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柯黨崛起,今年夏天第三勢力很焦慮?
2019.08.02
17:25pm
/ 黃麒儒
不過,最後能不能吸引好的人選帶槍投靠才是關鍵,否則柯文哲自己雖然想成為第三勢力的老大,但來的都是一些藍綠邊緣人,那如何超越藍綠就會變成柯文哲的焦慮而非武器。

 

農曆七月鬼門開,這個禮拜最勁爆的政治話題就是柯文哲市長組黨,以及「鬼王」林昶佐退出時代力量黨,打算以無黨籍競選連任,並在總統大選全力支持蔡英文總統,過程大家都知道了,現在大家比較關心的是這兩個事件的下一步。

 



總統大選柯文哲真的不選嗎?

 

柯文哲組黨,當然違背他自己以前說過的話,但這不是新聞,新聞是總統是否參選他還是不說。柯文哲操作媒體喜歡用這種吊胃口的方式,並不新鮮,不過同一件事情吊了這麼久,背後是他的權力盤算的焦慮,因為數字管理是他最信任的方式,遲遲不能正式宣布參選,顯然他的評估是不利的,所以才要用時間換取空間。

 

柯文哲原本最好的打算是以獨立候選人的角色競選,在國內外的例子裡面,包含2000年宋楚瑜參選,獨立候選人的民調支持度一定要夠高,沒有第一名也要有坐二望一的實力。這是獨立候選人能拿到入場券的基本條件,因為沒有第一或第二名的民調實力,無法爭取到金主願意投資,也爭取不到地方勢力帶槍投靠。所以,柯文哲為什麼自2014年當選台北市長以來會有總統夢,因為他民調夠高。

 

現在局勢完全相反,柯文哲的市長當的如何,從我們《放言》長期民調趨勢就可以看出來,柯文哲身為台北市市長,總統支持度在台北市卻是最低,顯見台北市民對其施政的厭惡。另外,對處理中國問題上面屢屢失分,也是他政治精算過頭而自找的。很明顯他用區隔民進黨或綠營的兩岸政策,來爭取中間偏藍的選票,因此必須對中國採取有彈性的態度,不過這在香港反送中越演越烈的情況下,反而突襲他沒有價值只顧精算選票,而聲勢進一步下滑。

 

目前的情況是,民進黨與國民黨的初選過程,用大型民調跟手機、市話、以及戶中抽樣等多重方法,幾乎確認蔡英文總統與韓國瑜市長,他們的最大支持度有一個四成的天花板,但也確認三角督的情況下柯文哲會是老三。這是柯文哲不死心的地方,第三勢力有兩成到兩成五的基本盤穩穩的,所以他還想拼重考,也因此他要到九月初才會做出判斷,這一個月的時間,就是他爭取關鍵民調5%的機會。

 

柯黨戳破時代力量的路線假議題

 

就是因為柯文哲要最後一搏,所以只能先成立政黨把全國性政治議題的主導權拿回來,否則,民進黨初選後定調冷處理柯,而國民黨韓國瑜的韓粉強悍,柯這個時候無法靠批評韓得分,所以基本上的議題都處於被動,只能靠嘴砲來吸引新聞焦點,但嘴砲久了有自傷,他心裡很清楚,因此才回到去年就起心動念的組黨策略上。

 

柯黨宣布成立,時代力量黨被瓦解,這不是時代力量黨的路線問題,而是時代力量本來就跟柯文哲支持者高度重疊,所以時代力量本就沒有路線選擇權,只能跟著柯文哲起舞,這在去年台北市選戰議員部分我們就看過。林昶佐委員上次就弄得裡外不是人,後來是因為有三席議員當選而短線過關,不過這次顯然林昶佐不想再上一次當。時代力量要有能力討論路線,首先要有能力拜託不在乎路線搖擺的柯文哲支持者,但這顯然是矛盾,所以時代力量泡沫化是時間問題。柯文哲或柯黨只是把自己的支持者正式圈起來,而讓所有第三勢力不再有模糊空間,順柯者生。

 

吃果凍豆腐逼第三勢力選邊都是為了精算5%支持度

 

所以,柯文哲組黨的動作以及從國民黨初選過後,就不斷營造可以跟郭合作的態勢,其實都是為了他的民調能夠止穩回升,如果這個月還沒辦法達標,那就沒有資源可以打選戰,最終就是被棄保邊緣化,從此一蹶不振。柯文哲組黨,從為了郭台銘董事長突然回國,而提前送件登記並讓消息提前曝光,到消費蔣渭水先生以及台灣民眾黨的黨名,這都是精算過的過程,為的是把總統大選的全國性議題主導權那回來,告訴大家「我還沒有出局」,如果柯文哲的民調支持度在拼過這一波之後,能夠有25%以上,那參選就是必然。

 

接下來柯文哲去見任何人、到任何地方,都不再是一個市長的公關行程而已,而是對想加入柯黨或總統大選佈局的各種想像,而所到之處,所有各地勢力的各種政黨或政客都會經歷魔戒的考驗,不得不說組黨確實是柯文哲市長一個好的媒體操作策略。不過,最後能不能吸引好的人選帶槍投靠才是關鍵,否則柯文哲自己雖然想成為第三勢力的老大,但來的都是一些藍綠邊緣人,那如何超越藍綠就會變成柯文哲的焦慮而非武器。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