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瑞不可擋
放.高論
瑞不可擋
【瑞不可擋】台灣政治風月史
2019.08.20
14:35pm
/ 王瑞德
雖然前國民黨主席蔣經國生性節儉,推行青年裝、梅花餐,但因黨庫通國庫,給了一些人上下其手的機會,很多喬事情的場所免不了沾染酒色財氣。

 

因前國民黨立委陳宏昌一席打麻將、抱女人,和楊秋興所謂親信所說小三現在進行式,遭中國國民黨以抹黑攻擊總統候選人為由開除黨籍,引發外界議論。因為即便在中國國民黨最獨裁的總裁蔣介石統治下,身邊依然容得下汪精衛、李宗仁這些烏鴉。諷刺來說,如今駡國民黨特定領導人是「白賊」,可能完全不必處分,但自己都承認花天酒地的韓國瑜,卻不准說、不准駡,外界批評國民黨成了一言堂。

 



省議會話當年:「酒家審預算」

 

打開台灣政治風月史,一位目前仍活躍於枱面上的政治人物回憶道,當年台灣省議會的預算是在酒家審的!

 

有一次,一羣男性省議員們一起前往酒家尋歡,席間有人起閧,要測試省政府局處首長的配合度和尊重程度,叫助理們開車將各局處堆積如山的預算書載到酒家,再逐一打電話要求局處首長們上酒家一敍。

 

如果局處首長很上道,自己親自趕到現場,則視為自己人,不僅預算一毛不減,以後預算、質詢都給方便。

 

如果是派副手、主秘到場,但是自己先罰三杯,則依然過關;而一旦只派府會公關聯絡人到場,則刪減部分預算以為懲戒。

 

至於完全不派人不賣帳者,則大砍特砍、絕不留情!

 

雖然前國民黨主席蔣經國生性節儉,推行青年裝、梅花餐,但因黨庫通國庫,給了一些人上下其手的機會,很多喬事情的場所免不了沾染酒色財氣。

 

說也奇怪,政治人物約吃飯常常選在晚上6點30分,不是在五星級飯店的隱密包廂,就是在高級餐廳,通常第一攤喜歡找一桌可以容納2、30人的大包廂,因為每位佳賓的身旁,都必須安排一位協助倒酒的小姐。

 

如果不是從酒店調來小姐,那麼有專門的人在安排吃飯組,她們來吃飯外加變相坐枱,有些有紅包可以領,像傳播公司中小牌女明星或模特兒,每吃一次飯可以領取5千到5萬不等紅包。

 

至於有些各行各業有志於此的女性,目標不在區區紅包,因為這些飯局常常討論一些機密情報,從股票內線交易到政府重大標案,如果事先得知可以小賺一筆;一旦可以和政商名流建立交情,小則利用對方人脈,大則登堂入室成為小三親密愛人,麻雀立刻變鳳凰!

 

但是這種露水鴛鴦隨著狗仔隊入侵台灣,也開始產生變化。

 

「每當慾昇、想起薇閣」,「想起薇閣、痛不欲生」!

 

原本非常可能成為第一屆升格後的新北市長的吳育昇,就因和餐會上認識的孫姓女鋼琴師直奔薇閣開房間被拍到,斷送寶貴政治前途,不僅無望新北市長,這一次在立委選戰想東山再起,也在黨內初選敗北。

 

尋花問柳還有專人招待

 

至於一般男人最愛去的聲色場所,也有區域別。例如新北市民代通常喜歡撈過界,對於招待重要客人第一攤吃飯雖然安排在新北市,但續攤一定到台北市,才顯得有面子;正如同昔日台中縣第一攤,但是續攤往往要殺到台中市金錢豹酒店才有面子一樣。

 

而不同年紀對選擇應酬的喜好不同。

 

60歲以上的喜歡到酒家,如台北市著名的黑美人、杏花閣大酒家,50歲以下的愛上酒店。酒店區分為坐枱小姐全身名牌、消費昂貴的便服酒店,消費中等、專陪客人談情說愛的禮服酒店,和消費最便宜、脫衣陪酒的制服酒店。

 

有些則不喜歡親臨酒店現場,往往承租自助式KTV中的豪華包廂,再直接找經紀公司派出傳播妹到埸助興。

 

由於所費不貲,這些尋花問柳的錢當然不可能是自己付的,有一句江湖專業術語叫做:喝王八蛋的!

 

所以自然有生意人或八大行業老闆招待,有些政治人物甚至在退出政壇後,乾脆自己開起招待所,不明究裡的人以為老江湖上花店,事實上他自己根本就是老闆!而且可以扮演起商談重大政治事件的最佳場所。

 

其中最有名的一個招待所,位於台北市中心隱身大樓內;另一個位於陽明山德行東路的大型招待所更加隱密,除了有兩個出入口,更提供男湯、女湯、貴賓湯和總裁湯,大廳有大舞池、鋼琴伴奏,還可以打麻將推筒子,三個房間隨時提供使用,酒色財氣一應俱全,其豪奢程度非外界所能想像!

 

台北市黑美人大酒家曾經有一位花名豔紅的大紅牌,因為一位非常有錢的美國商人到黑美人尋歡,對她一見鍾情,甚至拿出一億新台幣做為聘金,但是被豔紅拒絕,此事經美國媒體集體報導,成為轟動國際的重大新聞。

 

不為上億聘金所動的豔紅,卻在數年後離奇自殺。事隔多年才知道,原來她是某任屏東縣長的情人,但苦守多年始終無法盼到名分,最後紅顔薄命,竟因而香消玉殞。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王瑞德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丶新新聞副總主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輯採訪科畢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