權分立的基本精神,如果喪失了功能當然天下大亂,所以這是最主要的重點。

 

台灣的司法人員有沒有人權觀念?還是自甘墮落願意做行政機構的工具?看台灣目前這些人還在用舊時代訂下來的東西。為什麼怕中國的司法,因為他們還停留在所謂集權的時代,用所謂的筆錄,用一些偽造的證據、假案來整肅人家,這個大家都怕,如果是公開透明的審判皆大歡喜,所以為什麼香港人恐懼《送中條例》通過,重點是一國兩制唯一的不同,叫「司法」,起碼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而不是全部聽令於行政單位,果真如此那不是又回到封建帝王的社會了!台灣司法要改革,但是如果政府不作為,也是犯罪,要制裁!

 

其實台灣的司法和財稅有很大的問題,台灣目前用的稅法,還是匪諜冀朝鼎所訂的稅法,一直在奴役台灣人,所以台灣人一定要站起來,推翻這種不合時宜的稅法,台灣的行政法院也實在太差勁了,竟然判人民的敗訴率達94%,完全俯首稱臣於行政機關!至於台灣的法官也太軟弱了,完全放棄主張爭人權要抵抗,法官、檢察官不要躲在家裡成了小公務員,那是不對的,司法人員、法律人此刻應該挺身而出,主張要司法改革。香港人的團結!香港人的怒吼!是喚醒台灣人民的警鐘,不能讓行政權無限的擴張,行政管轄權的擴大,是埋葬司法管轄權。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李不為
高雄市自由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