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瑞不可擋
放.高論
瑞不可擋
【瑞不可擋】全台告韓粉的正義之戰
2019.08.27
12:52pm
/ 王瑞德
韓粉曾經撐起韓國瑜半邊天,如今韓國瑜的民調支持度不斷探底,瘋狂韓粉的貢獻功不可沒。

 

因為7月6日高雄廣德家事件後,瘋狂韓粉在網路上無差別辱駡,還恐嚇要性侵丶縱火丶殺害當事人和家人,截止本週為止,所有當事人所控告的韓粉正式超過五百人!

 



韓國瑜成也韓粉敗也韓粉

 

韓粉曾經撐起韓國瑜半邊天,如今韓國瑜的民調支持度不斷探底,瘋狂韓粉的貢獻功不可沒。

 

去年8月23日,是823砲戰60週年紀念,由於高雄連日大雨,原本只有一瓶礦泉水丶一碗魯肉飯,連議員候選人也沒人理他的韓國瑜,捲起褲管走進水裡,開創了台灣史上政治奇蹟,以一個2017年選中國國民黨主席只有五趴得票率的候選人,才隔一年,竟以89萬票打敗民主進步黨優秀的候選人陳其邁。

 

除了民進黨不像話丶國民黨不爭氣之外,韓天電視台的造神運動,特定名嘴群的吹捧拍馬,韓國瑜真正的功臣其實是網路!

 

原本以年輕人為主的網路,在中共有計劃以上海為基地,一改過去以中國人為主因兩岸用語不同而被識破的五毛黨,這次內容工廠僱用在中國的台灣人,除了大量製造假新聞攻擊抹黑反應慢半拍的民進黨政府外,並開始網路造神,韓國瑜不管直播丶發文丶點閲率丶反應則數和同時觀看人數嚇死人創新高,一舉踹下已經在網路上稱霸多年的阿伯柯文哲,並且在王金平出錢出力的三山造勢大成功後,陸軍配合空軍,終於強攻下原本鐵板一塊的大高雄,並且造就了成員橫跨外省人和本省人的鋼鐵韓粉。

 

韓國瑜其實是極端深藍的外省眷村子弟,曾經加入新國民黨連線的他,屬性上更趨近新黨,他當上高雄市長後,開始實現自己年輕時的夢想,所以找來張俐敏、瓊瑤,他在競選期間所說的構想,從F1賽車丶賽馬丶愛情摩天輪丶太平島挖石油丶高雄人發大財等等,從夢想成為幻想。

 

但是有一群鋼鐵韓粉不離不棄的追隨在韓總丶韓導或韓教主身邊,他們在國民黨總統初選的凱道造勢給黨中央下馬威,他們在七月六日韓國瑜下令韓粉到高雄觀光,給足韓國瑜面子,他們可以在高雄捷運上唱夜襲,當然更可以在高雄馬路上集體跳舞,完全不在乎其他高雄人的異樣眼光。

 

這群鋼鐵韓粉造就了韓國瑜,使他如坐神壇陷入飄飄然,但是愛之適所以害之,也是因為這一羣台灣史無前例的同溫層效應,終於陷入極度的排他狀況,韓粉出征丶寸草不生,只知一味護韓,無差別式的攻擊非挺韓者,不分藍綠丶不辨敵我,亂打亂駡,終於演變成泛藍名嘴的金門人董智森痛斥:大多數的韓粉是垃圾!

 

不管最後郭台銘和王金平是否會脫黨參選,韓粉的瘋狂舉動,已經使傳統支持中國國民黨的知識藍丶菁英藍和經濟藍選民為之反感,一些原本去年力挺韓國瑜選高雄市長的主持人和名嘴們,心想和韓國瑜是自己人,因為對明年的總統和立委選情憂心忡忡,於是乎忠言逆耳,提出警告,結果竟遭到韓粉出草!

 

選舉就是簡單的加與減算術,連自稱智商157的柯文哲,都知道朋友要多丶敵人要少,為什麼還要將原本的同志打擊成敵人?

 

這一群分散在韓國瑜各大後援會支持網站的韓粉人數眾多,針對民進黨和綠營支持者動輒以綠蛆丶人渣辱駡,甚至直接以三字經丶九字經問候人家祖宗十八代,而且不分藍綠,不管是政治人物或一般網友,都人身攻擊丶百般辱駡,還揚言要攻擊當事人的小孩和家人。

 

當黃光芹因小孩遭威脅,要求韓國瑜出面制止時,卻只得到冷漠對待,不是說無力制止,就是説那些人都是假韓粉,真韓粉只會愛與包容搪塞,終於惹毛了更多原本支持他的人!

 

韓粉「瓦解與否」雖然未知但已累積五百多個前科

 

不管這些韓粉如何以汙言穢語丶骯髒手段,攻擊包括總統蔡英文丶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丶民進黨高雄市議員丶藍綠名嘴,韓國瑜都無動於衷,但是一旦有人在網路上提到要對韓冰不利,他就大發雷霆,要人家衝著他來,自己的孩子像是寶,別人的孩子像根草。

 

這群瘋狂韓粉的行徑,也迫使國民黨中央低頭,國民黨常上電視替黨辯護的民意代表,私底下不斷批評韓粉,一旦在電視節目上則選擇噤聲,要不然就會慘遭臉書灌爆,或是揚言下次絕不投票支持,於是非韓不投成為逼迫國民黨的利器,明知鋼鐵韓粉的排他性完全無法吸引年輕人和中間選民,但是面對如此兇狠丶後座力如此嚴重的粉絲,誰也不敢去捋虎鬚。

 

除非像選舉不靠韓國瑜,選民總人數高達326萬的新北市長侯友宜,因為拒絕擔任韓國瑜新北市競選總部主委,被韓粉出征幾千篇留言,痛駡侯友宜忘恩背義丶過河拆橋,但是侯友宜完全不在乎不為所動,賭的就是韓國瑜一旦明年總統大選落敗,高雄巿長又慘遭罷免,韓粉就像當年圍城的百萬紅衫軍,不攻自破,一個不留。

 

就像當年一鼓作氣攻下南京城的太平天國一樣,天王洪秀全以虛幻口號編造神話,帶領深信不疑的太平軍攻城略地,但是義和團式的迷信,最終還是敵不過現實的考驗;唯一不同的是,韓粉不管是否瓦解,卻留下了五百多個前科,和自己必須面對解決的賠償金。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王瑞德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丶新新聞副總主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輯採訪科畢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