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轉型正義的血淚! 從「父親的手提箱」看到原民政治受害者塵封的秘密 
2019.01.26
10:15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詹正義回憶,出獄後的父親,除了去田裡打工耕種,就是一個人坐著凝望天空。他從小被阿嬤帶大,只知道父親被關過,在校常被同學嘲笑,但父親卻對往事絕口不提。

 

文化部長鄭麗君遭挺蔣藝人掌摑,牽動輿論對轉型正義討論,有人認為轉型正義是在撕裂族群,對此,鄭麗君表示,這是對轉型正義的不合理標籤化,過去不管在白色恐怖、二二八事件等,在台灣受迫害的人包含了各個族群。被壓迫不能發聲、被誣陷無人平反,出身屏東的原住民詹登貴就是這樣被席捲在白色恐怖洪流裡面…

 



《父親的手提箱》由屏東縣政府邀作家郭漢辰、翁禎霞採訪撰文,該書中唯一的原住民政治受難者詹登貴,原是國民黨積極栽培的知識份子。國民政府來台,詹登貴家族受到政府大力栽培,哥哥詹順和從高雄醫學院山地班畢業,接著在春日衛生所工作,是當地十分受到各界敬重的醫師。詹登貴則一路在軍中發展,最後官拜陸軍上尉輔導長,兩兄弟前景看好。

 

但,1970年代一件遠在花蓮的山地獨立運動組織案,改變詹登貴的一生,當時花蓮原住民呂文華、呂文成兄弟等人,被政府指控成立山地獨立運動組織,打算建立山地獨立政府,而詹登貴在軍中服役時,剛好認識這些人…

 

詹正義表示,根據父親說法,他只是在廁所寫下對政府不滿字眼遭檢舉,又在軍中認識同案的人,就被情治單位做了連結。

 

詹登貴的名字,登錄在檔案管理局典藏國防部軍法局檔案裡,判決書主文:「詹登貴、鄭榮祥參加叛亂之組織,各處有期徒刑五年,褫奪公權三年,各減處有期徒刑三年四月,褫奪公權二年。」;事實:「呂文華與陳道明受『山地人與平地人非屬於同一種族,台灣應為山地人地盤之偏狹觀念』誘惑,於58年3月間,密謀建立台灣山地獨立運動組織,妄圖推翻政府…」

 

詹登貴因此鋃鐺入獄,面臨3年4個月的牢獄生活,入獄後不久妻子便離家出走,留下才出生不久的詹正義。詹正義表示,他從小被阿嬤帶大,只知道父親被關過,在校常被同學嘲笑,但父親卻對往事絕口不提。

 

3年後,當詹登貴出獄返鄉,得知擔任醫師的兄長已然擔憂成疾撒手人寰,詹正義回憶,出獄後的父親,除了去田裡打工耕種,就是一個人坐著凝望天空。

 

詹登貴於2006年過世,詹正義因為思念父親打開手提箱,才發現裡頭有詹登貴親筆書寫的自傳,字體工整、娓娓道來當年這起冤獄事件,讀來鼻酸。原本不了解父親的詹正義,終知父親當時的痛苦與無奈,詹正義表示,未來也會將這只手提箱傳給女兒,「讓家族的故事永不被遺忘」。

 

促轉會發言人葉虹靈表示,民主社會的人們透過學習歷史,從中記取教訓,培養一代又一代人民對於獨裁統治的敏感度,如同史塔西檔案局負責人楊恩(Roland Jahn)所言:「我們越瞭解獨裁統治,就越能打造(塑造)出更好的民主。」簡言之,透過看見威權如何搭載,進而辨認、避免未來這樣的政治生活再現。

 

 

圖片來源:《詹登貴等叛亂案》,檔案管理局典藏國防部軍法局檔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