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我是外省人,柯文哲市長我才討厭你
2019.09.04
12:17pm
/ 芮俊
時至今日,討厭外省人不會讓你獲得本省人的選票囉,柯市長。因為年輕人早已沒再區分本省、外省,這點身為外省三代的我最為明瞭,但你卻會因為這句話而兩邊不討好。您跟蔡英文的格局高度,也因為「討厭外省人」五個字而立判。

 

成長就是不斷轉換新的環境,認識新的人事物。對於許多人來說,來到新環境可能是一件興奮的事,對我來說也是,但我卻有一點矛盾心理。因為姓氏特殊,姓「芮」,每次自我介紹,都要想方設法地介紹是哪個「芮」。面對年長者會說「蘇芮的芮」,面對同年齡層會說「簡廷芮的芮」,而自我介紹完後,對方絕對會冒出一句「你是外省人嗎?」這句話代表了我的青春,也是我最討厭聽到的一句話。我們不都是台灣人嗎?

 



 

省籍情結撕裂台灣人民的心

 

假如中華民國還是一片秋海棠,講省籍理所應當,如同美國有州別。但在台灣這麼小的一塊土地上,「省籍情結」就如同跑操場時從中間切下去的西瓜,分裂了台灣社會。明明都是住在台灣的一群人,卻整天為了「出生地」吵架,甚至成為選舉攻擊對方的武器。雖然我目前政治立場很綠,但我不會否認民進黨也利用過「省籍情結」來操弄選民情緒。只是,2012年、2016年兩場總統大選,蔡英文讓我見到了身為政治人物的新高度,「芋頭」、「蕃薯」不再成為訴求的選票的工具,取而代之的是「台灣本體論」。

 

而我以為2019年了,外省人這詞應該走進了台灣歷史,沒想到卻又成為一位投機政客的牟利工具。那個人就是「柯文哲」。柯文哲說「我還是綠營的,底色沒有改變」,「我們這種228家族,就很討厭外省人,家族在言談之間,還是綠底的」。他最近怎麼可以這麼多話?

 

「討厭外省人」這五字,令柯蔡格局高下立判

 

身為一位在屏東閩南村莊長大的「外省人」,有些心得想跟柯文哲市長分享。首先省籍情結最嚴重的是我祖父輩,那的確是228及白色恐怖所造成,而左鄰右舍的言論也大致如同你所講。到了我父執輩也就是所謂的外省二代,因口音、語言已融入台灣社會,除非在家世背景上有明顯特殊情況,不然難以區分本省與外省,歧視與敵意也逐漸降低。甚至到我這八年級生世代,要不是因為我姓「芮」,不會有人認為我是外省人。雖然我討厭「外省人」三個字,但那只是長期的自卑感作祟,同年齡層的朋友早已沒有歧視心態。

 

時至今日,討厭外省人不會讓你獲得本省人的選票囉,柯市長。因為年輕人早已沒再區分本省、外省,這點身為外省三代的我最為明瞭,但你卻會因為這句話而兩邊不討好。您跟蔡英文的格局高度,也因為「討厭外省人」五個字而立判。在蔡英文努力之下,台灣已是個包容和諧的社會。不僅再無本省、外省之分,連東南亞、中國嫁來的新住民,也努力讓他們融入台灣社會。既然住在台灣就該是台灣人,一起為台灣努力,但柯文哲卻為了選票,重新撕裂這個花了30年以上縫合的傷口,我以為醫生的天職是「縫合傷口」,但柯文哲市長的天職怎麼會是「開膛剖肚」?

 

 

圖片擷取自youtube頻道-我愛台灣

 

芮俊
現任議會助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