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人物專訪》第一眼的郭董「挺有意思」 劉宥彤:認識後,最大特點是義無反顧!
2019.08.01
19:20pm
/ 放言編輯部 陳依旻
劉宥彤說,郭台銘承襲台灣傳統男性的性格,舉凡愛逞強、有病痛不願明講,堅強下帶有玻璃心,劉宥彤認為,政治立場不同被批評無可厚非,但郭董會急著想解釋,因為對他而言是一種「為什麼不瞭解我」的無奈。

 

「只要是人,要離開舒適圈,做一件完全不熟悉的事,都會有所遲疑,何況走到70歲」,郭台銘核心幕僚劉宥彤指出,郭特別之處在於義無反顧。一如他毅然決然交出用45年的青春打造的帝國,游離在得與失之間的心路歷程,只有郭董自己懂,但無所畏懼的形象堪稱旁人莫大的鼓舞,談起對郭董的第一印象,劉宥彤笑答:很有意思。

 



因Nokia N97和郭董有了不解之緣

 

究竟多有意思?劉宥彤接受《放言》訪問時表示,他會天南地北講述事情,像是救狗,他說自己曾認真研究過,描述狗有多難救,「那時候覺得他很妙,一個科技業大老闆沒什麼架子,對專業之外的事彷彿也學習很多」。

 

「不過他講得很開心,我們注意力只有十分鐘」,劉宥彤話還沒說完,全場哄堂大笑,她接著說,郭台銘會想讓大家理解枝微末節,「但你知道,對於一面之緣的人,陳述太複雜的事,聽者並沒有很大興趣聽」,而這點就是郭台銘有趣之處。

 

細想和郭台銘認識的時間,劉宥彤說,不可考,有可能還在奧美的時候。曾任職奧美廣告的劉宥彤指出,那時服務的客戶皆與手機有關,最早Nokia、三星,隨後,劉宥彤翻找出Nokia N97的圖片,兩手作勢敲打螢幕鍵盤,她說:「這是一支有特別機構的滑蓋手機,往上推開後,就可以架起來,變成下面是鍵盤,上面是螢幕,等同觸控手機加螢幕鍵盤的概念」。

 

那時已是iphone當道的時代,都會女性幾乎不會再拿Nokia,劉宥彤說說到這裡,先是感嘆「你看Nokia在那時多可憐哪…」話鋒一轉,正因如此,劉宥彤說,讓郭董印象深刻,尤其這支手機還是鴻海做的,「當時郭董拿起來就說,這是很厲害、很難做的手機」。

 

 (圖片:前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

 

重新定義媒體是郭董初選3個月最大改變

 

統領千軍萬馬的大總裁竟是「戲精」來著?深入了解「郭台銘」,劉宥彤說,會發現他「戲很多」,她表示,曾和朋友探討如果大老闆「很會演」代表什麼?得到的答案是「那是一種想讓人身歷其境的管理方式」。

 

劉宥彤舉選戰為例,講述郭董在幕僚內部開會的過程中,突然起身走向牆壁,以啄木鳥姿勢用頭撞牆,再回到座位,全場因突如其來的舉動鴉雀無聲,「此時,郭董向大家說,你們不知道怎麼做,會來請示我,那我沒人問只好問牆。」劉宥彤說完,自己也笑的前俯後仰。

 

郭台銘優缺點就如他的愛恨一樣鮮明,劉宥彤指出,郭台銘對媒體有不同的定位,是他初選3個月以來的最大改變,想起他曾被外界解讀成故意討好媒體,忍不住為其喊冤。劉宥彤正色道:「以前郭董站在企業主的角度,敬媒體而遠之,直至角色轉換成『郭參選人』,體悟到媒體能幫他把想法告訴國家2300萬人,跟以前只是在抒發鴻海董事長的心境不太一樣」。此外,挺韓特定媒體頻頻以各種謠言抹黑、打擊郭台銘「讓他意識到,媒體對閱聽者竟能產生強大且非正確的影響力,這是他從未有過的感覺」。 

 

劉宥彤說,郭台銘承襲台灣傳統男性的性格,舉凡愛逞強、有病痛不願明講,堅強下帶有玻璃心,劉宥彤認為,政治立場不同被批評無可厚非,但郭董會急著想解釋,因為對他而言是一種「為什麼不瞭解我」的無奈。

 

 (圖片:前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

 

別看郭台銘「霸氣總裁」的形象,劉宥彤說,他是「可以」和他說真話的人,但要看怎麼說,劉宥彤認為,很多事情當然要說真話,「但在選戰期間,他是候選人,可能會因為心情影響上台表現,這時要斟酌時機和說法」。

 

透過競選場合、政論通告甚至電視新聞等媒介,顯見郭幕僚團隊皆是年輕組成,進而探詢在什麼情況下,會讓郭台銘忍不住叨唸幾句?劉宥彤說,年輕人認為不必要的「執著」,在郭台銘心裡可能是紀律,「要知道鴻海是從精密模具起家,而模具在意的是公差,因此郭台銘『超討厭不精準』」劉宥彤說,有時早上講A,晚上換成版本B會讓郭無法接受之外,對於不同行程的車程,如果使用類似「大約」這種模糊詞彙,郭台銘就會糾結「到底」還有幾分鐘。

 

向其探問哪位幕僚曾讓叱吒商場的郭董氣憤,劉宥彤一句「我啊!」語意裡流露幾分和郭董相似的豪氣,劉宥彤解釋,政治是門藝術,需要透過嘴巴的機鋒過招,才能搶占口水版面,「但他會問事情的前因後果、弄清楚來龍去脈才要做出回應」,不過,郭台銘是氣過了就算了。

 

劉宥彤:郭董勇於改變甚至無畏無懼「給了我們很大鼓舞」

 

劉宥彤強調,郭台銘想法蠻具突破性,「就像『富人稅』,這項政見大概只有郭台銘能說」,劉宥彤說,雖然過去也有人提,「但坦白說他們認識的富人不是很多,可能也不知道富人在想什麼」。

 

雖然郭台銘太富理想性,覺得他能做到,別人也要做到,有時忘了思量不是所有富者都和他一樣,認為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可有一點很重要,劉宥彤說,郭董提出事情夠不夠務實確實可以討論,但至少方向正確,「就我觀察,絕大多數的聲量都聚焦在『可行嗎』而非批評」,正因郭董很常講出別人所不敢講,劉宥彤強調,才能沒有包袱的,不受困在「不能與不為」之中。

 

回想郭台銘毅然辭去鴻海董事長,是宣示決心也好,亦或其他原因,劉宥彤說「看著他跨越種種情緒,既勇於改變,又不怕丟臉甚至無畏無懼,給了我們很大的鼓舞,就算他缺點有100樣,但有1個優點就很值得」。

 

  (圖片:前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

 

 

記者陳依旻/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