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中共代理人」修法:讓「奪心魔」現形
2019.07.16
12:02pm
/ 樂克凜
這一切就好像「Netflix」原創影集《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裡的敘事節奏:一件又一件越來越詭異或不對勁的事件與跡象,其實都在暗示著某個駭人聽聞的真相正在逐漸被挖掘而出;而那最終會破牆而出的,將是會能毀滅我們所珍視之一切的恐怖魔神(Demogorgon)……

 

「專制政權從不跟你談『民主自由』」這句話大抵上是沒錯的,只是後半段還要再加上一句:「在它想利用你的『民主自由』時,例外」。而這也正是,包括台灣在內的許多民主國家,此時此刻正在面臨的「中國『銳實力』」或所謂「紅色滲透」之入侵的現狀描繪。

 



至於這個專制極權的現代紅色帝國,到底是如何藉由各種政治、經濟、軍事與文化等方面的龐大資源與各種手段,或明目張膽以官方之姿主動出擊、或私下藉由「代理人」來進行間接滲透──這可能需要用一整本書的內容才能概述,如近日旅美學者何清漣所著的《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或是美國國會「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USCC)所公布的最新報告,都明確揭露了這場正發生在全球範圍內的危機一角。而很不幸的,台灣不僅在這些警示中被提及的頻率越來越高,甚至更漸漸成為這些文章與報告中的主角……

 

如《怪奇物語》般的敘事節奏,「紅色滲透」正慢慢蔓延至每個角落

 

當「紅色滲透」已綿延不絕並深根廣佈地在了台灣的許多角落,縱使是平素最沒在管政治的台灣人,都能從生活中的各種「反常」來觀察到這場屬於所有人的國安危機種種跡象:同一份中國官媒發稿的假新聞,竟有23家的網路媒體同時照抄;「紅色媒體」上幾乎24小時播放著同一個政治人物的各種「新聞」,更不只一次讓人覺得其用字遣詞根本是來自中共政府親自「供稿」;在街頭橫行打人叫囂的紅色暴力團體,其動員或活動竟總是能有不知來自何方的資金挹注……

 

這一切就好像「Netflix」原創影集《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裡的敘事節奏:一件又一件越來越詭異或不對勁的事件與跡象,其實都在暗示著某個駭人聽聞的真相正在逐漸被挖掘而出;而那最終會破牆而出的,將是會能毀滅我們所珍視之一切的恐怖魔神(Demogorgon)……

 

從「國安五法」到「防制假訊息」:自己的家園自己拯救

 

要如何才能成功抵禦這場「紅色滲透」,以避免台灣也像《怪奇物語》裡的霍金斯小鎮一樣:從原本一個充滿純樸與活力的家園,卻有可能在一夜之間淪為如「上下顛倒的世界」般的恐怖、悽慘與黑暗──從民進黨在國會裡力推的「國安五法」,以及已完成其中近半的12項有關防制「假訊息」的修法,都可以見到一道既不損害人民自由,又可保障國家安全的「民主防禦網」,正在逐漸被構築完成。「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如今已不僅是五年前的「太陽花學運」裡的慷慨宣告,更是這個國家的執政團隊與公民團體所在共同致力的目標寫照。

 

就像劇中的主要角色們一樣:不只一次地,聚集在同一間小木屋或大賣場裡拼命忙碌,蒐集各種道具與補強各種措施,來共同防禦即將到來侵襲的怪物。儘管雙方實力懸殊,也儘管自己的許多努力也不知是否能發揮足夠效果──但令人每每感動之處就在這:不管這些個別的努力或行動,在兇猛或巨大的怪物面前顯得有多無力或渺小;但當它們聚集起來並互相發揮效果後,卻總是能成功地帶領大家阻卻黑暗入侵、贏回正常生活。

 

但這樣的防禦措施是否真的完備了呢?──自然,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所需先看清楚的,應該是這個「怪物」究竟長什麼樣子?總是藉由什麼樣的方式來進行入侵或攻擊?又到底有什麼弱點呢?只有當回答了這些問題之後,我們才能針對這個怪物或魔神,進行最精準與有效的防禦和打擊。否則,縱然擁有著全身裝備,也只不過如《怪奇物語》裡屢屢登場的政府部隊一樣,僅淪為餵食怪物的肥料而已。

 

「中共代理人登記制度」:揭露「奪心魔」的民主防線拼圖

 

而在當下,中共這個怪物所每日都在對台灣進行滲透破壞的最大宗行動之一,即是透過在政治、社會與媒體上的各種「代理人」,想辦法一步一步吞噬著我們的周遭生活,甚至是去努力打開那個讓邪惡勢力能以長驅直入、降臨本地的異次元入口裂縫。當然,直接以「中國政府」的外衣行動實在太容易被報警抓走,就像怪物本人也不會把公然在大街之上晃蕩視為優先選項。所以,需要有著「人模人樣」的本地居民幫忙,那看似熟悉可靠的身影,其內在卻可能早已被「奪心魔」(Mind Flayer)所掌控,而其每日所努力遂行與追求的,自然也是那個為了能「迎接黑暗」的邪惡目標。

 

在劇中,那些被「奪心魔」所控制的人們,害怕熾熱的高溫,並在仔細觀察之下仍會顯露出種種可疑與詭異的跡象。而在我們的生活中,那些被中共所買通或控制的「代理人」們,同樣不免會常常表現出一個「正常」的政黨、團體、媒體、政客或公民所不會表露出的詭異甚至荒唐行為。

 

而成為「代理人」,不必然意味著懲罰或譴責,甚至就像劇中的比利(Billy Hargrove)一樣,在身不由己的背後,仍可能暗藏著一顆渴望被救贖與悔改的心,甚至無論如何,他總該還是你我的同胞。只是,當他們背後的那個主使者,其事實上是在透過這些「代理人」們,來推動著某個我們不能夠容忍與接受,或至少是我們應該要知道是什麼的「目標」時──揭露背後的主使者到底是誰,以及它到底想要做的是什麼,這應該會是最起碼、最起碼的底線與要求。

 

由此,接下來要守護台灣的這一塊民主防線拼圖,自非「中共代理人登記制度」莫屬:讓那些受雇或聽命於外國政府──尤其是對台灣公開宣示過併吞意圖與軍事威脅的中共政府──的「代理人」們,有義務要主動向社會揭露其真實身分與目的,而非躲在假裝客觀中立的外衣或民主自由的制度背後,私下在做的卻盡是為了外國政府的利益而服務,甚至為此不惜嚴重危害自己的國家與同胞安全其利益的行動。就像《怪奇物語》裡的情境一樣:當那些被「奪心魔」所控制的人們終於被曝光真實身分之後,便能立即大量地降低其所可能造成的危險與傷害,甚至對於彼此乃至整個小鎮來說,都能擁有再一次重新獲得拯救的可能。

 

「拿著手電筒的威爾」:「現形」與「照亮」黑暗中的怪物

 

「中共代理人登記制度」自然不是什麼「召回刑法100條」的黑魔法咒語,或是「綠色恐怖」之類的暗黑預言;用《怪奇物語》的方式來說,「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更像是給了小男孩威爾(Joyce Byers)一支手電筒──不僅讓那些原本隱藏於黑暗之中的身影與動靜得以被照亮,更能利用他的感應能力對家人與夥伴們明確指出:哪些人正在代表與遂行的,已經是來自另一國度甚至世界的意志。

 

至於細究判斷其危險或合法與否,以及又該採取何種因應方式,則又是另一個需要被眾人思考、並依法為之的問題了。而「中共代理人登記制度」的意義正在於此:揭露那些該被揭露的,照亮那些不該躲藏在黑暗之中的。然後,大家才知道該如何去識讀、觀察、接觸與對待;甚至在面臨著危險與威脅時,更知道該如何對抗與抵禦,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守護好自己和在乎的一切。

 

寫到這,又讓人腦海中不禁再次浮現了《怪奇物語》裡從始至終的「黃金組合」:那不只一次合力救出夥伴、抵禦怪物入侵、挽救小鎮淪陷、避免黑暗降臨的主要角色們,竟是一群仍屬天真浪漫的孩童與青少年們。但,這不也像極了台灣的民主與現況嗎?──無論作為一個「國家」來說,或走在一條「民主」之路上,我們都是如此年輕、如此稚嫩、甚至要面對的是如此充滿未知與巨大的魔神怪物。但我們也正是如此地需要在一夜之間急速長大、在自己的家裡搭築好足夠堅固的防禦與補強、並明確地知道我們所面對的怪物究竟是何種樣貌;過程可能很艱難,但唯有如此,我們的世界才不會被無盡的黑夜與顛倒的世界所取代。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