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韓國瑜該罵,但罵過頭的結果是…?
2019.08.28
17:54pm
/ 鄒宜鈴
韓國瑜不夠好,這都沒有錯,但是當罵他過頭,小心厭惡菁英主義或被菁英主義壓得喘不過氣的人們,反過來教訓;因為他們把自己和韓國瑜劃上了等號,當你笑韓國瑜把公文疊在地上,是草包;笑韓國瑜用晶晶體演講英文,還補一句夜間部的,真是名符其實的草包時,這就high過頭了。

 

台灣是個崇尚「菁英」的社會,就算不可能每個人都是菁英,也要想盡辦法把自己弄得像菁英,不然就不會教改,改到滿街都是大學了。在這樣的菁英主義薰陶或轟炸下,人心有時是很疲憊的。偏偏,那苦又說不出口,只能放在心裡,尋求有朝一日的釋放機會。

 



 

韓國瑜失誤當真該罵?

 

有一天,韓國瑜橫空出現了!他曾經高高在上,也曾經重重落下,如今在各種的因緣際會下,他又重新站上高點。很多人都分析過韓國瑜支持者的圖像:有在社會上相對弱勢的,也有退休軍公教,和原本社會上的菁英因為時代變遷突然被指為退步象徵的那一群人(像是反同婚、堅定支持核電)。這些人,看到韓國瑜的站起來,有種說不出的歡愉和暢快,甚至得到救贖,成了堅定的韓粉。不過,最近有些事,讓韓國瑜的支持度掉了不少…,例如︰韓國瑜接見外賓遲到、用「晶晶體」的英文演講、大學念英文系但是夜間部、把公文堆在地上一點也不尊重…,類似這種韓國瑜怎樣又怎樣的不是,相信隨著2020總統大選的逼近,往後會越來越多。這樣的不是,在很多支持蔡英文,甚至是挺郭台銘的友人間瘋傳。一時之間,「韓國瑜就是草包,草包就是韓國瑜」,在挺蔡、挺郭的圈子中,又煞有其事的渲染開來,彷彿韓國瑜已經出局了。但,真是如此嗎?

 

幹譙過頭小心韓粉反撲?

 

韓國瑜的確該更用功些,不管是市政還是國政。韓國瑜的確該更正經些,不管是對人,還是對事,或是對物。在這些前提下,韓國瑜的確不該把公文堆疊在地上,實在有些褻瀆公門,別忘了會有公文批,是因為人民給的權力,必須神聖看待。從這角度看,應該知道為什麼很多傳統的菁英藍營支持者,會有受驚嚇的感覺,因為公文何等神聖。但原本就對公務機關相對仇視,自己也身處在社會相對底層或弱勢的人們,又是如何看待堆疊在地上的公文呢?可能也覺得怪怪的,終究這和從小受到的教育不太一樣,但是當你一直罵說「草包就是草包」時,會不會激起這群人「同仇敵愾」的想法,和「同情心」?

 

晶晶體沒問題,不過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韓國瑜的英文「晶晶體」,的確讓崇尚菁英的台灣社會有些驚嚇!一般人可以用「晶晶體」中英文交雜,或發音不用太標準,但檯面上的從政人士,就該說得出一口漂亮、標準的好英文。猶記得時任台中市長的林佳龍,因為中國的杯葛,導致青奧運動會的主辦權被取消時,開的那場國際記者會。耶魯畢業的林佳龍,英文用字遣詞之精準和漂亮都不在話下,但是媒體直播下的留言區,卻有好多人酸他的發音,甚至以此質疑他的耶魯博士學位。老實說,這樣的質疑對嗎?

不過,質疑韓國瑜用晶晶體講英文,其實沒什麼大問題,因為他講英文的場合是很正式的場合,此時先做好準備,完整的用英文照稿念;或是全程用中文表達,再翻譯成英文,都是可以並不失禮的。但是質疑過頭,說什麼東吳英文系應該很挫折、想撞牆,甚至最後說出「難怪啦,夜間部的」,就很有問題了,這意思說夜間部的人英文一定很差嗎?當中蘊含著貶抑的意味,典型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凡事過猶不及

 

韓國瑜不夠好,這都沒有錯,但是當罵他過頭,小心厭惡菁英主義或被菁英主義壓得喘不過氣的人們,反過來教訓;因為他們把自己和韓國瑜劃上了等號,當你笑韓國瑜把公文疊在地上,是草包;笑韓國瑜用晶晶體演講英文,還補一句夜間部的,真是名符其實的草包時,這就high過頭了,該謹記凡事都不能太過,尤其在經歷過去年1124的洗禮後,大家應該更懂得這道理才是!

 

 

(照片取自韓國瑜臉書)

 

鄒宜鈴
台北市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