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中共政治代理人」的四種類型:香港案例,臺灣殷鑑
2019.08.01
15:03pm
/ 樂克凜
「以香港為鑑、護台灣民主」,不再只是台派對台灣公民社會的焦急預告,竟更成為香港人在奮力對抗親中勢力與北京政府、付出流血甚至生命代價的同時,也不忘要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臺灣人的隔海喊話。

 

「反送中運動」持續在整個香港社會裡燃燒著,幾乎是一整個世代與超過四分之一的港人都走上街頭的結果,迄今換來的卻仍是港府不痛不癢的聲明和回覆,甚至是一步步由政府警力與黑道份子合流帶來的「暴力升級」。而「今日香港,明日臺灣」也越來越不像是什麼遙遠的惡夢想像,「中共政治代理人」今日所能在香港做的一切,只怕來日在臺灣,只會更變本加厲地上演。

 



在香港,當在元朗的白衣黑道一邊高喊著「以秩序之名」,一邊卻用棍棒毆打示威者,甚至連為保護小孩的父親或臥倒在地的孕婦都不放過,而在旁的警察卻選擇視而不見、掉頭就走,親北京的建制派議員還去跟他們勾肩搭背地互道「辛苦了」;當北京政府、林鄭月娥與親中港媒不斷用「暴力滋事」與「擾亂社會安寧」來譴責反抗者,但偏偏他們自己就是那個在透過催淚瓦斯、胡椒噴霧、橡皮子彈、強力水柱、鎮暴盾牌強力驅散手無寸鐵的人民,甚至是用霰彈槍對準著示威者—整件事看上去,令人覺得荒謬又感到憤怒:全世界大概只有中共這樣的極權政府,才能夠把一個原本還享有一定程度民主與自由的香港弄成現在這樣。

 

更令人感到震撼的是,那宛若末世警語般的「現在是香港,下一個就是台灣」與「以香港為鑑、護台灣民主」,不再只是台派對台灣公民社會的焦急預告,竟更成為香港人在奮力對抗親中勢力與北京政府、付出流血甚至生命代價的同時,也不忘要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臺灣人的隔海喊話。

 

而仔細想想,除了還沒被中共所併吞之外,台灣與香港的許多處境其實相去不遠—特別是在被「紅色滲透」的程度與廣度上更是如此,在香港的「反送中事件」裡,在香港的「中共政治代理人」其角色與作用簡直是前所未有地「顯著」,甚至誇張到你都無法忽視其存在。而這些香港的「中共政治代理人」至少可被歸類為四種經典類型,其中的每一種更幾乎都能在台灣找到對應的相似案例:

 

一,負責「物理攻擊」的暴力團體

 

專制極權的政府總是極度痛恨異議者示威抗議,並聚眾進一步擴散其影響力,而要阻止這些人、或者是更多人走上街頭的有效方法,最直接與簡單者莫過於「製造傷害與恐懼」,而其中又最為「低成本」(背後主使的主政者或外國勢力幾乎不用承擔任何責任)與「高能見度」(暴力事件一旦爆發,必定能在最短時間內在抗爭者全體乃至社會大眾眼前呈現)者,自是透過其所雇傭收買、合作授意或其他什麼不可告人關係下的在地暴力團體側翼,對反抗者的群眾(甚至是一般的路人與市民)進行的各種「物理攻擊」。

 

在香港,這樣的案例已經多到不計其數,甚至混亂到一個程度,彷彿整座城市都成了驚悚電影《國定殺戮日》(The Purge)裡那暴徒得以無法無天的荒謬場景。作為中共政治代理人的暴力團體側翼,不僅在用最直接的方式製造傷害、散布恐懼、摧毀制度;更遂行著背後的極權政府所亟欲對自己或外國人民所施行、卻又須顧及國際觀感與法律界限,而不便「親自動手」的暴力運作實踐。但縱使如此,這些暴力行動的幕後主使者是誰,早已被整個國際社會看得清清楚楚、無可抵賴。

 

而在台灣,「中華統一促進黨」與「中華愛國同心會」等統派團體,不僅從不避諱自己的黑道身分、不斷用各種暴力手段在打人滋事、為中共進行政治宣傳,更被外媒調查認證其「收受中資」的「中共政治代理人」地位。無論是暴力行為亦或替中共宣傳,皆是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所無法允許的,這也是「禁止中共政治代理人」的相關修法中,國人最有共識者—絕不能讓這樣奉中共指示,對台灣人的自由民主與生命安全進行各種「物理攻擊」的統派、黑道與暴力團體,繼續在我們的國家裡肆意橫行。

 

二,發動「輿論攻擊」的親中媒體

 

藉由親中媒體所發動的各種輿論攻勢,可能比起暴力團體來說,是更讓大多數台灣人與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即可明確感受到的「中共政治代理行為」。在香港,親中媒體眾口如一地對幾乎所有公民運動定調抹黑為「暴徒滋事」,卻對政府與黑道種種真正的「暴力」行動避而不談;即使有超過四分之一的港人都走上街頭,它們還是選擇複誦著北京的傳聲,而非香港人民的心聲。種種顛倒是非與黑白的能力,在台灣恐怕只有某「中字輩」的紅色媒體可以與之匹敵。

 

對從來只把新聞媒體當作政府的宣傳工具,以及總是在恐懼於自家人民會接觸到太多真相與資訊的專制極權政府來說,「新聞自由」在自己國家是個可笑又虛幻的天方夜譚,但在那些它所想要滲透與控制的民主國家裡,卻是其能足以大行「紅色滲透」與「大外宣」目標的不設防空間。這些表面上聲稱代表著「多元觀點」甚至「社會主流意見」的在地媒體,卻可能根本按著中共官方核可給予的基調照稿念出,甚至配合北京意圖製造社會分化與動亂的計畫,產出與散播著各種各樣的假訊息。

 

至於內容究竟有多處於「平行時空」、又有多屢引人民眾怒—它們可能都無須在乎,畢竟其所「代理」的,是中共的政治目的與利益;它們真正要費盡心思討好與吸引的,也是那已交付「政治任務」並屢次公開勉勵與指示它們的北京當局。

 

三,爭取「統一福利」的親中政客

 

買媒體、僱打手…這些尚還處於「體制外」的滲透手段,自然不會讓中共政權就此滿足;而透過許多總是無條件替中共說話、幫中國爭取利益、為中共的政治目標而極力阻擋各種「抗中立法」,並大力推動如「送中條例」、「國旗/國徽法」、「一國兩制」與「和平協議」等各種弱化自身民主防衛體制、開放中國全面滲透控制的法律或政策的政黨或政治人物,來達成中共的最終目標,這種「廟堂內」的手段顯然比起「體制外」更為有效,亦更為致命。

 

在香港的許多「建制派」或「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透過著中共的黨國奶水餵養與「政治正確」大旗庇佑,不僅得以在立法會裡大力推動著各種親中政策,並動輒對不聽北京話的泛民主派議員群起攻之,更能在完全不用顧及民意與社會觀感的情況下,一意孤行地作為中共政府在港的「橡皮圖章」—享盡各種好處、受到「祖國庇蔭」,還無須付出任何政治代價,只怕讓台灣的一干「中共政治代理政客」們為之羨慕不已。

 

對台灣的這些「中共政治代理人」政客來說,能憑藉著對如「九二共識」、「一國兩制」與「反對台獨」等政治咒語的不斷複誦,以及想盡各種方法試圖讓中共能完成對台灣的全面吸納,自己則得以在這過程中汲取著各種各樣的「跨海峽政商利益」—當真是划算無比,別說現在是「兩邊都討好」了,等真的「統一」後更是「未來有保障」。怪不得其一向無視台灣的國家安全又多方抗議修法.一聽到要制定「禁止中共政治代理人」修法就氣急敗壞,不是嗎?

 

四,早被「全面控制」的傀儡政府

 

如果和香港被「全面控制」的情況相比,同樣面臨著「紅色滲透」的台灣,還有什麼「淨土」可言的話,那至少我們該欣慰於自己仍然擁有一個不需、不會也不屑於去聽從中國命令的民進黨政府,以及一位敢於在第一時間就大聲向全世界針對中國提出的「一國兩制臺灣方案」說「NO!」的總統。在堅守主權與國家尊嚴的立場上,他們從未有過一分一毫的屈膝或退讓;甚至還推動著包含「國安五法」等在內的民主防護網,力求在這場實力懸殊的「紅色滲透戰役」裡,能成功堅守住你我所珍視的民主自由與生活方式。

 

但在香港,你就能徹底看出:一塊原本還保有著若干民主與自由制度的樂土,當它終於完全落入中共的統治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模樣?這個政府,名義上仍是以「港人治港」、「一國兩制」與「馬照跑、舞照跳」的方式在運作,但卻早已成為中共嚴加控制下的傀儡。堂堂「特首」,別說要回應民意、修改政策了,根本就連想說什麼與辭職下台的自由都沒有。「中聯辦」成了那個眾所周知的權力核心所在,而香港警方、甚至是來自中國的「黑警」,則成為替北京在香港進行鎮壓異己、對付人民的武力執行者。當中共只顧從香港盡情地吸取各種金融與經濟利益,對當地人民日益高漲的民主改革與政治運動採取強硬鎮壓,而香港自「行政長官」以降竟也都只能替北京的種種劣行背鍋與執行—這樣的「特區政府」高層,不是中共的「政治代理人」的話,又是什麼?而這樣的中央政府,不是個具有「殖民心態」的「天朝帝國」的話,又算是什麼呢?

 

「中共政治代理人」在自由社會裡的四處橫行,便足以從內部就徹底摧毀其所擁有與珍視的一切。香港的下場已然如此,台灣殷鑑不遠。所幸,我們的政府、台派政黨與公民社會已有所警覺,盼透過如修法嚴格禁止這種「中共政治代理人」其存在與行為的法制,來遏制與消滅這些替中共在台灣進行各種紅色滲透的「中共政治代理人」:無論,其是以黑道、媒體或政黨所包裝,皆不能容許其繼續收受中國好處與指令,傷害著我們的國家與土地。

 

而如果你還記得,香港所呈現出的「中共政治代理人」的第四種類型—那麼,除了繼續給予民進黨政府力量,支持其在本屆立委的最後一個會期,完成「禁止中共政治代理人」的相關修法以外;更重要的,是在接下來的2020年大選中,做出正確的選擇,並試圖在選舉前的這段日子裡持續說服著自己周邊的親友家人—台灣面對中國的紅色滲透已經如此吃力了,千萬不要總統之位與國會多數,都被那些「中共政治代理人」所徹底掌控。屆時,台灣恐怕會如今日的香港般,等於將成千上萬手無寸鐵的人民,都推到了中共的槍口之下,並任憑極權帝國將他們的生命與權利任意踐踏。

 

 

圖片來源:香港眾志粉絲專頁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