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從民調看六都候選人:誰在跟自己作戰、誰在跟對手作戰?(上)
2018.06.22
23:10pm
/ 王宏恩
可以試著用相關係數分析的方式,來看各個選區候選人們到底是在跟自己作戰,還是在跟對手作戰。

文/王宏恩

 

各黨在年底縣市長選舉的候選人逐漸確定,各家媒體也各自進行民調來預測年底選舉結果。不同的民調機構自然會有機構效應(也就是民眾聽到來電的民調公司,就會推測這家公司的背景而稍微改變答案),而我在前兩周的專欄文章「分配完未決定選民,也不一定能猜對台北市長選舉結果 (下)」也提到,這些電話民調往往只能接觸到七成左右的選民(而且會隨時間越來越少)

 



儘管民調數字後面有這麼多變數,但從各家機構長期累積下來的數字還是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舉例來說,美國最知名的選舉預測網站538,就是透過收集全美國全部的民意調查資料,先檢查不同機構在過去的預測準確度跟誤差,給不同機構的數字一個權重,然後再用這權重跟各機構最新的民調數字來預測未來的選舉。在台灣,包括無情真實的未來事件等網站也是用類似的方法再進行推論跟預測。畢竟,一次民調也是問了這選區內上千個人,多打幾次就問了近萬人了。

 

透過相關係數分析觀察趨勢 

就即將來到的縣市長選舉而言,有一些競爭激烈的縣市亦已經有多次民調數字,包括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等等。從這些不同機構的民調結果,我們可以試著用相關係數分析的方式,來看各個選區候選人們到底是在跟自己作戰,還是在跟對手作戰。

 

相關係數是一個統計學的名詞,是看兩群數字之間到底是正相關還是負相關,正相關就是A越大B同時也越大,負相關就是A越大B同時卻越小。相關係數最大的可能值是1,最小是-1。的確,假如要觀察民意有沒有改變,學術上最嚴謹的方式是透過定群方式分析(Panel Data Analysis),也就是同一群一千個選民,在不同時間點連續訪問兩次(什麼?你也支持制衡,反對一黨獨大?) 。但在缺乏細部的個體資料、或者連續訪問有實務上的困難時,透過最整體的資料來觀察,也可以粗略看到一些趨勢。

 

台中市長選戰  林佳龍和自己作戰 

先從筆者的家鄉台中市開始吧!從去年至今,林佳龍對決盧秀燕的民調已經有二十次(本文計算尚不考慮蕃新聞的數據,因為其數字不包括未表態選民)。在這二十次民調裡面,林佳龍跟盧秀燕的支持度數字間相關係數只有-0.33,低度負相關,這暗示著林佳龍跟盧秀燕並沒有直接面對面作戰,沒有把支持者從你這邊搶到我這邊。相較之下,林佳龍支持度跟未表態選民百分比之間的相關係數為-0.79,接近極端值-1!這個高度負相關,代表著林佳龍正在跟自己作戰,做得好的話未表態選民就會跳出來挺林,做不好的話就從支持林變回未表態選民。在此同時,盧秀燕支持度跟未表態選民之間的相關係數只有-0.18,代表著盧秀燕也沒有成功捕獲未表態選民的心,盧的支持度增減並不是來自未表態選民。從相關係數來看,台中市是一個林佳龍正在跟自己作戰的選區。

 

挖樁腳搶地盤  桃園面對面作戰

用同樣的方式,來北上分析剛升格的桃園市,則可看到完全不一樣的光景。在桃園市現有的民調中,鄭文燦跟陳學聖的支持度相關係數高達-0.87,兩人跟未表態選民比例的相關係數則僅有-0.4跟-0.05。這樣的數字,暗示著兩個候選人可能是直接面對面作戰的,你民調高1%我就低1%、你民調低1%我就高1%,你挖我樁腳、我搶你地盤。相較之下,兩人就沒有從兩成左右的未表態選民之間挖更多人來支持。這樣的結果,跟一些桃園市的政治觀察評論接近,但由於這民調次數只有七次,因此也不宜過度推論。

 

在下周的文章中,我將繼續探索選情更為膠著複雜的台北市與新北市。尤其在台北市的選戰中,並不能只用候選人之間的相關係數來看,而更需要整體藍綠地盤間的互動。欲知結果如何,靜待下回分解。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作者文章列表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延伸閱讀